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答辩失权制度缺失的现状分析论文

时间:2018-07-24 论文答辩 我要投稿

  一、我国答辩失权制度缺失的现状。

  我国民事诉讼答辩制度的有关规定,主要体现在原《民事诉讼法》第 113 条、《证据规定》第 32 条和新《民事诉讼法》第 125 条。原《民事诉讼法》第 113 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在立案之日起五日内将起诉状副本发送被告,被告在收到之日起十五日内提出答辩状。被告提出答辩状的,人民法院应当在收到之日起五日内将答辩状副本发送原告。被告不提出答辩状的,不影响人民法院审理。”该法条从两个方面规定了答辩制度:其一,答辩期间,被告收到起诉状副本之日起 15 日内提交答辩状;其二,答辩后果,被告不提交答辩状的,不影响人民法院审理。由此可见,被告不按时答辩并不产生任何不利后果,他可以在答辩期间内答辩,也可以在答辩期间届满后合议庭评议之前的任何时间进行,我国实行的是“答辩随时提出主义”.

  随着司法改革的深入,民事诉讼审前程序的重要性及其独立价值日益凸显,进一步加强和完善审前程序成为世界性的立法趋势,《证据规定》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制定的。《证据规定》第 32 条规定:“被告应当在答辩期届满前提出书面答辩,阐明其对原告诉讼请求及所依据的事实和理由的意见。”首先,“应当”二字说明,提交答辩状由诉讼权利变成了诉讼义务,它表明了立法者解决任意答辩问题的决心和态度,是对民事诉讼答辩制度的探索和尝试。其次,虽然《证据规定》肯定了提交答辩状是被告的一项诉讼义务,但是没有规定逾期答辩的法律后果。义务之所以成为义务,就是因为不履行义务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无须承担任何责任的义务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义务50.因此,这一法条对答辩行为的定性似乎略为模糊和矛盾。最后,尽管《证据规定》没有改变“答辩随时提出主义”的现状,但它对被告答辩的方式和内容作了细化和补充,仍然具有一定的进步意义。

  2007 年,民事诉讼法进行了第一次修订,但主要集中在再审程序和执行程序,没有涉及答辩问题;2012 年的第二次修订较为全面,涵盖答辩制度。新《民事诉讼法》第 125 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在立案之日起五日内将起诉状副本发送被告,被告应当在收到之日起十五日内提出答辩状。答辩状应当记明被告的姓名、性别、年龄、民族、职业、工作单位、住所、联系方式;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名称、住所和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负责人的姓名、职务、联系方式。人民法院应当在收到答辩状之日起五日内将答辩状副本发送原告。被告不提出答辩状的,不影响人民法院审理。”除了对答辩内容作出更为详细、具体的规定外,新《民事诉讼法》基本沿用了《证据规定》的做法,虽然明确提交答辩状是被告的义务,但并不规定逾期答辩的不利后果,“被告不提出答辩状的,不影响人民法院审理”的表述将这一矛盾推向了极致,不仅使实践中被告任意答辩的问题更加严重,而且使学术界有关答辩性质的界定更加模糊。

  前文已述,提交答辩状宜采用“新权利说”,在承认答辩是被告的一项诉讼权利的同时,强化答辩权行使期间的限制,规定逾期不答辩所产生的法律后果51.但是,不管是民事诉讼法还是相关的司法解释,或者没有确认被告答辩的权利性质,或者没有规定逾期答辩的法律后果,实行的仍是“攻击防御方法随时提出主义”,没有确立答辩失权制度。

  二、我国答辩失权制度缺失的后果。

  我国立法中答辩失权制度的缺失,直接后果是大多数被告不答辩或者不做实质性答辩。有数据显示,我国司法实践中,被告在答辩期间内提交答辩状的情形不到全部案件的 10%52.被告为什么不及时答辩呢?原因可以大体概括为四个方面:

  其一,没有有力的答辩理由,即使答辩也可能败诉,于是怠于行使答辩权;其二,法律知识匮乏,不能提交正式的答辩状;其三,诉前与对方有良好的社会关系,基于感情因素,不愿意与对方形成对立;其四,出于诉讼策略的考虑,暂时隐藏自己的主张,以便在庭审中突然袭击获得胜诉。被告在答辩期间内不积极提交答辩状的行为,给诉讼实务带来了一系列消极影响。

  (一)信息不对等,违背诉讼公正。

  诉讼程序的逐步推进,除了需要法官引导外,更多地依赖于双方当事人之间的信息交换和频繁互动,他们通过起诉、答辩了解对方的诉讼主张,借助证据交换知道对方的证据材料,“知己知彼”,才能做好审前准备,迎接开庭审理。在审前准备阶段,起诉状副本送达被告后,原告的事实主张、诉讼请求及所依据的证据理由完全呈现给了被告,被告可依此进行充分准备而达到防御目的。但答辩失权制度的缺失,使得被告答辩不受任何约束,作为一种诉讼技巧,被告往往不按期提交答辩状,故意隐瞒自己的看法和主张,导致原告无法获得对等的交换信息,从而面对庭审突袭束手无策。原被告之间不对等的案件信息和不对称的诉讼态势,严重影响了诉讼公正价值的实现。

  (二)导致诉讼迟延,降低庭审效率。

  答辩失权制度的缺失,同样也会降低诉讼效率。如前所述,被告不答辩,会造成当事人之间的信息不对等。为了防止在信息交换中处于弱势地位,原告往往会简化起诉书内容,使被告无法清楚、全面地了解自己的诉讼意图,从而实现自我保护。简化起诉书确实能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