社会网络在企业管理中的应用分析

时间:2017-05-18 编辑:小英 手机版

  从经济学意义上讲,社会资本也是一种具有经济价值的资本。那么,社会网络在企业管理中的应用是?

  一、前言

  自20世纪90年代末期以来,布迪厄、科尔曼、帕特南、林南、福山等人关于社会资本的著述相继被介绍到国内,极大地开拓了人们的学术视野,丰富了社科研究的分析范式。在当下的中国学术界,关于社会资本的研究可谓如火如荼,在社会学、经济学和管理学中,基于社会资本视角分析解释现实问题的研究越来越多。但是,征诸现有的文献,可以发现最新的进展大都是实证研究,理论创新方面的成果还不是很多。具体到关于企业家人力资本和企业家社会资本的研究,相关论文不可谓不多,但是从二者融合的角度对企业家本质所作的研究还不多见。有鉴于此,本文尝试建立一个企业家人力资本与企业家社会资本交融的理论分析框架,以便进一步深化对企业家本质的认识。

  二、企业家社会网络和资本

  (一)企业家社会资本和企业家社会网络

  从经济学意义上讲,社会资本也是一种具有经济价值的资本。企业家社会资本与企业家人力资本一样,是在他的企业经营管理实践中乃至整个生命周期中通过持续不断的拓展和进取而获得的一些具有经济价值的潜在或现实的社会资源,企业家社会资本的形成与凝结也是一个动态的、长期的投资和积淀过程,它也需要企业家为之付出大量的甚至无可计量的机会成本和经济成本,因此从本质上讲也属于资本投资的范畴。企业家社会资本的价值主要体现在他所缔结的社会网络上,企业家社会网络是企业家社会资本的天然载体,离开企业家所缔结的社会网络,也就不存在所谓的企业家社会资本。从某种意义上讲,企业家社会资本与企业家社会网络价值基本上是两个涵义相同的概念。讨论某个企业家社会资本存量的高低,也就等同于讨论其社会网络价值的高低。企业家社会资本是嵌入在企业家社会网络之中的潜在社会资源的集合,如果不经动员和利用,它永远都是潜在资源的集合而不是实际资源的集合。

  (二)企业家社会资本的生成和维系

  概而言之,企业家社会资本主要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先赋性的,也就是说,是与生俱来的,称作先赋性社会资本,这部分社会资本规定了企业家在社会中的初始地位,但先赋性社会资本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它随时间的流逝而发生变化,企业家的先赋性联系人的关系也是动态变化的,维系先赋性社会网络同样需要经济、时间或者情感的投入,正是由于它的存在,企业家的社会化过程才得以完成。先赋性社会资本对企业家的成长以及他的人力资本和其他社会资本的形成都有非常之大的影响,但不是决定性的影响。企业家社会资本的第二部分是自致性的,或者说是后天经过努力形成的,称作自致性社会资本。它是在先赋性社会资本的基础上,经过企业家的自身努力,伴随着企业家人力资本的增加而逐渐获得的。相对于先赋性社会资本,自致性社会资本在企业家的生存发展中具有更重要的作用,即使企业家的先赋性社会资本很少,经过奋斗他也完全可以拥有存量很高的社会资本,具有着显赫的财富、权力和地位。

  三、企业家社会网络的生成与变动

  (一)企业家社会网络的消长

  基于笔者先前提出的社会能级论,一般认为,宏观社会网络呈现出金字塔的形状,在这个巨型社会网络里,现实世界中的每个人都居于一个特定能级,而决定一个人社会定位高低的根本因素是其人力资本、社会资本等交互作用后总资本存量的多寡,也就是说一个人的总资本存量越高,他的社会能量越大,社会影响力越强,他在宏观社会网络的位置就越高。

  对企业家来说,当他处于宏观社会网络中的某一能级时,因为他的人力资本存量和社会资本存量都是动态变化着的,所以两种资本交互作用后的总资本存量也是动态变化着的,一般的情形包括七种:一是人力资本存量、社会资本存量都增加,且二者交互作用后的总资本存量超过了所在能级的能量上限,所以发生跃迁,进入更高能级。二是人力资本存量、社会资本存量都增加,但二者交互作用后的总资本存量并没有超过所在能级的能量上限,所以不会发生跃迁。三是人力资本存量、社会资本存量中一个增加而另一个降低,但二者交互作用后的总资本存量仍超过了所在能级的能量上限,所以发生跃迁,进入更高能级。四是人力资本存量、社会资本存量中一个增加而另一个降低,但二者交互作用后的总资本存量没有超过所在能级的能量上限,所以不发生跃迁。五是人力资本存量、社会资本存量中一个增加而另一个降低,但二者交互作用后的总资本存量低于所在能级的能量下限,所以能级降低。六是人力资本存量、社会资本存量都减少,但二者交互作用后的总资本存量未低于所在能级的能量下限,所以能级不降低。七是人力资本存量、社会资本存量都减少,且二者交互作用后的资本总存量低于所在能级的能量下限,所以能级降低。

  (二)企业家社会资源的汲取

  企业家在宏观社会网络中的某一能级占据着一个属于他的位置,我们将之称为企业家的第一个定位。除此而外,他还有一个以自己为中心的个体社会网络,这个个体社会网络嵌入在宏观社会网络之中,他在个人社会网络中的这个位置,称之为企业家的第二个定位。企业家社会网络中的社会资源,应该来自于企业家的每个网络联系人,是他们所可提供的潜在社会资源的系统加总,在这里,系统加总绝不是指每个联系人所可提供的潜在社会资源的线性加总。

  企业家的网络联系人所可提供的潜在社会资源,既取决于这些联系人的社会能级和社会能量,也取决于企业家与他们的联系强度。在企业家社会网络实际上存在着边界的前提下,企业家社会网络的质量并不仅仅取决于网络规模以及他与联系人之间的联系强度。

  即使企业家社会网络的规模很大,但如果他的联系人的社会能量很低,那么,他的社会网络的社会资源动员能力也是有限的。在现实中,企业家常常千方百计地巩固与社会能级较高联系人的关系,而对于社会能级较低的联系人则往往逐渐疏远。企业家的这种选择决不是完全出于功利主义的考量,根本原因在于企业家社会网络的缔结与维系需要成本。企业家与其联系人的联系强弱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联系人社会能级的高低。因为即使是强联系,如果联系人的社会能级太低、社会能量太小,他也无法提供多少有价值的资源;反之,即使是弱联系,只要不是弱到联系断裂,如果联系人的社会能级较高、社会能量较大,也可能提供出有价值的社会资源。

  四、结束语

  对企业的融资难题有了大量的研究成果,由此对融资约束的缓解途径也提出了很多建设性的建议。融资约束问题无法从根本上得到解决,很多学者提出的建议倾向于建立健全的外部融资环境,例如健全法律制度,拓宽间接融资渠道,发展企业金融机构的建设和企业内部管理。

社会网络在企业管理中的应用分析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