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教材中的女性形象与高职女生女性观建构

时间:2017-08-26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论文关键词:语文教材 女性形象 高职女生 女性观

  论文摘 要:本文以某一高职院校为例,首先分析高职女生的现状,随后把语文教材中的女性形象梳理为六类,并从女性观建构的角度对这六类女性形象作分析,得出初步结论:分析语文教材中的女性形象,引导学生学习这些女性形象中值得学习的部分,可以建构高职女生的正确女性观。

  一、高职女生女性观现状分析

  笔者曾在某一高职学校,对五年制高职女生作过问卷,主要调查她们对早恋现象以及上流行的“干得好不如嫁得好”、“学得好不如嫁得好”等观念的看法。

  通过调查得知,大部分高职女生对自己的认识比较清醒,有相对正确的女性观,认为女性必须独立、自立,才能在家庭和社会上找到自己的位置。但当今社会总体比较浮躁,急功近利,鉴于这样的社会大背景,也由于家庭、个人性格等原因,毋庸讳言,有一小部分女生确实存在比较严重的依赖男性的思想,她们认为“学得好不如嫁得好”,与其辛辛苦苦付出努力,还不如趁年轻及时玩乐,女孩子读个五年制高职也算过得去了,毕业以后早点嫁人,结婚生子,做个全职太太也挺舒服的。这种思想的具体行动表现为:学习马马虎虎,把大部分精力放在打扮和交友上,沉迷于玩乐与早恋之中不能自拔。尽管这只是一小部分女生的思想和行为,但学生之间容易互相模仿,这种思想会对其他女生产生恶劣影响。

  面对这样的情况,作为高职语文工作者,可以通过分析语文教材中的女性形象,引导学生学习这些女性形象人格当中令人尊敬、值得学习的部分,建构高职女生的正确女性观。

  二、语文教材中的六类女性形象

  高职女生接触得比较多的女性形象主要出现在语文教材里,经过初步梳理,这些女性形象主要包括以下六类。

  1.鲁侍萍、窦娥等:含辛茹苦、受剥削被压迫的贤妻良母型妇女

  贤妻良母型的妇女以现代著名作家曹禺先生的代表作话剧《雷雨》里的鲁侍萍、元代戏曲作家关汉卿杂剧《窦娥冤》里的窦娥为代表。

  鲁侍萍作为旧时代的一位下层劳动妇女,倍受欺辱压迫,尝尽人间辛酸,她的人生被分成两部分:一半属于丈夫,一半属于儿女。她希冀在默默无私地为他人奉献中得到对方的关爱与理解,从而确证自己存在的价值,但即使是这样卑微的愿望也无法实现。可侍萍依然是一个刚强的女性,三十年以后她在周公馆与周朴园不期而遇,撕了周朴园为弥补过失而拿出的一张五千块钱的支票,并说:“我这些年的苦不是你拿钱算得清的。”这句掷地有声的话充分表现了侍萍对周朴园发自内心的轻蔑与愤恨。

  回到古代,关汉卿作品里的古代民女窦娥连最基本的人身安全在官吏横行、司法的社会里都得不到保证,但她在临刑前想到的却是不让婆婆看到自己的惨相,并且认清了封建统治者的本来面目,“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表现了封建社会一个无依无靠的善良女子难能可贵的觉醒和强烈的反抗精神。

  2.白妞:有一技之长的女性文艺工作者

  有一技之长的女性文艺工作者以《明湖居听书》中的说书艺人白妞为代表。作者通过戏园盛况、琴师弹奏、黑妞演唱和观众的议论来烘托白妞演唱的高超技艺。戏园里人多得“什么都听不清楚”,白妞出场以后,却是 “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响”,两相对照便衬托出白妞演唱技艺的高超,令人叹为观止。

  3.林黛玉、王熙凤等:封建社会有较高社会地位的贵族妇女

  先来看《林黛玉进贾府》,林黛玉尽管出身贵族之家,但由于年幼失去依靠,只好投奔贾府外祖母家,她年纪轻轻便学会了克制自己,“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走一步路。“步步留心,时时在意。”王夫人请她上炕,她留心到炕上只有两个座垫,另一个必然是舅舅贾政的,便怎么也不肯坐上去。当贾母问她读了什么书时,她脱口而出“只刚念了《四书》”,后来得知贾母不喜欢女孩子多读书,在贾宝玉问她可曾读书时,就改口了,“不曾读,只上了一年学,些须认得几个字。”可见,林黛玉的生存能力并非我们想象的那么差,在她愿意的时候,她也能处理好复杂的人际关系,初进荣国府的时候,她就是这么做的,她察言观色的本事并不下于薛宝钗、王熙凤等人。

  若论与人交往的技巧,王熙凤当然更胜一筹。仅举一例,林黛玉初进荣国府,黛玉深得贾母喜爱,熙凤说:“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我今儿总算见了!况且这通身的气派,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头心头一时不忘。”熙凤这话,可谓一石几鸟,名为赞美黛玉,其实主要歌颂了老祖宗,顺带赞美了王夫人、邢夫人两位婆婆,捎带迎合了迎春、探春、惜春三位小姑。

  同为贵族妇女,《长亭送别》里的崔莺莺始终在追求真挚的感情,这位相国小姐把爱情置于功名利禄之上,在长亭送别时叮嘱张生“此一行得官不得官,疾便回来”,她并不看重功名,认为“但得一个并头莲,煞强如状元及第”。

  4.翠翠:天真单纯的“化外”女性

  沈从文代表作品《边城》里的翠翠天真善良、温柔清纯。她和爷爷相依为命,对爷爷关心备至。因为爷爷不理解她的心事,就幻想出逃让爷爷去寻找自己,可是想到爷爷找不到她时的无奈,又为爷爷担心起来,为自己想法的后果害怕自责。她爱上了傩送,爱得纯洁真挚,傩送远去,她又矢志不渝地等待着心上人的归来,表现了她对爱的执著。

  在翠翠身上,寄托着沈从文对理想的美好人性人情的向往,同时也蕴含了作家对生命和女性美的独特认知。

  5.玛蒂尔德:“追求虚荣”又努力抗争的小资产阶级妇女

  对小说《项链》中玛蒂尔德形象的争议一直很大,但却基本认定她是一个具有虚荣心和追求享乐思想的“小资产阶级妇女形象”。玛蒂尔德确实爱慕虚荣,但她又不仅仅是一个贪图享受、爱慕虚荣的女人,因为她在丢失项链后十年间为还清巨债而含辛茹苦、省吃俭用,表现出了英勇不屈的精神,展露了她诚实守信、要强坚韧等性格中可贵的另一面。她从不屈服于命运,敢于和命运抗争,从丢失项链前消极、庸俗的抗争,到丢失项链后积极、自觉的抗争,她始终在勇往直前。

  6.水生嫂、“我”:追求自我价值、追求爱情平等的女性

  追求自我价值、追求爱情平等的女性有孙犁小说《荷花淀》里的水生嫂、舒婷诗歌《致橡树》里的“我”等。

  现代小说《荷花淀》讲述的是冀中白洋淀地区人民群众积极投身抗日的故事,作品成功地塑造了以水生嫂为代表的妇女群像。这些妇女勤劳、朴实、善良,识大体、顾大局,是在特定的战争年代成长起来的一代新人。

  水生嫂是《荷花淀》着墨最多的妇女典型。她勤劳、能干,编苇席,一会儿“就编成了一大片”;她贤慧、温柔,敬重老人,疼爱孩子,体贴丈夫,在她身上有着我国劳动妇女的传统美德。水生嫂爱丈夫、爱家庭,而且眼光不狭隘,她懂得如何处理爱国与爱家的关系。当她知道丈夫报名参了军,虽然也心疼丈夫,依恋不舍,但她还是很快欣然同意,并为丈夫准备好了行装。

语文教材中的女性形象与高职女生女性观建构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