傩蜡文化视野下的关索戏

时间:2018-03-14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摘 要:遗存于澄江小屯村的关索戏,渊源于原始巫术、民俗宗教及傩蜡文化。关索戏属于军傩,仪式与崇祭戏剧保护神“乐王” 有关。关索戏产生遗存是在澄江地区特殊的自然地理环境基础上,经不断增饰神话传说而成, 同时关索戏在当地承载着调和阴阳、增进健康、祈愿丰收平安的功能和意愿。

    关键词:关索戏;傩蜡文化;意蕴遗存

    在云南省玉溪市澄江县阳宗镇小屯村的关索戏,其演出剧目、角色、面具都很简单。现存的剧目仅“取长沙”、“古城会”、“三战吕布”、“刘备点将”、“三请孔明”、“收周仓”、“收姜维”、“过五关斩六将”、“长坂坡”、“花关索” 等。关索戏四十多出剧目的最大特点,就是只以三国时代蜀汉君臣将帅的勇武智谋为题材。角色主要为关索、刘备、孔明、关羽、张飞、甘糜二夫人、魏延、赵云、马超、黄忠、鲍三娘、周仓、吕布等,演出人员加上马童、龙套、锣鼓手等,共约4O余人。这些角色都由小屯村村民担任,且每个角色的演出者固定,世代传袭。

    关索戏演出时无需化妆,只需要将事先专门制作好的面具戴上即可。演唱关索戏时,无琴弦伴奏,只配以锣鼓,说中有唱,唱中有白,且唱白都用澄江本地方言。关索戏发展收稿日期:2011—08—15· 168 ·演进及历史与滇剧相互影响,至今二者的面具和服饰均相似。目前专家研究指出关索戏渊源可能与贵州傩戏相关,二者都应属于军傩系列。

    一

、关索戏的傩蜡文化思想渊源傩蜡(zha,四声) 文化,包括傩仪、蜡典、傩戏及其相关事项作为一种原生态或原始性民俗宗教艺术,以活化石的状态遗存于长江流域,成为影响西南民族日常生活和心理的节庆仪式性文化和艺术力量。⋯ 同时“云南‘关索戏’ 演出前的仪式手续证明着它原来与巫术、宗教的联系。”⋯我们知道原始宗教-f~flJ或原始性民俗宗教文化的一个特征是主体运用神力,即主要通过巫术等特殊的方式以求获得超自然力量。巫最初是女性,它的主要特征便是以舞娱神,舞是手段,娱神是目的。巫者,“祝也,女能事无形,以舞降神者也,象人两袖舞形,与工同意。” 典籍《商书·伊训》记载“敢有恒舞于宫,酣歌于室,时谓巫风。” 疏日: “巫以歌舞事神,故歌舞为巫之风俗也。” “巫风” 之所以表现为“恒舞 ’、“酣歌” 的形式,其根本原因在于巫术的本质决定“巫” 相信,使用“象征性模拟” 的行为就能达到行术者所预期的目的。巫术就是指人们通过一定的宗教仪式,对鬼神等神秘的力量表达情感以寻求超自然、超人间的力量来解决现实问题的活动,它包括占卜、祈禳、驱疫等。巫舞与傩舞关系密切,在《周礼·夏官·方相氏》中日“方相氏掌蒙熊皮 黄金四目,玄衣朱裳,执戈扬盾,帅百隶而时傩, 以索室殴疫。大丧,先柩,及墓,人圹, 以戈击四隅,殴方良。”这段关于方相傩仪较早的记载说明两点,一是从大方相归属于夏官司马(武官) 来看,时傩属于武事;二是定期举行的傩舞傩仪的基本功能是驱逐鬼疫,具体包括索室而殴逐疫鬼;在重 k丧葬仪式队列里走在灵柩之前,以免凶邪恶鬼危害棺材里的死者;在墓坑或墓室里,驱逐危害死者的鬼怪。巫舞和时傩在娱神的同时重心慢慢转为娱人,进而发展成为戏剧,清人杨静亭在《都门纪略》指出“盖以涂面狂歌,借以驱疫,虽非演戏,而戏即肇端于傩与歌斯二者。” 元明时期,傩舞傩仪又吸收杂剧的文化元素,如《池州府志》言傩舞“妆神像,扮杂戏,震以锣鼓,和以喧号。” 关索戏简单的以三国时期蜀汉历史英雄人物为角色,在世俗化和艺术化的混沌交错状态中遗存至今,实质则蕴含着傩蜡文化思想,对此,刘锡诚先生指出傩文化“共同特点是在保留着傩戏功能的基础上,把诗、神话传说、歌(包括音乐,主要是打击乐)、舞结合在一起,借助面具的象征力量,以表现人希图控制现实、主宰命运的强烈愿望。”在原始民族宗教信仰里,巫术与宗教常常交融在一起,但巫术与宗教还是有区别的。

    二者本质上“都是在对外在世界不可把握的情况下的一种接近神秘世界的尝试。” 。‘‘巫术是宗教产生的基础,宗教是更高一级的意识形态,宗教包含着巫术的内容。” “巫术可定义为一种与实际活动的打猎、捕鱼、放牧等紧密联系的仪式。” “人类学家都清楚,许多原始社会当中,土人们都谈到了人类最基本和最神圣的仪式, 即通常所说的宗教性仪式,他们说如果不举行仪式,食物收获就靠不住。” 在西南地区,虽然各地对“傩”的称呼各异,但基本标志或符号,如面具和法器以及傩文化的功能却大体相似。时傩的目的不外乎消灾魔,驱鬼辟邪,祈愿福祉、保佑平安等等。关索戏演出前的农历腊月双数吉日,在小屯村五显庙中正殿神位上,贴上“敕封有感风乐王” 字样,神位右旁书“声音童子,\’,左旁书“鼓板先师”。演出之前和演毕之后,都要朝拜乐王。演员在演出之前三天就要斋戒沐浴,单身独宿。在腊月吉日这一天,全体演员以虔诚的态度祭拜乐王,整个傩仪隆重神秘。全体演员跪拜,念《领牲词》:“关索乐王关索经,传与世上众生听。刘备关羽张翼德,桃园结义万古名。东奔西逃无亲谊,三请孔明佐圣君。四川I成都兴王室,五虎上将保朝廷。只因刘家天下满,忠臣义士狂费心。忠臣逝世归天界,上帝封为三圣君。十八大将封成神,保护人民得安宁。哪处顶戴保哪处,善男信女要齐心。若有不信冒犯者, 当时灾星降来临。善男信女齐定信,保佑人畜得清平。” 完毕献祭鸡猪,并将鸡血淋在纸钱上,然后再烧钱化纸,顶礼膜拜。仪式过后,就开始“练武”,其实是排演剧目,并培训新演员。一直排练到除夕前,演员再次在寺庙里用大锅烧水净身三次,净身后,演员集中住宿于寺内,从正月初一正式开演,一直到十六正式演出结束后方可回家。正月初一这天, 吃过早饭,所有演员穿上戏装,戴上面具,在两面飞虎方旗指引下,张飞、关索在阵前,刘备、孔明压阵后,在村中挨家挨户祝贺,称“踩家”。到附近集镇、村落去踩,又称“踩村”、“踩街”,以示消灾魔,驱鬼辟邪,并保佑村落六畜兴旺,五谷丰登。踩完村落后,就在村中广场演出。正月十六演出结束后,再次以鸡献祭乐王,并焚香捧送“敕封有感风乐王” 神位至村旁南潭泉口,伴以纸钱祭拜烧掉。整个过程庄重神秘, 充满对未知力量的敬畏和崇拜。
傩蜡文化视野下的关索戏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