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作品中的方言因素与影视用语的规范化

时间:2018-04-08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摘 要]方言影视作品是备受人们关注同时也是最有争议的话题之一。从语用的角度看,根据方言因素在影视用语中所占的地位和比例,方言影视作品分为纯方言影视作品、方言特色影视作品、方言版影视作品等三大类,方言对影视作品的传播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同时方言在影视作品中面临着规范问题。
  [关键词]方言影视作品;方言因素;规范
  
  方言因素在文艺创作中的影响一直是备受人们关注的问题。“方言文学运动是我国文学界在20世纪40年代逐渐形成的为使作品更加大众化而开展的文学运动。它主要形成于南方方言区。由于有不少著名的作家和文艺理论家的提倡和参与,它由最初关于在作品中使用方言土语的主张逐渐发展到完全用方言写作,形成了一个有理论、有创作实践、有组织的文学运动,在我国新文学运动中产生了一定影响。”而随着大众传媒,尤其是影视产业的大力发展,方言则更多地因银屏而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尤其近几年,方言因素在影视作品甚至是电视栏目中都略呈上升趋势,而这与国家大力提倡的现代汉语规范化、纯洁影视用语的号召恰恰是相背离的。因此,也就引起了人们的更多关注和争议。
  
  一、影视作品中出现的方言因素及其分析
  
  从对带有方言因素的影视作品及部分电视栏目的分析来看,这些影视作品可以分为三大类。
  
  1 纯方言影视作品。
  纯方言影视作品是指完全用方言制作的作品,即整部影视作品中的对白都完全使用方言,且方言基本上没有进行任何人为的加工或改造,是没有经过任何“普通话化”的。方言因素成为整部作品的最大特色。
  典型的影视作品如《刘老根》、《马大帅》、《东北一家人》、《王保长新篇》、《外来媳妇本地郎》、《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疯狂的石头》等,典型的电视栏目如重庆的《雾都夜话》、济南的《拉呱》、《有么说么》等。这种影视作品一般是为了满足某一地域受众的需要而制作、利用方言因素来打造地域特色、彰显地域文化的,所以也获得了可观的收视率。如《疯狂的石头》以300万的低成本制作创下了2200万票房的纪录;《雾都夜话》2001年被评为重庆电视台最佳品牌栏目,2004年人选第一届全国“电视百佳栏目”等。
  而这些影视作品中出现的方言也比较复杂,综合起来可以分为两大类:北方方言系作品和南方方言系作品。其中北方方言系作品包括华北方言、东北方言、西北方言、西南方言等。如《刘老根儿》、《马大帅》、《东北一家人》等完全用东北方言,《西安虎家》、《一个都不能少》等用陕西方言,贾樟柯的成名三部曲(《小武》、《站台》、《任逍遥》)用山西方言,杨亚洲的《泥鰍也是鱼》用山东方言,《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用天津话,《王保长新篇》、《雾都夜话》、《山城棒棒军》等用四川话,陈大明的《鸡犬不宁》用河南方言,而宁浩的《疯狂的石头》则以四川方言为主,杂了各地方言。而在以北方方言为基本用语的影视作品中,东北方言的使用频率最高。东北方言是目前颇具影响力、传播较广的方言之一。东北方言是华北、东北方言的一个分支,与普通话也最为接近,因而随着普通话的推广和普及,东北方言也成为人们比较容易接受的方言之一。而这种方言之所以传播较广,与东北方言小品在春晚的热播、与赵本山的影响有很密切的关系。
  南方方言系作品则以粤方言为代表,如广东电视台热播的《外来媳妇本地郎》等。其中粤方言电视剧《外来媳妇本地郎》配有普通话字幕,在全国的影响也较大。粤方言成为影视用语,与粤方言的影响有密切关系。在全国的方言中,粵方言的影响力仅次于普通话,并且有“北上”的趋势。“进入新时期以来,国家加大了推普的力度,加上广播电视的普及,普通话在方言地区的影响日渐增强,另一方面,语言价值观念多元化了,方言优越感产生了,某些势力比较强盛的方言的影响也比过去增强了。其中最为明显的是粤方言。”语言或方言的强势,是经济、政治等因素的产物。粤方言、闽方言等南方方言,由于地区经济的高度发展也因而在语言上具有一定的强势地位。而对这一地域而言,由于经济的强势而引起的地域文化的盲目自尊表现在语言上,就是对本地方言的认同与对普通话的抵制。这也就是一些影视作品甚至电视栏目能够完全采用方言作为传播用语的深刻原因。
  
  2 方言特色影视作品。
  方言特色影视作品是指不完全采用方言作为影视用语的影视作品。有些影视作品采用半普通话半方言的模式或掺杂方言的模式来进行表现。而根据作品中方言使用的频率可以分为以下两种情况:
  (1)作品中只有某些人物或某个人使用方言对白,整部作品的主导用语是普通话或普通话式的。如《天下无贼》中的傻根儿一口河北话;《炊事班的故事》中的几位主角都带有很明显的方音,而且每人的方言背景都是不同的;《武林外传》中北方话、粤语、吴语、闽南语也是无所不包,剧中的女主角和男主角也都带有明显的方音。但综观这几部作品其基本用语还是普通话或普通话式的。毛孩在谈到《炊事班的故事》的创作时就特别提到了小毛的方言处理问题,而处理的原则就是既能体现方言特色,又能让人们听得懂,所以该剧在创作中虽然釆用了一些方言因素,但并不是采用原汁原味的方言,而是采用了“普通话化”的方言,即人们能够听得懂的方言形式。
  (2)只有某些人物带有方言背景,即带有方音,或使用一些方言词汇,但作品基本上没有使用方言来呈现地域文化。如《士兵突击》中的许三多,文化程度不高,所以他不了解“贵庚”是什么含义,所以他的对白也就不可能用比较标准的普通话,而在部队这个大熔炉里一个人的方音也不能不发生变化,所以许三多的方言是“普通话化”了的方言,而只在与家人对话时也说比较地道的土话。《金婚》中的佟志是四川人,所以佟志在一些特殊场合说四川话(如与佟母对话时)。这种方言因素事实上是客观需要的,不可避免的。正如佟母只讲四川话一样,是合情合理,自然而然的。
  
  3 方言版影视作品。

  在方言影视作品中,还有一类比较极端的现象,即方言版影 视作品的改编和传播,如美国动画片《猫和老鼠》的方言版(陕西、兰州、东北、北京、上海、山东话等多种方言版本);《武林外传》的陕西方言版;《简·爱》、《出水芙蓉》、《地道战》、《平原游击队》的四川土话版;《憨豆先生》的兰州话版等。这些影视作品是方言影视剧的另类,相对于原作唯一的噱头就是方言,作品唯一叫卖的也是方言,因而也是唯一用方言因素支撑的作品。

影视作品中的方言因素与影视用语的规范化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