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接服务外包面临的新挑战与战略转型探讨

时间:2017-08-30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开始进行产业结构调整,我国将在“十二五”期间重点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同时加快发展服务业。作为战略性新兴服务业和现代高端服务业重要组成部分的服务外包业是我国经济发展的助推器。据统计,服务外包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是来料加工制造业的20倍,能耗只是制造业的20%。因此,服务外包业是我国经济发展的“绿色引擎”,加快发展服务外包业是我国在新一轮产业结构调整中的重要战略举措。

  本文在回顾我国承接服务外包业的发展历程并简述其发展现状的基础上,着重分析了我国承接服务外包业在新形势下面临的严峻挑战,针对发展现状与面临挑战,从服务外包产业本质层面提出在金融危机、经济衰退背景下做大、做强我国服务外包产业的战略选择。

  一、我国承接服务外包简要回顾。

  1995年微软进入我国市场四处碰壁后找到博彦,双方一拍即合催生Windows95中文版。随之,拥有相同机遇的公司也拿到IBM等跨国公司订单———服务外包与我国结下不解之缘。至今,我国服务外包历经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青涩到成熟的过程。

  2001-2004年,是我国服务外包迅猛扩大的四年。2001年我国服务外包市场规模仅1.80亿美元,2004年即飙升至6.33亿,年复合增长率52.1%。2004年,我国服务外包63.5%来自日本,美国占13.7%,香港为10.3%。然而,无论数量抑或质量,日本市场均难与欧美市场相比。要扩大我国服务外包产业规模,提高增长速度,必须加快开拓欧美市场。2004年科技部启动“我国软件欧美出口工程”,我国对欧美外包市场规模拓展,至2009年3月,我国对日IT外包规模年复合增长率降为48.7%,对欧美年复合增长率50.5%,直接超对日外包增速。

  2005-2007年,我国IT外包继续健康成长。2005年我国外包市场规模9.20亿美元,同比增45.3%;2007年达20.10亿美元,比2005年增长逾倍。随着外包业务吸引社会各方关注,风险投资亦竞相进入,国家政策扶持力度开始加大。2006年,商务部推进服务外包“千百十工程”,形成我国服务外包产业战略分布格局,行业发展积极迅速。

  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2009年全球服务外包产业经历了近5年来的最低增长,我国通过国家政策扶持,离岸服务外包合同金额执行金额100.9亿美元,同比增长151.9%,在岸外包所占比重不断提高,占全国合同执行金额比重由2008年的18.4%增长为2009年的27.1%。2010年是世界经济呈现暖意的一年,也是服务外包行业回归本质、重新起步的关键一年。《2010中国软件与信息服务外包产业发展报告》显示,2010年我国软件与信息服务外包产业保持了较好的发展态势,产业规模达2033.8亿元,增长29.7%。

  近年来,与国际服务外包快速发展并炙手可热的态势相比,我国知识产权保护、诚信环境、质量管理体系、人才数量与质量、企业规模与国际化程度等并未以外包产值的同等速度进步和改善。

  因而,在国际金融危机的打压面前更需勤练内功,否则将会出现印度外包服务商、IBM、HP、埃森哲等跨国大型外包服务商主导我国服务外包产业发展的局面。

  二、我国承接服务外包面临的新挑战。

  (一)人民币升值的挑战。

  2007年底开始,我国服务外包供应商遭遇第一次挑战:人民币升值使成本按人民币计价、收入以美元计价的外包企业利润严重缩水。业界逐渐认识到:应对汇率挑战的根本出路在于改变偏重规模的粗放式格局,从产业链低端的简单开发环节跃升至技术含量更高的垂直行业解决方案———拥有核心竞争力比低价策略更能从容面对国际市场竞争。行业内领军企业开始将目光投向高端服务,博彦科技在2007年签下某制药业巨头订单,其它企业也在垂直行业进行诸多有益尝试。人民币汇率上升考验了服务外包行业的抗风险能力,及时调整的企业管理更加精细化,服务项目逐步走向高端。

  (二)服务外包产业升级的要求。

  近几年来,虽然我国的服务外包业得到了快速发展,但是从服务外包的产业结构来看,仍然处于发展初期。根据服务外包的价值链构成,服务外包产业包括业务流程外包BPO、信息技术外包ITO、知识流程外包KPO。其中,业务流程服务外包和知识流程服务外包属于服务外包价值链的高端,而目前我国在全球服务链中仍处在行业中低端,重点还是处于IT服务外包领域,业务项目较为简单。如目前北京市的IT外包服务更多处于软件开发、测试等行业的低端,几乎没有涉及到提供解决方案等高端业务和BPO业务。如何加快我国服务外包产业由简单的IT服务外包向业务流程外包和知识服务流程外包转化,向产业链的高端进军成为当前亟需解决的重要课题。

  按照我国服务外包因为面临产业升级的挑战,亟需根据当前客户对服务外包需求和要求的提高,增强对高端服务外包人才的培养。目前,我国软件高端人才、复合型人才、国际化人才严重短缺,难以适应行业发展与信息化建设的需要。据统计,北京市软件与信息服务业在2010年将达到2500亿元的产值,需62.5万从业人员。按照目前从业人员的发展速度,2010年约为40万人,存在20万人缺口。

  (三)国外服务外包业迅速扩张。

  我国服务外包业发展在面临着自身产业机构升级要求的同时,还需正视国外服务外包业的迅速发展与扩张,正所谓不进则退。与我国服务外包仍处于产业发展初创期相比,在很多其他国家,服务外包已经成为其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尤其是印度。据统计,印度服务外包业已经成为其支柱产业,2007年2月,印度塔塔咨询服务有限公司(TCS)宣布与三家中国公司合资成立国内首家大型外包技术公司。作为印度的四大RR服务商之一,TCS中国公司在北京、上海和杭州这三个中国新兴外包产业聚集的城市都设立了中心,并将其战略定位在“要做中国最大的外包公司”。并且,TCS在最近几年已经相继拿下了中国服务外包的多个重大项目。从整个服务外包发展局势看来,包括TCS为代表的“印度象”在内的国外服务外包业正在以迅猛之势抢占国内外外包市场。

  (四)国际金融危机的挑战。

  当企业疲于应对汇率上升的发展策略调整时,次贷危机、金融危机肆虐而至。金融风暴带来的短期冲击与应对全球经济下滑的反应呈三个特征:更加专注于削减成本;提高对市场的认知度;改善公司运营的透明性。由于商业收入下降和利润骤减,公司当务之急是如何最佳优化现金流及削减人力资本以应对资金短缺。第一步是在规避运营风险前提下,率先考虑内部裁员。基于生存考虑,所有新的战略规划投资要求都将搁置,资源只能配置给当前最为核心的业务。除非具有高额投资回报可能的项目,公司不得不延缓拓展新的市场及扩充产品、服务范围。

承接服务外包面临的新挑战与战略转型探讨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