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化建设在农村养老中的作用

时间:2017-08-31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论文关键词: 农村;文化建设;农村养老;作用
  论文摘要: 本文从文化角度入手,探讨了农村孝文化和老年精神文化建设在农村养老事业中的积极作用和重大意义。指出当前占绝对优势的农村家庭养老,不仅仅是一种权利与义务的法制表现,更多的是农村孝义道德的体现。因此,要动员各级政府关注基层文化建设,弘扬孝义文化,重视老年精神文化,使文化因素越来越多地推动农村养老事业的发展。
  
   近年来,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的加剧,农村养老问题日益凸显出来。据统计,截至2006年我国65岁以上老年人口已达1.04亿,其中70%居住在农村。在这种情况下,农村养老事业承受的压力不言而喻,其发展的紧迫性也显而易见。
  农村文化作为一种意识形态,会反作用于农村事业的发展。因此,在农村养老事业中,文化因素不可忽视,特别是孝义文化和老年精神文化体系的建设,更是对农村养老事业的发展有重大作用。
  一、农村养老现状及存在的问题
  我国农村养老可以大致分为家庭养老和社会养老两种形式。目前主要以传统的家庭养老为主。这是我国历史最为悠久的一种养老方式,它的特点就是以血缘和亲情作为根基,以强烈的道德感和责任心为约束。
  农村养老中的另一种方式是社会养老,从总体上来看是家庭养老的辅助手段。它是指依靠社会力量及社会化的制度来进行养老。主要包括农村“五保户”制度、最低生活补助制度、农村养老院养老、各种形式的养老保险和养老储蓄等。社会养老拥有更多的社会资源,制度性强,社会力量参与广泛,比家庭养老更有保障。
  但是,就目前而言,这两种养老模式都存在很多不足。在家庭养老方面,首先是城市化对于农村社会的巨大冲击。改革开放以来,城市化进程加快,越来越多的农村人口流入城市,对老年人的责任,只能实现单纯的物质照顾,而情感支持不足。其次,家庭功能因其规模的缩小而弱化。随着人们生育观念和生活方式的改变,农村家庭逐渐向核心家庭转变,家庭成员的减少使家庭无法分担更多的养老功能。再者,传统孝文化正不断遭受各种新思想的冲击。与经济的快速发展相伴而来的各种效益主义、拜金主义、享乐主义等流入农村社会,使其义务意识不断淡化。在社会养老方面,受农村传统孝义观念的影响,子女一般不愿意让父母入住养老院,因此各种农村养老院的入住率很低。甚至在经济条件落后的地区,基层政府根本无力修建敬老院,社会养老无从做起。另外,各种形式的养老基金和养老储蓄金,在农村的推行非常有限,“养儿防老”观念盛行的农村,没有积累养老基金的习惯。
  对于两种养老方式的特点和不足,文化可以作为一种外力介入其中,不管是农村社会的家庭养老还是社会养老,文化形成的强大的制约力和凝聚力都能对其产生影响。
  二、农村文化发展现状
  农村生产力水平远远落后于城市,由此相伴的文化意识形态也表现出很大的保守性。在此方面,费孝通先生的著作《乡土中国》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解释。从“乡土本性”到“文字下乡”,从“维系着私人的道德”到“差序格局”,从“礼治秩序”到“无讼”……无一不呈现出深刻的文化烙印,可以说,传统渗透到了农村生活的点点滴滴。当前的农村社会,传统的伦理道德和民俗风气虽然受到城市文化的冲击,但其根深蒂固的“乡土”内涵仍未发生变化。
  尽管根基还在,但农村文化建设还存在着很大的不足,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第一,子女责任意识淡薄。城市观念的冲击,使子女更多地关注自身的发展。第二,由于农村经济水平的低下,基层政府和村委干部的着力点集中于经济建设上,对于农村文化需求长期忽视。第三,农民缺乏自发的组织能力和自我激励机制。小农生产方式的分散性使得农民缺乏相应的组织力和协同力,其自身对精神文化生活渴望的理想和当前文化生活的现实相矛盾。第四,文化资源的长期匮乏。农村经济发展的政策导向和村民及干部漠然的态度,使得农村文化建设既缺乏内生力,又缺乏外动力。
  因此,从农村养老事业的长期发展来看,文化建设需要大力完善。
  三、文化建设对农村养老的影响
  就历史和现状来看,文化建设对农村养老事业的作用主要通过以下两个方面来体现:孝文化和老年精神文化。其作用可以通过以下两个实例体现:
  1、家乡传统民俗对当地养老事业的促进作用
  以河南省驻马店市泌阳县东南边境的L村为例,这是一个小村子,有250多口人,以青壮年劳动力居多。但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老人逐渐增多,截止到目前,老年人的数量已经占到村里人口总数的1/6,并且呈加重趋势。
  由于经济发展水平低,该村的养老方式完全是家庭养老。虽然家庭无法在老年人的医疗、娱乐方面提供更多支持,但能维持其日常生活水平,村内的养老事业呈现出平和稳定的态势。这种现象很大程度上源于村子深厚的孝义文化积淀。首先,村子具有悠久的历史,古人的孝义作为一种传统代代相袭。家庭养老被视为子女理所当然的责任,年轻子女若有弃老、虐老的行为,会遭到全村人的指责。即使是近年来,农村进城务工人数日渐增多,高等教育的发展使一些人走出村庄,定居到城市,但他们都会定期给家中的父母寄生活费,或者把父母接到身边共同生活。其次,村子民俗尤其注重孝义。比如,遇到闰月的年份,女儿要为父母买鞋,意为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父母66岁,出嫁的女儿要赶回娘家,给父母送块肉吃;家里的老年人去世,孩子要在村里每一家长辈前跪下,意指老人已逝……这些民俗,都蕴含着深厚的孝义传统。虽然改革开放后,其形式相应的简化,但是,孝义深深扎根于一代又一代的村民心中,已经从最初的制约力演变成一种自然的行为模式。
  通过上述事例,可以看到孝义文化的重要性。在人口老龄化和家庭规模日趋缩小的新形势下,面对家庭养老所面临的养老资源不足,养老观念偏差和养老保障不稳定等问题,孝文化的弘扬是必要的。
  2、兰考老年文化建设对老年人的作用
  中国农业大学副教授何慧丽在挂职兰考县副县长期间,为兰考县的乡村建设做出了出色的成绩,其中,“兰考县大李西村老人协会”是农村养老事业一大亮点。
  该老人协会是在何慧丽的支持下,由村里的一位叫赵凤兰的老人发起成立的。该协会主要有以下作用:第一,给老年人提供交流的机会。大李西村有100多位老人,老人协会找了一间房子,作为村里老人聚会交流的场所,老人们心情舒畅了很多。第二,定期开展一系列有利于老年人身心健康的文化活动,如看戏、唱歌(歌)、跳舞等。第三,关注并参与村里的红白喜事,证明老有所用。借助老年协会的文艺队,凡是本村邻村的喜事,都会赶过去唱歌跳舞,表达祝贺之意;遇到白事,老人协会的代表会过去慰问一番。第四,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公益性事务,如调解矛盾,每天排班清扫村里道路。第五,尽可能地开发一些能盈利的福利性事业(如手工艺品等),使老年人也有能力参与市场,获得成就感。第六,协助村里修订完善村志。何慧丽认为,村庄是中国大部分群体生活的载体,是有历史和记忆的,不管现代化工业化到什么地步,村庄不可磨蚀。

论文化建设在农村养老中的作用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