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imer、C-反应蛋白检测在骨折致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中的诊断价

时间:2018-04-15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摘  要】 目的  探讨骨折并发下肢深静脉血栓(DVT)患D-二聚体(DD)、C-反应蛋白(CRP)定量测定的临床价值。方法  采用免疫比浊法检测50 例骨折并发DVT患者的CRP和DD,并同时检测50 例骨折未并发DVT患者的CRP和DD。结果  骨折并发 DVT 组与骨折未并发 DVT 组比较,DD 明显升高,差异具有显著性(P<0.001)。骨折并发 DVT 组与骨折未并发 DVT 组比较,CRP明显升高,差异具有显著性(P<0.001)。结论  DD、CRP的动态监测对骨折并发DVT具有诊断价值。
         [Abstract] Objective To investigate the early diagnostic value ofD-dimer assay for lower deep vein thrombosis (DVT) after fracture. Methods Quantitively detect D-dimer and CRP in 50 patients of fracture with DVT and without DVT, by immunity-turbiditymethod. Results 50 patients occured DVT and without DVT The different levels of D-dimer was significant(P<0·05). The different levels of CRP was significant (P<0·05)between two groups.Conclusion Dynamic determination of D-dimer and CRP has diagnostic value for fracture complicated with DVT.
         [Keywords] D-dimer;  Fracture;  DVT;  Quantitively detect
         骨折是外科常见病,尤其是四肢骨折最为常见。由于四肢骨折患者凝血功能往往发生变化,容易引起出血和血栓的形成,使血液出现高凝状态,易导致术后下肢深静脉血栓(DVT)。约 50~80%的 DVT患者无临床表现[1],一旦发生,可导致致命性肺血栓栓塞症和下肢深静脉功能不全等严重后果。为提高骨折患者 DVT 的早期诊断率,我们就 D- 二聚体(D-dimer, DD)、C-反应蛋白(CRP)联合检测对其的诊断价值作了探讨。
        1  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选择
         2010 年3 月~2010 年9 月治疗的50 例骨折并发 DVT 患者,其中男29 例,女11 例,年龄 19~67 岁,骨折部位:多发性骨折25 例,股骨骨折15 例,骨盆骨折10 例。所有 DVT 患者均经下肢静脉血管造影证实。同期骨折未发生 DVT 患者 50 例,采取骨折部位相似,年龄近似(±3 岁),性别匹配,按 1:1 配对入选。
        1.2  方法
         采用日本日立公司的全自动生化分析仪及配套的DD定量检测试剂,对照组及病例组标本采集用真空血管采集清晨空腹静脉血,严格按操作规程检测。
        1.3  统计学方法
         数据利用SPSS13.0进行数据分析,检测结果以均数±标准差(x±s)表示,两组间比较用t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各组DD检测结果
         DVT组与骨折未发生DVT组结果比较,明显升高,差异具有显著性(p<0.001)。见表1。       表1  两组骨折患者血浆D-二聚体检测结果(ng/mlx±s)
          组别例数DD
骨折并发DVT组501950±643
骨折未并发DVT组30256±98
        2.2  各组CRP监测结果
         DVT组与骨折未发生DVT组结果比较,明显升高,差异具有显著性(p<0.001)。见表2。
        表2  两组骨折患者血浆CRP检测结果(mg/mlx±s)
        组别例数CRP
骨折并发DVT组5056.2±10.6
骨折未并发DVT组503.4±0.89
        3  讨论
         在正常生理情况下,血液中凝血系统与抗凝及纤溶系统保持动态平衡。发生创伤性骨折后,机体的外源性、内源性凝血途径及共同凝血途径被激活,使凝血系统处于高凝状态,容易形成血栓。其中最为严重的就是DVT和肺栓塞(PE)[2],如果治疗不及时可导致严重的后果,所以寻找一种早期诊断的方法非常重要。而DD是纤维蛋白的降解产物,有研究表明,DD是高凝和继发性纤溶亢进的标志物[3]。所以定量检测DD具有早期诊断的价值。本研究结果显示骨折并发DVT患者的DD水平明显高于对照组未并发DVT的患者,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0.05)。
         CRP作为急性时相蛋白在各种急性炎症,组织损伤,心肌梗塞,手术创伤,放射性损伤等疾病发作后数小时迅速升高,并有成倍增长之势。病变好转时,又迅速降至正常。有研究表明在骨折急性深静脉血栓病人中,白C-反应蛋白(CRP)可以作为 DVT 患者血液中早期炎症标志物测定和反映和病情转轨的炎症标志物测定[4]。而本研究也表明,骨折并发DVT组的CRP明显高于未并发DVT,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综上说述,DD、CRP 都是骨折并发下肢深静脉血栓的独立危险因子,两者联合检测,可提高诊断DVT 的敏感性和特异性。
参考文献
[1] 深静脉血栓形成的预防座谈纪要. 骨科大手术后深静脉血栓形成的专家建议[J].中华骨科杂志, 2005,25:636-640.
[2] 杨军,王毅,黄津,等.血浆纤维蛋白原、D-二聚体检测在骨创作致深静脉血栓形成中的应用价值[ J].微循环学杂志, 2005, 15(2): 61-62.
[3] 杨齐名,吴立生,郑智君,等.骨折患者凝血功能与D-二聚体的测定结果[J].血栓与止血学, 2003, 9(4): 162-163.
[4] 庄舜玖.炎症因子在深静脉血栓形成机制中作用研究[D].上海: 第二军医大学, 2005: 1-2.
D-Dimer、C-反应蛋白检测在骨折致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中的诊断价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