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学者如何解读民族主义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时间:2018-04-07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摘要]民族主义在西方主要被看做一种政治单位与民族单位的同一性的诉求,既是一种文化类型,也是一种政治类型。民族主义或源于欧洲(欧洲学者),或源于美洲(个别美洲学者)。当代世界民族主义问题主要源于殖民历史及当代全球化。“民族自决”将随着殖民历史的终结而终结。

  [关键词]民族主义;西方

  一、何谓民族主义?

  一般认为(如英国厄内斯特-盖尔纳),民族主义是指认同政治和民族的单位的同一性的诉求。它既是一种社会思潮也是一种社会行动。美国学者阿姆斯特茨将民族主义的特性归纳为:与民族性相融的政治亲和力,合法性来自民族的公意,民族地位的表现为政权,政治忠诚最终诉诸于民族忠诚。这其中,人们要求实现民族自决的政治意愿乃重中之重。摩根索认为,传统的民族主义追求民族独立(国家主权),当代民族主义则是在民族国家的基础上开展某一族群的政治诉求。

  二、民族主义的类型

  普拉门那兹概括过两种被广泛接受的民族主义类型。一是西方民族主义,见于西欧与中欧洲;二为东方民族主义,见于亚洲、东欧及非洲。前者以英、法、德诸国为代表,为世界确立了经济、文化及政治惯例,目前,它们已经形成了民族大家庭,并把自己看做是全世界的领头羊。后者是“新近被拉进一种迄今为止都与其格格不入的文明的各族人民”,他们并未把自己祖传的文化调适得成功和出色,而是已经根据西欧的先进民族所确立的一些全球性标准来测量他们民族的落后性。这种东方型的民族主义伴随着一种从文化上重新装备本民族和使其转型的努力。他们不可能通过模仿那种异文化而简单地做到这一点,因为那时这个民族会丧失它的独特本性。这就形成一种深刻的矛盾:“它既是模仿性的,又对它所模仿的榜样怀抱敌意”。后者以中国、印度、韩国等国为代表。从整体上看,民族主义是一种文化现象,尽管它经常表现为一种政治形式。

  三、民族主义的发展历程

  西方学者多将欧洲的民族国家建立过程视为民族主义兴起的历史。民族主义大致历经了五阶段。1.欧洲民族国家制度框架初步形成。公共权力意义上的国家取代了国王意志下的帝国。2.上世纪20年代以来的民族国家独立。3.1918年之后,民族主义原理广被承认。4.族群歧视,以纳粹思想为著。5.后工业社会,经济一体化,民族国家之间差异减少,族群文化个性削弱。当然,即使在欧洲,并非所有的民族/国家都必然经历这些阶段。

  不过,关于民族主义的起源及其发展历程,美国学者与西欧学者有着不同意见。出生于中国的本尼迪克特·安德森把美洲的殖民地独立运动视为民族主义的发轫。他归纳了民族主义/国家发展的四阶段。1.“想像的共同体”。最早于18世纪在拉美而非欧洲产生,源自西班牙殖民地的精英。这种“克里奥耳”式民族主义,建立在经济利益基础之上,利用了欧洲的自由主义与启蒙观念,对帝国主义予以批判。2.“地方/语言民族主义”,即19世纪以来欧洲精英在推动统一方言时塑造的民族理念。早期的欧洲民族主义具有平民主义特征,如废除农奴制等等。3.“官方民族主义”。即统治者通过在被征服者身上强行实现语言(或其他文化)统一来巩固其统治的过程中形成的民族主义,主要表现为“俄罗斯化”,即通过国家行政自上而下地把文化的同质性强加于人。4.“新时期”,被殖民地区的民族主义者希望将民族主义的第二、第三阶段结合在一起,通过国家语言方面的文化政策塑造民族自信。

  至于民族主义发展的动力及催化剂,安德森认为,乃是近代殖民史以来的双语现象。宗主国与殖民地之间的流动越来越频繁,资本、政治地位的宗主与附属、现代教育的扩散,等等,创造了一个巨大的双语部门。知识分子、行政官员、高层管理者充当了双语沟通的人群。“印刷文字已经使得漂浮在同质的空荡荡的时间中的想象共同体成为可能……双语现象意味着通过欧洲的国语而接近的最先进现代西方文化,尤其是接近在19世纪的历程是产生于其他地方的各种民族主义、民族性和民族国家模型。”

  四、对当代民族主义现象的解读

  主要有两种思路,其一是纵向维度的历史观,关键词是殖民地区的民族自决。英国学者霍布斯鲍姆认为,当代民族分离主义主要源自历史。《凡尔赛和约》和《布列斯特一立陶夫斯克条约》使欧洲民族陷入孤立与不信任状态。一战之后形成的一些独立国家,沿袭了这种不信任的民族心理。在他看来,二战后获得独立的国家的基础,并不是民族自决,而是反殖民化。“一个国家若是经由反殖民化而建立,这意味着该国系从原有的殖民行政区脱胎而成,继承的是原有的殖民疆界。这样的疆界在划定之初,显然完全未曾考虑当地居民,甚至可能连当地有哪些居民都不知道……最普遍的情形是,独立一完成,各种冲突便告爆发”。

  其二是横向维度的结构观,关键词是全球化。史密斯认为,全球化带来了经济上的相互依赖。用吉登斯的话来说,现代传媒将地球时空压缩,地区的传统被弱化,并被抽离到全球体系之中。各种本土亚文化发现自己在汹涌而来的经济、政治与文化整合力量面前的弱势。诉诸传统文化或族群个性成为重塑族群自信的有效途径。

  在美国学者于尔根斯迈尔看来,全球化消弭了国家之间的界线,但也促成区隔。各种宗教及种族亚文化力图保持其个性,因而提出分离要求。按吉登斯观点,全球化背景下,国家对社会的专有型控制能力下降。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世界并不平衡,按照依附理论的观点,世界分为核心国与依附国。前者控制高科技与高附加值,后者提供原料及市场。核心国与依附国家之间的经济、政治及文化差距成为激发发展中国家民族主义的因素。这种心理上的拒斥导致种族排外心理。西方人总是担心外来移民抢走他们的工作岗位,享受他们的福利制度。

  五、民族主义的未来发展趋势

  在唱衰者如霍布斯鲍姆看来,民族主义可能会随着民族国家的式微而消弱。未来的族群将被整合整合到新兴的世界体系之中。

  其他学者则视民族主义为长久的存在。普罗门那兹提出,民族主义将伴随着国家之间的剥削、依附关系而存在。史密斯提醒人们注意民族主义的持久性,因为它“深深植根于每个地区特定的社会背景和特点鲜明的文化遗产之中。它从特定民族与特定共同体活动历史中提取意义和话力,努力与现代民族结合在一起”。总之,“民族主义是政治上的需要;民族认同具有社会功能;民族植根于历史之中。”

西方学者如何解读民族主义的过去现在与未来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