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全球化背景下的高等教育及其治理

时间:2018-04-02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论文摘要]在全球化背景下,高等教育的发展呈现了诸如自治性增强、市场化倾向增大、专业性强化等特征。顺应全球化新形势,必须以新的视角对高等教育进行治理。建设高等教育强国,必须树立国际意识和全球意识,以具有国际性和国际竞争能力的高等教育来应对全球化的挑战。要积极参与国际高等教育事务,加强交流和沟通,努力形成以全球市场为导向,市场与理论、素质并重的中国高等教育发展体系。

  [论文关键词]高等教育 全球化 治理

  在全球化所带来的各种影响中,对教育的影响也许是最为深刻的。在各种实体、部门或机构对全球化的反应和回应中,教育机构的反应和回应也许是最为影响深远的。本文立足全球化背景,探讨全球化对高等教育的影响及其治理问题。

  一、全球化与高等教育的相关性

  全球化(特别是经济全球化)对世界各国政治、经济、文化及社会的影响已是人们在各个方面都能感知到的事实。全球化和高等教育的关联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全球化给作为教育之背景的各国经济、政治、文化、法律等带来了很大的冲击和影响,而这些作为教育之背景因素方面的变化会很快反映到高等教育中来。例如,随着全球市场渐趋形成且市场逻辑大行其道,高等教育领域也相应地出现了产业化和非产业化的论争、市场化与去市场化的论辩,以及高等教育是否属于公共产品的大讨论。而全球经济、政治、文化等方面相互联系、相互渗透及相互依存程度的提升也大大强化了全球高等教育机构之间的沟通和了馋,全球高等教育的开放程度得以提升。另一方面,高等教育自身的变化也是全球化的一个重要方面,这个被论者冠以教育全球化的过程正变得越来越明显:全球留学生数量急剧增加,教职的聘用越来越面向全球,教育科研成果在全球范围内被广泛使用,办学经费的来源越来越多元化。

  其次,全球化对高等教育本身的影响和冲击可能比其他任何领域都要强烈。一定意义上说,高等教育机构是一个国家心智的集散地,由于高等教育机构在一个国家政治、社会、文化等方面的核心地位,它们对全球化的感知可能比任何其他机构都要深刻和强烈。正如有的学者所指出的,高等教育正处在一个信息开放的环境中,国家边界经常被穿越,各种身份、认同在对彼此的接触中不断被塑造和重塑……这是一个不完美的一体化安排,其特征是接触和交流的模式很不稳定且变化无常,存在许多自治和分离的区域,以及或稳定或不稳定的科层结构。

  再次,我们也不能忘记高等教育机构又是深深嵌入到一个国家的政治、社会及文化框架中的,它们在具体操作、规制和管理上又基本上是地方化的。由于高等教育机构在一个国家中的核心地位,各国在应对全球化的策略选择上肯定会把高等教育机构当成战略重镇,一方面各国可能会向高等教育机构寻求全球化的应对策略,而另一方面,也是更为重要的方面,各国几乎一定会利用本国的高等教育来对全球化的某些方面作出反应。

  最后,与以上各方面都相关但又有其自身意义的是,全球化对高等教育的背景和高等教育本身的复杂影响以及高等教育在一国中的核心地位等方面都使得人们在正在变化的条件下对高等教育的管理规制、未来发展、合法性等问题提出许多新的主张和看法,或者说,至少人们开始认真思考和对待其中的某些问题了。

  二、全球化背景下高等教育的新特点

  从全球范围来看,全球化背景下高等教育的发展有如下明显趋势:

  首先,全球范围内政府对高等教育机构投入的减少。来自澳大利亚、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丹麦、法国等十一个国家和地区的资料显示,这些国家和地区中的多数政府在高等教育投入方面保持不变或减少。表面上看,我国虽然每年对高等教育的投入都在增加,但是考虑到扩招等因素对教育投入的分摊,我国教育方面的投入似乎也没有多少显著的提高。这种资金投入上的减少带来的一个直接问题就是高等教育机构除了接受政府的投入外还要另外寻找获得资金的渠道。如在澳大利亚,政府已经明确表示院校必须寻求非政府资金来源。这些来源包括从工业和其他私人来源得到的研究经费、对海外学生的全额收费、有时向澳大利亚本土学生收取的费用。另外,院校还在积极地谋求捐款,更多地从事短期教学和出售短期课程、咨询服务及其他类似做法。每一所大学都已建立了自己的公司来出售学术产品,尤其是研究成果。

  其次,当前全球大部分高等教育机构在其制度设定、组织安排、课程设置和资金管理等方面正享受着越来越多的自治。主权国家对高等教育机构的控制和管理正在逐渐强调非直接的、调控型的管理方式,而这些方式中很重要的一种就是对资金投入方面的控制。政府通过增加或减少对特定高等教育机构的投入而在实际上仍然享有着对这些机构很大的控制权。有论者认为全球教育经历了趋同、趋异到部分重新趋同的过程。趋同的过程古已有之,从孔子周游列国的讲学,到柏拉图的学园,在国家没有或基本没有控制高等教育的情况下,这种趋同缓慢但连续地进行着。趋异的历史至少也有五百年左右,其中宗教改革和斗争、民族国家的兴起以及民族主义的滥觞(以法国大革命为重要标志)等是这一趋异过程中的重要力量,作为结果,“学习世界被扯得四分五裂”。部分重新趋同的过程即我们当下身处其间的过程。在这一从趋同到趋异再到部分重新趋同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主权国家对高等教育机构控制的强化或弱化是其中一个重要的(也许是最为重要的)因素。当前高等教育机构自治程度的增强有利于教育的趋同化发展。

  再次,将高等教育的“产品”与市场联系起来的需求正在强化。这越来越意味着高等教育机构要在经济、社会及文化等方面为其“产品”负责。而学生和学生所在家庭也越来越重视学历和学位的市场价值。一方面,国家为了发挥高等教育机构在发展和促进经济方面的作用而在投入上普遍地向能带来更大市场收益的学科和专业倾斜,另一方面,国家在教育投入上的整体性减少所带来的不同程度的学费增加以及全球就业压力加剧等,使得学生越来越多地考虑自己将要从事的专业和将要拿到的学位的“市场价值”。如当前中国教育中出现的“考证热”现象就是明证。另外,高等教育的市场化客观上也加剧了高等教育机构之间的竞争,作为高等教育的消费者,学生及其家长“用脚投票”的权利在高等教育市场中得到了很好的实现。

关于全球化背景下的高等教育及其治理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