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儿HUTT试验讨论论文

时间:2019-11-04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结果

  1一般资料

  6岁以下受试儿童的主诉症状及年龄分布见表1。检查时男童年龄及体重大于女童(P<0.05),病程及身高方面未见性别差异(P>0.05),见表2。

  2HUTT依从性

  144例受试儿童中8例仅完成了BHUT,136例完成了SNHUT。4岁以下受试儿童4例,其中1例(3岁1个月)男童在BHUT结束时因哭闹没有完成SNHUT外,另外3例均在家属陪伴安抚下完成SNHUT全过程。

  3HUTT安全性

  144例受试儿童完成HUTT后,均未出现严重副反应。

  4HUTT阳性率

  4例4岁以下儿童HUTT全部为阴性。32例(22.2%)HUTT呈阳性反应,其中血管抑制型30例,混合型2例,未见心脏抑制型。HUTT阳性的儿童中性别差异无统计学意义(男18例vs女14例,P>0.05)。不同主诉症状患儿的HUTT阳性率分别为心慌(62.5%)、头痛(30.8%)、叹气(22.2%)、晕厥(21.3%)、头晕(11.9%)等,见表1。

  5HUTT阳性反应时间

  BHUT阶段发生HUTT阳性反应2例,均为女童,出现阳性反应时间为12.5±2.5min。SNHUT阶段发生阳性反应30例,男18例,女12例,出现阳性反应时间为4.7±2.4min,男童与女童出现阳性反应时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4.5±0.5minvs5.1±0.8min,t=-0.648,P>0.05)。

  6HUTT阳性的干预措施

  受试儿童HUTT达到阳性反应标准后,立即将倾斜诊断床放至平卧位,采取保持呼吸道通畅、鼻导管给氧、口服牛奶等措施,HUTT阳性受试儿童均在5min内心电图和血压恢复正常。

  讨论

  儿童晕厥病因复杂,卢峥俏等[5]报道3~6岁60例因晕厥住院儿童(男24例,女36例),晕厥病因依次为心源性晕厥(35%)、代谢性疾病晕厥(20%)、自主神经介导性晕厥(15%)、神经源性晕厥(10%)、精神性疾病晕厥(5%)及不明原因晕厥(15%)。Steenwijk等[6]研究6~16岁儿童的HUTT结果,显示血管抑制型血管迷走性晕厥是常见的晕厥类型,药物(包括舌下含服硝酸甘油、静脉滴注异丙肾上腺素等)激发的HUTT能增加HUTT阳性率。

  Folino等[7]研究了115例10~82岁(44±21岁)患者HUTT过程中与年龄相关的血流动力学变化,发现老年组HUTT时交感神经活性比较迟钝,年轻人HUTT晕厥症状出现前表现为过度的交感迷走反应,表明自主神经的活性与年龄相关。

  关于HUTT的临床应用价值,国内外未见对6岁以下儿童的研究报道。本研究发现6岁以下儿童进行HUTT检查的主诉症状有晕厥、头晕、叹气、头痛、心慌等,提示6岁以下部分儿童的上述症状与自主神经功能不平衡存在关联,因此对于6岁以下、以上述症状为主诉的就诊儿童,HUTT在明确病因上存在一定的诊断价值。本研究显示6岁以下儿童HUTT阳性率22.2%,其中血管抑制型仍为主要反应类型(93.8%),HUTT阳性率较国内多中心研究数据低[8],考虑与研究对象病种种类、年龄分布等不同有关。SNHUT出现阳性反应时间较本课题组以前报道[9]的短。这些结果考虑与6岁以下儿童自主神经活性较强、心率变异性大有关。本研究显示4岁以下儿童HUTT全部为阴性,但确切结论需要增大样本量进一步研究才能明确。

  6岁以下儿童进行HUTT检查是否合作、依从性是否良好是能否顺利完成试验全过程的重要因素。本研究室在已完成大样本(n=4322)不同年龄与性别新生儿、婴幼儿、学龄前儿童、学龄儿等心电图、心电向量图正常值研究经验基础上,通过逗哄、家属陪同安抚等措施,保证了6岁以下儿童HUTT完成。其中4岁以下儿童除1例(3岁1个月)男童在BHUT结束时因哭闹没有完成SNHUT外,另外3例均完成SNHUT全过程。表明HUTT在幼儿及学龄前儿童开展具有较好的依从性。

  有关6岁以下儿童HUTT安全性评价尚未见报道。本研究144例受试儿童中有136例进行了SNHUT,结果在32例HUTT阳性受试儿童中,未出现窦性停搏等严重心律失常,未诱发抽搐等严重症状,提示6岁以下儿童进行HUTT检查无明显副反应,表明其安全性较好。

  有关HUTT诱发晕厥后的干预措施,从本研究体会到,将倾斜诊断床放至平卧位,保持呼吸道通畅、鼻导管给氧、口服牛奶是缓解症状、恢复正常生命体征的有效措施。2例混合型血管迷走性晕厥患儿中,1例为5岁男童,以晕厥为主诉就诊,BHUT阶段无不适反应,SNHUT阶段予舌下含服硝酸甘油片100μg后,4min时面色苍白,在平卧过程中血压65/28mmHg,心率47次/min,心电图示交界性逸搏,予平卧、鼻导管吸氧、口服牛奶后血压、心率及心电图在5min恢复正常;另1例为4岁7个月男童,以乏力症状为主诉就诊,BHUT阶段无不适反应,SNHUT阶段予舌下含服硝酸甘油片100μg后,1min时心率38次/min,患儿躁动不安、面色苍白,血压55/32mmHg,心电图示交界性逸搏心律,立即予平卧、鼻导管吸氧、口服牛奶后血压、心率及心电图在3min恢复正常。在2例BHUT阳性病例中,1例为5岁女童,以晕厥为主诉就诊,BHUT阶段15min时突然面色苍白、血压测不到,心电图示窦性节律,心率157次/min,予平卧、鼻导管吸氧、口服牛奶后1min血压恢复正常;另1例为5岁8个月女童,以胸闷、深吸气为主诉就诊,BHUT10min时血压67/39mmHg,予平卧、鼻导管吸氧、口服牛奶后1min血压恢复正常。应用上述干预措施,32例HUTT阳性受试儿童均在5min内心电图和血压恢复到正常范围,本组病例没有出现需要静脉用药进行抢救的病例。

  综上所述,对于6岁以下儿童行HUTT在临床上有一定的实用价值,且具有较好的安全性和依从性。

少儿HUTT试验讨论论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