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处理马克思主义和非马克思主义的关系

时间:2018-03-11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摘要:正确对待马克思主义,不只是要反对教条主义,要成功地实现马克思主义的当代化、中国化,还包括要正确处理马克思主义和其他非马克思主义的关系。实践证明,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是不能动摇的,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立场、观点、方法永远是我们党的指南。但我们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决不意味着马克思主义可以完全断绝与其他非马克思主义的关系,不敢从其他学说中吸收真理的元素。如果在封闭状态下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那我们就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非马克思主义; 关系
  
  众所周知,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马克思、恩格斯正是在对德国的古典哲学、英国的古典政治经济学、法国的空想社会主义思想进行严格的分析批判的基础上,创立自己的新学说的。然而,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这一简单的历史事实却并没有使一些人辨证地对待非马克思主义理论。特别是在我国以“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许多学者往往不能客观辨证地分析鉴别,而是简单化、片面化、形而上学地全面批判的态度。其结果不是带来马克思主义的大发展,而是带来其严重的倒退。对于这种不正常的现象,周恩来在1970年同文教部门的负责人谈话时指出:“一个人有问题,书就不能用了?它总有可取之处嘛:马克思主义的三个来源是箔目的古典哲学、英国的古典政治经济学和法国的空想社会主义。这三个来源还不是资产阶级的或受唯心史观限制的学说吗?可是它们都含有合理的因素。任何思想的发屁都不是无根的,新社会是从旧社会脱胎出来的。剥削阶级的出身不能改,思想却是可以改造的。这就叫历史唯物主义。要有点辨证法,不要一听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就气炸了,那叫形面上学、片面性。”
  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建立者列宁也是一个能够辩证地对待资本主义文化的人。十月革命后,在究竟如何看待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关系的问题上,列宁曾经同党内外的一些“左”恼派别进行了争论。“无产阶级文化派”宣称要在“干干净净的地面上”创造纯而又纯的无产阶级的“特殊文化”,他们主张“把资产阶级当作旧的无用的废物完全抛弃”,认为“吸收资产阶级文化,那是不可救药的倒退”。一批自命为“左派共产主义者”的人,要求用“纯洁的共产主义者的手”来建设社会主义。针对这些错误思想,列宁对资产阶级文明进行了辩证的分析。他指出资本主义文明具有两重性,一面是与资产阶级剥削制度相联系的,反映资产阶级本质的社会用性,这是“野蛮的文明”和“吃人的文明”,是无产阶级应当抛弃的;另一方面是与社会化大生产和科学技术的进步相联系的,反映生产力发展性质和人类与自然关系的,这是资产阶级文明中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是无产阶级应当继承的部分。他还不止一次地阐明,社会主义社会是从资本主义社会脱胎出来的,它是以庞大的资产阶级文化所获得的一切经验为基础的,不能设想,“还有别的什么社会主义。”“除了利用资本主义遗留给我们的东西外,没有别的东西可以用来建设共产主义”,“没有资本主义文化的遗产,我们建不成社会主义”。 无产阶级的任务,是要把资产阶级所积累的、为无产阶级所必需的全部文化,由资产阶级的刀’具变为社会主义的工具。只有充分利用资本主义的文化因素,才能把没有文化的粗野的俄国,变成有文化的共产主义国家。
  要成为当代名副其实的马克思主义者,其中一个基本的要求就是要像我们的马克思主义老祖宗那样不但对非马克思主义不害怕,而且还要充分利用非马克思主义作为我们创立自己理论的丰富材料。马克思主义具有与时俱进的理论品质,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和共产党人要在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同时,在实践中不断地把马克思主义推向前进,即推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创新。
  实际上,马克思主义不是凭空产生的,马克思主义的产生和发展必然同丰富的社会实践和各种各样马克思主义者、非马克思主义者的理论密切相关(包括当代国内外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实践、西方马克思主义者的社会实践和原苏东国家在内的其他各类社会主义国家的马克思主义者的理论和社会实践)。在当代国内外马克恩主义者和非马克思主义者的理论和实践中,中国马克思主义者和共产党人的社会实践为我们发展马克思主义提供了最为直接和最为必要的经验教训。在实践中遇到的新情况、新问题、新挑战也为我们发展马克思主义提供了强劲的动力。而当代国外的马克思主义者和国内外的马克思主义者在社会实践中的经验教训,也为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和共产党人发展马克思主义提供了丰富的间接经验,他们在实践中取得的成功经验,我们都可以借鉴,获得的教训,我们也都可以吸取,这样可以使我们在理论创新中少走弯路。
  除此之外,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和中国共产党人还可以从他们还有各种现有的社会政治著作及其理论中得到有价值的启发。只有站在一代又一代马克思主义者艰苦探索得来的丰富成果的基础上,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和共产党人才能获得高于前人的理论成就,发展马克思主义才能成为可能和现实。无论现在还是将来,我们都要重视对已有的马克思主义的著作和理论的学习,尤其要特别重视对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原著和对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发展的最新成果的学习。但重视已有的马克思主义著作和理论对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发展的重要意义,与我们注意从现有的非马克思主义者的著作和理论中吸收合理的因穷并不矛盾。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要成为人类文明的旗手,就必须敢于和善于从所有人类所创造的文明中吸取合理的因素,寻找灵感和获取有益的启示。马克思主义者要敢于迎接其他学派的挑战,捍卫自己酌正确主张,接受其他学派的正确批评,对其他学派不正确的观点提出有力酌批驳。
  当然,当今的世界各种文化思潮相互碰撞、相互激荡,各种“主义”之间的斗争情形复杂,我们也必须根据马克思主义的本质规定性,对各种非马克思主义思想观点作深入、具体的分析,防止一些人打着“马克思主义发展多样化”的旗号反对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的指导地位。
  总之,必须科学地对待马克思主义,这是建党90年来我国革命、建设、改革所取得的一条基本的历史经验,只有科学地对持马克思主义,我们才会少走弯路,多取得成就。
  
  参考文献:
  [1]《周恩来选集》下卷,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
  [2]《列宁全集》第34、36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
  [3]《列宁全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正确处理马克思主义和非马克思主义的关系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