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从脾论治高脂血症

时间:2018-04-09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摘要】高脂血症的发病,脾失健运是首要因素。因膏脂的生成与转化无不与脾的运化功能有关,故脾失健运是高脂血症发病的重要病机。脾是影响血脂正常代谢的关键,因而在健脾的基础上活血化痰,能有效地降低血脂。从脾论治高脂血症具有很重要的临床意义。
【关键词】高脂血症  脾失健运  中医药疗法
        高脂血症是体内脂代谢紊乱导致血脂水平增高的一种病症,是中老年人的常见多发病,与动脉粥样硬化、糖尿病、脂肪肝等病密切相关。中医无高脂血症病名,从其主要症状来看可归于中医学的“湿阻”、“晕”、“中风”、“胸痹”等范畴。高脂血症的病因有很多,但脾失健运是其发病的首要因素。因膏脂的生成与转化无不与脾胃的运化功能有关,故脾失健运是高脂血症发病的重要病机。所以笔者认为从脾胃论治高脂血症有很重要的临床意义。
        1 脾失健运是高脂血症的重要病机
        脾主运化,主升清,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素问·经脉别论篇》说:“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脾气散精,上归于肺,通调水道,下输膀胱,水津四布,五经并行,合于四时五脏,阴阳度,以为常也”。这说明水谷精微的运化输布,无不在于脾,当然也包括了血中膏脂的生成与转输。而血中膏脂来源于水谷精微,对人体具有濡润、补益、充养的作用。膏脂的生成与转输有赖于脾的生理功能[1]。因此,脾气充足,则输化正常,水津四布,膏脂可入内、溢外,发挥濡养的作用;脾气不足,则运化失常,水津不布,精化为浊,诸症皆起。可见,脾失健运是高脂血症发病的重要病机[2]。李东垣说“脾受胃禀,乃能熏熟五谷”。说明脾虚运化无力,或清气不升,浊阴独留而为痰浊,或脾不散精,精微不布,聚津为湿,聚湿为痰。过多的痰湿不能及时转化和排泄,留而不去,即成痰浊。痰浊一旦形成,既可阻碍脾胃的运化功能,使脾虚更甚,加重脂浊生成,又能直接浸淫血脉,造成西医所说的动脉粥样硬化等心脑血管疾病。
        2 脾虚可生痰
        饮食不节、情志所伤、运动缺乏、年老体衰等因素均可致高脂血症,但在其病理演变过程中,痰浊内阻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而脾为生痰之源。因此,高脂血症的形成与脾的关系最为密切。痰的来源有内源性和外源性两个方面。外源性的痰是嗜食肥甘厚味,生湿成痰。内源性的痰是脏腑(尤其是脾)功能失调,水谷运化输布失常而生。正如张景岳说“使果脾强胃健如少壮者,则水谷随食随化,皆成气血,焉得留为痰,唯其不能尽化而十留一二则一二为痰,十留三四则三四为痰矣”。因此,《内经》说:“惟脾土虚湿,清者难升,浊者难降,留中滞膈,淤而成痰,故治痰先补脾,脾复健运之常,而痰自化矣”。
        3 脾虚可生瘀
        脾虚不但生痰,而且生瘀。脾为气血生化之源,脾虚则诸气必虚。“气为血之帅”,“运血者气也”,气盛则血行滑疾,气虚则血流迟缓滞涩可形成瘀血。而瘀血形成后也将导致或加重高脂血症。现代研究表明:脾虚和瘀血都是会使脂质升高。如脾气虚时红细胞表面电荷减少,血液粘滞性增加,容易形成瘀血,进而引起高脂血症的发生。临床实验已证实,高血脂症往往伴有血液流变学的改变,具有“浓、粘、聚、凝”特点[3]。因此,脂瘀同生共存,相互搏结,共同构成心脑血管疾病的危险因素。        4 从脾论治高脂血症
        基于脾失健运是高脂血症的重要病机,所以笔者认为在治疗高脂血症时应从脾入手,调理脾的功能与化痰活血相结合,具体治法有以下3法。
        4.1 健脾益气、燥湿化痰 证见形盛体胖,肢体困倦,胸膈满闷,纳呆,呕恶,痰多嗜卧,舌淡苔白腻,脉弦滑。治以健脾益气,燥湿化痰。方选二陈汤,平胃散等加减。若痰浊化热兼口苦,舌红苔黄腻,脉滑数者,可选用黄连温胆汤加减。
        4.2 健脾益气、利水渗湿 证见肥胖,神疲乏力,身体困重,面浮肢肿,胸闷,便,小便不利,舌淡苔白腻,脉濡细。治以健脾益气,利水渗湿。方选参苓白术散加减。畏寒肢冷,气短者,加肉桂,重用参、芪以温阳益气,利水渗湿。 
        4.3 健脾益气、化痰活血通络 证见头晕乏力,面色萎黄,心悸气短,动则汗出,胸闷甚或胸痛,痛有定处,食少腹胀,大便稀,肢软无力、肌肤不仁,手足麻木或偏瘫,舌质淡暗或有瘀斑,脉细涩或结代,方选补阳还五汤加减。
        5 结论
        高脂血症的形成有一个漫长的过程,本病的发生、发展及转归均与脾的机能下降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脾失健运是高脂血症形成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病机,因此治疗高脂血症的关键当以健脾助运为主,正如《素问·奇病论》中论及“脾”时所述“治之以兰,除陈气也”,即运用辛平芳香,健脾运化之品,祛除体内的陈腐秽浊之气,使脾运恢复,水谷精微得以吸收布散,脏腑得以受气血及津液濡养。同时根据临床辨证,分清虚实,并辅以益气养阴、清热解郁、化痰除湿、活血化瘀等法,做到辨病与辨证相结合,以求标本同治。当然我们在治疗时要注重整体观念,在强调脾在高脂血症发展过程中的核心地位,但并不意味着因此而忽视肝、肾等脏腑。《素问·宝命全形论》说:“土得木而达”,肝主疏泄,能促进脾胃的运化,脾运功能的正常要靠肝的疏泄升发,故只有肝脾调和,才能升降有常,气血冲和。肾主藏精,为先天之本,脾之健运,化生精微,须借助于肾阳的温煦及肾阴的滋养;而肾中精气亦有赖于后天水谷精微的培育和充养,才能不断充盈和成熟。若脾失健运,久必及肾,所以在健脾的基础上补肾,也应给予足够的重视。因此,在高脂血症的治疗中,从脾论治,可以更好地提高临床疗效。
参 考 文 献
浅谈从脾论治高脂血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