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国高校信息公开法律制度研究

时间:2018-04-02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论文摘要]制定全国性的统一法规是高校信息公开规范化的基本路径。高校信息公开法律制度的确立具有理论和实践层面的合理性根据。制度建构的实体内容涵括公开当事人、公开与豁免公开的信息范围等方面。制度建构的程序规范分为主动公开和依申请公开两种,另外还包括高校信息公开工作机构、举证责任等内容。为确保高校信息公开能落到实处,教育部新颁《高等学校信息公开办法》进行了信息公开年度报告制度、社会评议制度、责任追究制度等相关的制度设计。

  [论文关键词]高校信息公开 法律制度

  一、高校信息公开法律制度的出台背景

  在一个以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文化多元化为时代标签的现代社会,信息公开的原则几乎被推及于所有的社会生活领域。随着高等学校日渐走出象牙塔并迅速地融入社会的中心,公众对高校信息公开的实践热情与制度期待日趋高涨,对事关高校建设和发展的重大问题及其他与公众切身利益密切相关的热点、难点和焦点问题的关注程度不断提升,他们希望知情出力,企盼公平公正。据2009年3月《中国青年报》通过新浪网进行的一项较大规模的社会调查显示,98.1%的人认为高校作为提供社会公共服务的单位应尽快实施信息公开。然而综观我国实践中的高校信息公开状况,我们认为存在的主要问题是:由于高校信息公开立法进程滞后、法律制度供给不足,致使高校信息公开的形式化、随意化、非规范化严重,信息公开系统性不强、涉及面不广、深入性不足,高校违反信息公开义务的责任追究缺失法规支持,无法形成对高校的刚性约束力。应当认识到,规范化的高校信息公开必须依托于制度建设。制度建设是指群体和组织的社会生活从特殊的、不固定的方式向被普遍认可的固定化模式转化的过程,制度化也是整个社会生活规范化、有序化的变迁过程。我们认为高校信息公开化进程的不断演绎与稳定推进只能借助于制度化的法律规范对信息拥有者所形成的强制约束力。另外,2008年5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信息公开条例》已正式实施,条例把包括教育在内的公共企事业单位作为政府信息公开工作的重要主体,明确其实施办法由国务院有关主管部门制定。

  令人欣喜的是,为了保障高校师生员工与社会公众依法获取高校信息,促进高校依法治校,充分发挥高校信息的服务作用,教育部以《高等教育法》和《政府的信息公开条例》为依据,紧锣密鼓地进行高校信息公开立法工作,随即以教育部规章的立法形式对有关高校信息公开的政策文件进行整合,以期形成一部全国统一的高校信息公开法规。教育部于2007年底至2008年上半年组织开展了全国范围的校务公开调研,所涵盖到的学校有4万余所,其中高校1870余所。2008年6月初教育部形成初稿,并先后14轮征求了省级教育行政部门、有关高校及法律、高教管理、信息公开方面专家,以及国务院有关部委的意见和建议,特别是2009年4月2日至17日通过教育部门户网站和中国的 政府法制信息网公开征求了社会各界的意见,使之不断完善。2010年4月6日,教育部以第29号令发布《高等学校信息公开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并已于2010年9月1日起施行。《办法》共5章32条,明确了高校信息公开的目的、依据、适用范围、原则、职责分工,对高校信息公开的管理体制和工作机制、公开的范围和内容、公开的程序和要求、监督和保障等做出了具体的规定。

  应当承认,制定全国性的统一法规是高校信息公开规范化的基本路径,《办法》的发布实施,对于进一步深化高校校务公开,促进依法治校,提高高校管理水平和工作透明度,保障师生员工和社会公众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等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本文将基于对教育部新颁《办法》的全面分析,沿循我国高校信息公开的立法逻辑和制度框架,对高校信息公开法律制度的确立根由、实体内容、程序规范、监督保障等问题展开系统化的研究,以期助益于正在稳步推进之中的高校信息公开工作。

  二、高校信息公开法律制度的确立根由

  高校信息,是指高校在开展办学活动和提供社会公共服务过程中产生、制作、获取的,以一定形式记录、保存的信息。所谓高校信息公开,即高校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按照一定的程序,将办学信息及时、准确地向学校师生员工或社会公众公布。众所周知,任何法律制度的建构都必须具有理论和实践层面的合理性根据,当下学术界对于我国高校信息公开法律制度之确立根由的探究主要是从如下方面展开的。

  (一)信息公开与高校发展“问计于民”

  我国高等学校经历三十多年的发展,已经到了一个亟需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按照市场化的思路、国际化的眼光、现代化的理念,谋求高校可持续发展的战略性时刻。在这一关键时刻,高校通过切实推进信息公开,主动释放办学信息,加强与社会公众的沟通交流,能够集思广益、吸纳民智,真正落实“问需于民、问智于民、问计于民”,提升高校决策的质量和公信度,为高校发展寻求新的“突破点”。诚如有学者所指出的:“信息利用服从于收益递增规律(increasing return),即信息利用存在着不断增加的回报,信息被利用得越充分,其产生的收益就越大。”高校发展战略性规划和决策的生成,离不开“公众的敏锐嗅觉、主动参与和大声呼吁”,惟其如此,才可能更好地发挥公众的认同和提示作用,因为“公众呼吁有助于一个充满活力和积极向上的政治程序的形成,而退出却对此具有破坏性作用”。

  (二)信息公开与遏制高校腐朽

  高校信息公开的现实依据之一乃是我国高校的“信息屏蔽”、“信息黑箱”状态及其所促成的权力寻租。当前高校腐朽事件的频频发生决不能简单化地归咎于某些高校教职员工道德素质低下以致违法乱纪,更深层次上应是制度设计本身的缺陷问题,其根源在于没有确立高校信息公开制度,实现高校权力行使过程的公开与透明,致使高校权力运行的某些环节处于“信息黑箱”状态而促成了权力的寻租。有学者指出:“高校中无论是教材设备采购、基建招标中的商业贿赂,还是违规招生、买官中的权钱交易,都是在权力失去制约与监督时,在暗箱中进行操作,带有极强的隐瞒性。因此,要铲除腐朽现象,首先要铲除滋生腐朽的条件,健全管理制度,让公共权力在阳光下运行,使办学行为在规范中进行。”

  

关于我国高校信息公开法律制度研究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