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凡十一脏,取决于胆也”

时间:2018-03-24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摘要】本文通过对十一脏取决于胆的探讨论述了胆与脏腑之间的相互联系,指出正确地理解胆的生理功能,有利于提高治疗效果。
【关键词】《内经》 “凡十一脏,取决于胆也” 浅谈
        “凡十一脏,取决于胆也”。出自《素问•六节脏象论》。从古自今,历代医家对此论述颇多,总括起来不外两个方面。一是,五脏六腑起决定作用的是胆。因胆主春生之气,万化之源,春气升则万物化安,胆气升则十一脏之气皆升,故“凡十一脏,取决于胆也”。二时,胆主决断。《素问•灵兰秘典论》云:“胆者,中正之官,决断出焉。”也就是说,人体脏腑的正常神志活动主要取决胆的功能。以上两种说法虽各有道理,但也有不足之处。如人体是以五脏为中心,心为君主之官,但人体的精神、意识、思维活动的最后决定,必资于胆。胆主决断,刚正果断,为中正之官,对外界事物能做出正确的判断,对人体的神志活动起着调节作用。马说“盖肝之志为怒,心之志为喜,皮之志为思,肺之志为忧,肾之志为恐,其余六脏,孰非由胆以决断之者乎。”所以说,十一脏的功能正常与否,主要取决于胆的功能。胆气状,则邪不可干。因此,二者应当和参,相辅相成,融会贯通,运用于临床。单独强调一方的作用,而忽视另一方的作用,都是欠妥的。
        《素问•奇病论》王冰注:肝胆相连,共同疏泄气血,调畅气机,使脏腑气血通畅,气机升降平和。胆附于肝,二者相为表里,胆主决断主导肝的正常疏泄,对人体的精神、情志、意识、思维,起着果敢决断的作用。 《素问•奇病论》云:“夫肝者,中之将也,取决于胆。”如肝胆不和,则见虚烦少寐,或恶梦惊恐,触事易惊或善恐,短气乏力,目视不明,口苦等症。
        《素问•灵兰秘典论》云:“心者,君主之官也,神明出焉。” 《灵枢邪客篇》云:“心者,五脏六腑之大主也,精神之所舍也。”心为君主之官,五脏六腑之主,是神志活动的主宰。而胆经的经别“上肝、贯心”(《灵枢•经脉别论》)。胆与心气想通,心主神明,而胆主决断,两者相互协调,紧密配合,以维持神志活动的正常。若胆主决断,两者相互协调,紧密配合,以维持神志活动的正常。若胆主决断之功能失职,上扰心神,则见心悸不宁,失眠多梦,胆怯易惊或哭笑无常,犹如人将捕之等症。
        《血证论》云:“肝主疏泄,胆中相火,扣不亢烈,则为清阳之木气,上升于胃,胃土得其疏泄,故水谷化。”《内经》曰:“邪在胆,逆在胃,胆液泄则口苦,胃气逆则呕苦,故曰呕胆。胃移热于胆,亦曰食亦。”脾胃之运化功能,取决于胆汁的正常排泄。若胆汁排泄不利,影响脾胃的运化功能,而见胃脘胀满疼痛,食少,腹胀,便等症;若胆汁上逆,则口苦,呕吐苦水;胆汁外溢肌肤则出现黄疸。
        《素问•气厥论》云:“胆移热于脑,则辛鼻渊。”胆失和降,其火郁而上冲于脑,清灵之府失宁,故见晕目胀,耳鸣口苦,癫狂等症;鼻通于脑,所闻香臭归于脑,胆热上扰清窍,脑受其热,故见鼻渊,或见鼻衄等症。
        《血证论•总论•脏腑病机论》云:“相火之宣,布在三焦而寄居胆腑……。”少阳之脉历三焦而布胸胁,三焦为手少阳和足少阳所主,二者相互贯通。若胆郁气滞,三焦气化失司,影响水液的正常排泄,以致水液内停,故见痰饮,水肿,淋病等。
        《素问•六微旨大论》云:“升降息则气立孤危”和肺气之降,肾气之升,皆赖乎胆气。胆的功能正常与否,直接影响到肺肾两脏,若胆气和则两脏功能正常。胆气失和则肺气不能肃降,肾气不能升腾,而见气短,咳喘气促,动则尤甚等症。
        《素问•阴阳离合论》云:“太阳为开,阳明为合,少阳为枢。”也就是说,太阳主表,阳明主里,少阳介于半表半里之间。胆为三阳经之枢纽,胆的功能正常与否,直接关系到手足太阳。手足阳明的正常功能,而出现种种病证,如《伤寒论》172条,太少合病的黄芩汤证。256条,少阳阳明合病之大承气汤证等。
        综上所述:胆主决断,五脏六腑起决定作用的是胆,二者是相辅相成不可分割的。如果只注重胆主决断,片面强调其重要性,而忽略了心肝等脏调节神志活动的作用,这对胆主决断的作用也有一定的影响。另一方面,五脏六腑起决定作用的是胆,这种说法显然不够确切。因人体是以五脏为中心,强调以五脏为中心的整体观。也就是说,五脏生理功能活动能够统率全身整体的生理功能。正如《甲乙经》曰:“胆者,中精之府,五藏取决于胆……。”因此,要认识到五脏六腑中起决定作用的是胆。同时,又要正确理解胆主决断这一生理功能,掌握“凡十一脏,取决于胆也。”的深刻含义,只有这样,才能在临证中起到妙手回春之功。
浅谈“凡十一脏,取决于胆也”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