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音乐的戏剧,戏剧的音乐

时间:2018-03-13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论文关键词:歌剧 普契尼 音乐

    论文摘要:歌剧是音乐与戏剧的最高综合形式,兼有各种艺术的某些特性,是一种综合性的艺术。歌剧在音乐的主导下,不断推动戏剧的发展,从而升华到更富浪漫气息的美好境地。受各种音乐思潮影响下的普契尼在坚持意大利歌剧的抒情传统的基础上,又吸收了许多新型创作手法,创作出《托斯卡》等旋律动听,感情真挚,表现细腻的经典歌剧作品。
  歌剧,顾名思义,即以歌唱方式演出的戏剧。但以歌唱方式演出的戏剧并不一定就是歌剧,所以,把戏剧发展建立在独立音乐结构基础上的艺术样式就尤为重要了。因此,歌剧故有“音乐的戏剧,戏剧的音乐”之说,这是指在舞台表演,并有舞台布景和服饰的,以角色歌唱为主导的,以独立的,特定的音乐结构为推进剧情发展为主要手段的戏剧音乐作品。
  歌剧是音乐与戏剧的最高综合形式,归属在音乐艺术门类之中,但它是兼有各种艺术的某些特性的,是综合的艺术。歌剧之所以是音乐与戏剧的最高综合形式,原因主要在于音乐与戏剧的结合并非机械组合,而是音乐起主导作用,并有力地推进戏剧的发展,戏剧和音乐总是相辅相成的,每当情节有重大变化时,音乐决不会无动于衷。戏剧即在音乐之中,戏剧语言插上歌声的翅膀,此时的戏剧升华到了更富浪漫气息的美好境地。
  十九世纪中叶,法国的浪漫主义已经退火,文学欣赏者对作家们不加控制的想象力已经厌倦。他们要求符合生活真实的故事,就有了真实主义。它取材于日常生活,反映普通人的悲剧生活,可以说是对瓦格纳理想主义的反对。他们细心观察身边人物,希望毫不夸张地反映他们的生活,这使得他们的作品满怀同情,旋律优美,和声清新,有着浓郁的抒情色彩。但是真实主义在艺术上又追求紧张的戏剧情节和夸张的情绪,这就是的他们的歌剧情节又往往带有传奇的性质。所以,真实主义有时又与现实主义、自然主义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十九世纪末的意大利歌剧界,威尔第的《弄臣》、《茶花女》、《阿伊达》等作品成为矗立在歌剧历史里程中的几座丰碑。而此时,有一个人另辟蹊径,在作品中用感人肺腑的戏剧情节和优美清新、结构缜密的音乐成为继威尔第后最有影响的作曲家,其艺术成就远远超过了同时代的马斯卡尼、列昂卡瓦罗等人。这个人就是意大利作曲家普契尼。
  普契尼的创作生涯既处于晚期浪漫派时期,又面临继14世纪“新艺术”、17世纪“新音乐”之后,20世纪早期“新音乐”思潮兴起之时,各国音乐家排除艰难险阻至希特勒纳粹的迫害,寻求通往“新音乐”之路。当然,普契尼的创作与墨索里尼、希特勒文化政策执行时期尚相距十年之久,他没有轮上这一支文化高压。他的创作面貌是从不同侧面反映出他的艺术方法的。1896年他创作的《艺术家的生涯》从人物设计到戏剧情节都围绕着社会下层普通人物铺展的,而实质是现实主义创作方法的写照;1904年的《蝴蝶夫人》和1924年的《图兰朵》也写了特定环境中的普通人物(如巧巧桑、柳儿),同时有感情的夸张的爆发,其实是两幅异国情调的气息浓郁的生活画面,并非带原始情感冲动的真实主义代表作。普契尼的音乐中吸收话剧式的对话手法,注意不以歌唱阻碍剧情的展开,除直接采用各国民歌外,还善于使用新手法。《托斯卡》就是他既坚持了意大利歌剧的抒情传统,又兼收并蓄的吸收了许多新型创作手法的作品。
  三幕歌剧《托斯卡》1900年初演于意大利罗马,剧本由贾可萨根据莎尔多的剧本改编,是普契尼最著名的四部歌剧代表作之一。歌剧的引子是三个和弦的最强音,它表现了斯卡尔皮亚的阴险和毒辣。该剧围绕着画家卡伐拉多西掩护政治逃犯安杰洛蒂,罗马警察总监斯卡尔皮亚怀着想占有托斯卡的卑鄙丑恶的意图,利用托斯卡对画家的不二真情,加紧对画家的政治迫害,千方百计迫使托斯卡屈从就范,而最终这三个主要人物均在暴烈行为中死亡的故事展开矛盾冲突。情节紧张、情绪夸张、气氛恐怖,这一系列不和谐的和弦和刺激性的节奏烘托,给人以强烈的情感冲击。歌剧的第一幕的终场以精心设计的道具,复杂的感情,以及在辉煌而不断变换的背景衬托下出现的斯卡尔皮亚这个阴险独断的人物,构成了这一幕的颇有戏剧效果的高潮。第二幕托斯卡从腹背刺死斯卡尔皮亚,心里极度惊慌,从他身上取走通行证后匆忙赶往监狱刑场。第三幕,托斯卡告知卡伐拉多西她是如何骗的“通行证”,让他放心等待“假枪决”,然后两人远走高飞,过自由幸福的生活。接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场面出现了,一排行刑者向卡伐拉多西发射子弹,画家倒在血泊中,托斯卡却以为那是卡伐拉多西的“表演”,让他先不要动,等行刑队的脚步声在远方消失了,她才说,现在起来吧!可惜,当他揭开蒙在卡伐拉多西身上的布时,斯卡尔皮亚最总终还是捉弄了她,他下的命令是真执行,而不是假执行。躺在她脚下的她的爱人已经是一具尸体了。托斯卡发现自己中计,悲痛欲绝。此时,平台下面一片喧哗,人们发现斯卡尔皮亚被人杀死,他的亲信正在追捕托斯卡,托斯卡跳上围墙,坠楼自尽。这场悲剧令人全然离开艺术,而置身于一个恐怖的世界。此剧可以说是普契尼后期歌剧作品中典型的真实主义杰作。该歌剧运用了许多优美的唱段,如:托斯卡的咏叹调《为艺术,为爱情》,这个唱段的第二部分是复乐段,作曲家在抒情的同时融入了宣叙调极具语言行的旋律写法,使用了较多的同音反复,以及节奏伸缩性很强的三连音,仿佛是托斯卡在喃喃细语,是情感的表达更加真实感人。这种宣叙咏叹风格与威尔第后期作品一脉相承但又不完全相同。就像《星光灿烂》开始部分,是宣叙与咏叹交替出现,在开始的宣叙旋律过后就是一段哀婉的咏叹旋律,这样可以使歌剧的风格更加鲜明,使情感高潮层层推进,最终迎来全剧的总高潮。卡伐拉多西的咏叹调《今夜星光灿烂》是剧中最著名的咏叹调,是卡伐拉多西在第三幕中所唱。黎明,他走上刑台,即将被处决。远远望见梵蒂冈和圣•保罗大教堂,天空清亮,星光闪烁,一道暗淡的光线预示着黎明的到来。卡伐拉多西深情唱到:“……甜蜜的亲吻,和那多情的拥抱,使我多么惊慌,她面纱下美丽的面容和身材……”正是因为作者把最丰富的感情融汇于完美的形式中,使这首咏叹调永传后世。
  普契尼一生写了十二部歌剧。普契尼成熟期的歌剧试图弃分曲制,以多段体的咏叹调与大型的重唱与合唱组织起自己的音乐。他也通过复合功能额重叠和弦以及调式和声进行造成的游移朦胧,克服段落之间的停顿。此外,在很多过度和发展的段落中他让乐队担当旋律的主体,而声乐部分以镶嵌部分音调的方使声乐、器乐获得水乳交融的一体进行。普契尼歌剧《托斯卡》旋律动听,充满伤感色彩,感情真挚,表现细腻,使其成为了歌剧艺术史上的永恒经典杰作。

浅谈音乐的戏剧,戏剧的音乐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