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民族音乐在电影音乐中的运用、突破与创新

时间:2018-04-15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论文关键词:民族音乐 运用 突破 创新  论文摘要:本文通过分析民族器乐在电影音乐中的运用、突破与创新,旨在反映民族音乐运用在电影中的重要的现实意义。

  音乐的民族风格是一门反映民族特色的艺术,民族音乐的范围很广,其中民族器乐是民族音乐中十分重要的表现元素。电影音乐作为现代社会出现的一种新型的音乐艺术体裁,具有音乐的一般共性,也具有电影音乐独特的个性。在笔者所查阅的文献资料当中,将民族器乐作为民族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并通过它来研究民族音乐在电影音乐中运用的较少。本文在参阅资料的基础下,结合自己的分析,更加深入地去挖掘民族乐器的优势,体会民族器乐在民族化的电影音乐中所彰显的民族特性与创新。

  中国的民族音乐有着悠久的历史传统,是中华民族传统音乐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体现了中华民族的情感、力量、意志和追求。在中国电影音乐的发展道路上,作为电影音乐中重要构成元素的民族音乐在电影音乐的运用上都是在不断地深入挖掘与加强利用的。而民族器乐又是为电影音乐洒下的最好的肥料,同时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每种民族乐器都有自身丰富的表现形式,而我国的民族乐器主要分为弹拨、吹管、打击、拉弦四大类别。在这些各具特色的民族乐器中,又产生了风格各不相同的器乐类型。

  香港影片《黄飞鸿》的主题曲《男儿当自强》,将来自民间的“苏南吹打”设置为主旋律,综合的运用了鼓、二胡、笛子、琵琶和唢呐等民族乐器,节奏快、变奏快、乐器多样。这些乐器经常会被运用于摆阵和戏曲的开场音乐等场面伴奏。

  赵季平作曲的电影《红高粱》迎亲花轿经过情口的桥段,当画外音说完时,一声低音大鼓响起,随后是富有色彩性的打击乐器的刮奏声、小锣声、铙的敲击声,短短的几秒钟内几件屈指可数的打击乐器便营造出了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氛围。

  又如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制作的《三个和尚》,民族器乐在该片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影片中音乐人运用板胡的明朗快速的节奏表现出小和尚活泼机灵的性格,而蓝衣高和尚入寺庙的时候表情木讷、动作呆板,这时运用的主题音乐与小和尚进入寺庙时的主题音乐是相同的,唯一不同的是改用坠胡进行演奏,这样更能显现出他一本正经和循规蹈矩的样子。最后穿黄衣服的胖和尚进入寺庙,从他过河时那种小心翼翼的姿态来看,体现了慈悲为怀的佛家思想。同时,主题音乐再次响起,旋律相同唯独音色与板胡和坠胡有所差异,这件乐器便是北方民间俗称的“管子”,该乐器富有强烈的民间气息,音色粗犷。所以说在塑造角色形象上这件乐器的选择是非常成功的。

  一、电影音乐的情感性

  电影《卧虎藏龙》中的主题音乐意境深远,伴随着片中含蓄的情感表达,使本片的影片效果达到了极致。抒情性的音乐在电影中不乏出现,它除了能够表现人物的内心情绪之外,还善于刻画那些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情感。谭盾用音乐展示出了江湖中的恩怨纠葛,人生的悲伤而惆怅、旋律的舒缓而优美,将整个电影中的音和画巧妙地结合在了一起,达到了电影借助音乐的主要目的。在影片中民族器乐的不经意抒情更是将不经意的惊艳效果带给了观众。

  二、电影音乐的创造性

  在视觉艺术上,谭盾不仅可以使中国传统的民族音乐与交响乐融合互动,而且还将多媒体的影像和高科技电脑合成的视觉元素加入了进去,构成了一种新的音乐体裁形式——多媒体交响协奏曲。恰好符合了他对影片电影音乐与视觉相结合的追求。

  随着国际交流与合作地不断增加,电影音乐的制作手法也在不断地丰富着,中国电影音乐在创作上呈现出了多元化的发展趋势。在电影《卧虎藏龙》的配乐中,马友友将大提琴拉出了马头琴与二胡的声音,虽然是用西洋乐器演奏,但是音乐表现出的内在情调却是纯粹的中国式的。如今正是世界音乐文化多元化融合风潮兴起的时代,电影作曲家在深入的挖掘民族音乐精华,并且准确巧妙地发挥其自身优势的同时,大胆的借鉴和吸纳外来的西洋音乐,这种中西结合的民族音乐在创作上为中国电影音乐植入了新的生机与活力。

  总之,中国的民族音乐在电影音乐中占有重要的地位,而电影音乐中民族器乐作为新型的音乐体裁出现,对中国电影音乐的发展也起到了推动的作用。在电影市场全球化的今天,中国电影很难以其制作规模、常规技巧、主流形态与好莱坞以及欧洲电影竞争从而被国际认可,只有用人物、造型和音乐上的民族特色来突出一种特有的民族个性,中国电影才可能以其独特的文化个性确立自己在世界电影中的地位。在未来电影音乐的发展道路上,将会有越来越多的新内涵被赋予在民族器乐上,它那无与伦比的独特魅力将会在电影的舞台上绽放出绚丽璀璨的光芒。

  参考文献

  [1]曹玥.电影音乐中的民族风格[J].电影文学,2010(01).

浅析民族音乐在电影音乐中的运用、突破与创新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