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广西水彩画的融合与发展

时间:2018-03-18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摘要:本文着眼于水彩画在广西的发展趋势,进而分析当代水彩画的发展方向。借由此次画展,提出自己对当今水彩画本体语言方面存在的问题,给予浅析。对于日后广西水彩画的融合与发展来说,需要多方面的努力,提供更广阔的空间。
  关键词:水彩;北海;桂林

   水彩画展在桂林举办的次数不多,多以油画和国画为主。而此展目的是为了促进广西水彩画的发展和城市间,水彩画的互动。
  北海地处沿海,碧海蓝天,给予北海人民以海为家,以船为生的生存环境,画展中许多画家都用画笔描述着北海的生活,他们的题材多选择有渔船、铁锚、鱼、渔网、渔民、教堂……这些与当地人民生活息息相关的题材,有的是写生,有的是创作。给我们呈现了一个生动而真实的北海,也为打造“ 北部湾画风”做出力所能及的努力。
  桂林处于广西北部,素有山水甲天下的美誉。但是同样在广西,地域特色都很明显,桂林的美在于它的青山秀水,无数的画家都愿意到漓江去,用水墨,或油画或水彩的方式表现漓江的日出日落,及烟雨朦胧的景象。江和水代表了桂林特有的地域风景特色,画展中桂林的水彩画家用水和色,勾勒出了一幅一幅关于桂林树、江、山、水的秀丽景色。
  现代水彩发端于英国,于18世纪后期成为独立的画种。水彩画在中国发展历史不过百年,是舶来的画种之一。由于北海、桂林在地理环境、人文环境上的差异,使得水彩在题材、表现手法、理念上有所不同。随着时代的发展,水彩画面临许多困境,那就是如何保持本体语言,也就是画种的独特性。就此次画展,展开自己对水彩在借鉴和融合其他画种方面的探讨。
  一、当代视觉语境下广西水彩画的发展
  广西美协副主席蔡道东说:北海“大海画派”与桂林“大山画派”、南宁“大地画派”在广西美术界已呈三足鼎立之势。他希望把北海建设成为全国水彩画基地,让北海的水彩画走出广西,走向全国,走向世界。在大的时代背景下,北海水彩也受整个大环境的影响,要做到“和”而“不同”。
  当代水彩画大致的发展方向是:一方面,水彩画家在水彩技法上有的放矢,有的倾向于写实,继承传统西方水彩画画法,客观真实地反映绘画主体;有的倾向于唯美表现创作主体,创作出情绪和独特的个体样式。另一方面,随着时代的发展,促使水彩画更具多元化、商业化方向发展,水彩画家的作品有的张扬个性,有的顺应时代需要。如肖畅恒的《铁锚》、《祥和渔家》;蔡群徽《有序的风景-南方》;王可大的《林中》;李嘉林的《记忆中的卵石》;蔡道东的《渔灯灿灿》、《港湾》等。
   二、求新求异却脱离了水彩画的本体语言
  (一)过分强调画面效果
   1、一味追求“奇”和“异”的视觉效果
  只为画面第一眼夺人的效果,色彩上,运用鲜艳、明度、纯度高的颜色,发布画面,看似夺人眼球,块面与块面的对比很强烈,但却缺乏内容,过分强调和追求形式美。第一眼感觉画面很抢眼,但深入咀嚼下去却食之无味。另外受现代设计元素的影响,画家在表现现代题材的时候,绘画并不是用以抒情和达意的,而只是需求画面的“奇”和“异”带来的刺激和冲动。画面主体变得不那么“实在”,反而“虚幻”和难以捉摸了。并且为达到画面的效果,采用了非水彩材料技法,而此举带来的效果是我们要慎重考虑的。
  效果好在展览中的操作可行性,势必影响水彩的发展,这种视觉形式代替了感动与沉思。
  2、过分的逼真写实
  在各类展览中,我们可以见到一些,用水彩画的过分逼真和写实的作品。很难以区分一张照片和一幅画有任何的差别。阿恩海姆在《视觉思维》中说:“每一幅画都是一种陈述,绘画不是呈示出物体本身,而是对物体的一系列说明和陈述——一副绘画,如果不能形象地陈述有关的问题和主张,它就是无用的、不可理解的和模糊的,这样的绘画还不如一张白纸。”
  当看到这类作品的时候,可以感叹作者对于客观事物真实的把握,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我们可以把它理解为,作者是在炫耀其扎实的基本功,也可以认为作者是不动脑筋的“画匠”,不懂得提炼现实生活中的美,反映在作品中的“美”,是那么的直白而不加修饰。
  发生于作者内心的情感和激情,才能创作出打动人心的作品。
  (二)画面中掺杂多种材料
  水彩画在500多年的发展、变革中,促使水彩语言更加丰富。由于水彩作为一种独立画种的存在,深深受着其他画种的影响。于是其他画种所运用的材料、工具就不自觉地渗入到水彩画的写生和创作中。传统的水彩画纸已经不能满足画家对于艺术美的追求,拓展到对于其他画种表现绘画工具上的尝试。比如更多画家选择卡纸、宣纸、皮纸、新闻纸,乃至画布和木板。
  当代的水彩画借鉴和融合了其他画种的材料,辅助材料的加入也丰富了水彩画对于题材的创作,包括:松节油、胶水、立德粉、色粉、食盐、丙、蛋黄、沙粒、乳白胶、墨水等。
  在对水彩画的本体语言缺少研究的情况下,结合“中国画”、“油画”、“版画”等画种思维来理解水彩语言,必然会创作出“中国画味”、“油味”、“版味”的水彩画。
  因此好好研究各种材料在绘画中的表现,就不会出现水彩绘画语言界限的模糊化。
  三、创作中需要挖掘水彩画的本体语言
  语言是为创作服务的,掌握绘画语言,不仅可以创作出丰富的画面效果,也可以传达出作者通过作品创作出丰富的画面效果,也可以传达出作者通过作品所要表达的精神内涵。对水彩本体语言的探索和挖掘,再加上自己对美的独特理解,能运用到水彩画创作中。然而我们不能脱离水彩画的本体语言,盲目地进行探索和挖掘。
  对于本体语言的把握至少需要理解水彩语言的基本要素。包括材料上,以透明水彩为颜料,水彩纸作基底,以水调和;技法上以水调色,以纸底白色代替白颜料塑造画面;审美上以西画审美追求为基本原则。肖畅恒的作品《铁锚无声》合了多种水彩画技法,以现代构成组织画面,讲究线面穿插和节奏,具象与抽象结合,突出主体,虚化背景。色彩鲜艳、明亮,色调清新明快,所追求的是一种意境美。水的流动性与色彩的碰撞、交融必然导致偶然性的发生。偶然性的产生也为创作提供了广阔的想象空间。著名水彩画家王维新将速写之线引入到水彩中,正如他所说“形随线至,线赋予形神的格调”。
  四、 结语
  广西北海、桂林两城市间的交流,给两地水彩画家带来更多表现机会,也为展示广西特有的地域特色创造了条件。石涛的“笔墨当随时代”,更顺应了时代主题。绘画作品如果脱离时代特色和时代精神,仅局限于画家自我的思维中,那作品缺乏生动和美感。大自然赋予我们独一无二的视角享受,我们也应当回馈于自然的美丽。用水彩的方式来表现广西的美是再好不过的选择。无论采用西画还是国画来表现现代生活题材,都要与时代相融合,坚持独立发展。在创作过程中,不是把水彩当作兼容包并的大杂烩,无论是哪个画种的材料、技法、理念都套用到水彩中。虽然画面效果好,可是却能导致水彩画迷失,以至于该画种的消亡。当然其他画种是可以借鉴到水彩的创作中的,但是“度”还是需要画家们去把握,材料的选择性越多,把握不好,更是自我的迷失。

浅谈广西水彩画的融合与发展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