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课改警示:试析存在主义课程观的现代审视

时间:2018-04-17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论文摘要]本文首先分析了存在主义课程观的基本内涵,在此基础上对其进行了客观的评述,最后探讨了存在主义课程观对当前我国高校的课程改革留下的一些警示。

  [论文关键词]高校课程改革 存在主义课程观
   
  存在主义教育思想于20世纪50年代在美国兴起,它呼吁教育重视人的价值的自我实现,认为教育的根本目的是促进人格的完成而不是知识的掌握。这无疑是积极而进步的,但是存在主义课程观在学校课程史上却昙花一现,在教育实践上并未留下多少历史的痕迹,这不得不引人去寻找存在主义课程观在学校课程史上迅速衰落的原因。笔者拟从课程观点角度探析存在主义课程观的产生、基本内涵及其不足,以揭示存在主义课程观的衰落给我国当前高校课程改革留下的警示。
  
  一、存在主义课程观的基本内涵
  
  (一)课程目标取向:塑造人的整个品格
  存在主义者高度重视人、人的存在,认为主体应作为一切的出发点,课程与教学的目的就是要帮助每一个人成为他自己,形成他自己的独特的生活方式。“教育应当帮助每一个人去做一个对自己负责的人,并且帮助他不顾公众的压力去过自己的生活,并且做出自己的决定”。存在主义者认为,课程的目标不是直接经验的获取,传递知识经验并不是人们最期待和社会发展最需要的,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塑造人的品格,使人与人真正共同相处,正如布贝尔所言:“引导人们去充实人生的精神,使人们处于自由的情怀而建立相互之间生机盎然的相遇关系,将真实的公共人生与私人人生和谐、协调地结合起来。”课程应该帮助学生认识个体的存在,真正领会生活的价值,形成一种精神活力,既致力于谋求良好的社会人生,又寻得个人的完美人生,以实现真实的人生。存在主义者反对传统教学中知识的单向传递,否认课程的目标是传递知识经验的方式,认为知识只是培养个体的手段,学校必须完全修改它对知识的看法,课程的重点应该从知识世界转到个体的人格世界。知识作为学生个体实现自我的一种途径或是工具,并非是唯一的手段和方式,要在课程的实施过程中,寻找知识与个体目的的结合点,知识要在理智上和感情上适应、促进个体的自我发展。
  
  (二)课程内容选择:注重人文学科的学习
  存在主义者不但要求打破学科之间的界限,而且超越了课程内容静态化的窠臼,强调学生个体的需要、兴趣和经验,使课程内容从目的转变为手段,而且从工具性目的转变为形成人的目的。存在主义者认为教育应该教给个人自发地和真实地生活,注重人文学科的学习,强调学习过程中的反思与顿悟,不赞成以学科为中心的教学。因为“各种教材本身没有价值,学生不论学习什么东西,都应将其作为个人借以自我发展和自我实现的手段”。但是并不意味着存在主义者忽视学科知识的传授和自然科学课程的价值,他们认为只要使学习者个人能从中得到自我实现、有益学生整个内心生活成长的科目课程,都是有意义的。在课程与学生的认识上,认为课程本身的价值要通过学生自我实现的程度和知识获取多少来判定。强调课程知识的综合性,学生应“在一切情况下或一切行业中的活动都需要精通关于事物和人类自己的专门知识。但是只精通一门知识还不够,因为这种知识是否有意义要取决于具有这种知识的人’”。
  最重要的科目不是自然科学,也并非社会科学或人文学科,而是那些能使学生从中得到自我实现,并且能从中认识世界的那些科目。而人文学科的特性更有助于学生认识人的生活、人的世界和人的本质,学校课程要尽可能地体现人性化。存在主义者认为,对大多数学生来说,历史、文学、哲学或艺术是更为重要的科目,因为“学生在学习这些科目的过程中,可以了解到许多伟大作家和思想家对人的本质以及人生阅历的真知灼见,从而激发自己的思想感情,形成自己的高尚品格,充实自己的人生”。
  
  (三)课程设置特色:强调综合化、人性化
  存在主义教育思想的代表人物尼勒认为学校的专业不应分得太细,否则将会阻碍学生整个内心生活的成长。强调课程设置的综合化、人性化,认为某一领域的科学家在领域之外的知识、技术知之甚少,有可能用他的一生在转动一个螺丝钉或者掌握某一种工具或机器,这种狭隘的经验主义知识观不利于个体内心生活的健康成长。因此,“学自然科学的学生必须继续地学习人文学科,以防止他的心灵和同情变得狭窄”。学校应该设置种类繁多的人文学科课程,让学生自由地选择,学生自己挖掘课程中所隐含、所反映的人的价值。课程应由学生的需要来决定,学生本人要为他自己的存在负责。基于这样的认识,存在主义者贬低理性,认为科学思维关心的是客观化,排除直觉思维和自我体验,因此,它不适于作为课程的基础。在他们看来,为学生规定一种固定不变的课程是不合适的,这无视学生个人的具体境遇。为了改变这种状况,课程应集中于个体的、主观的、内省的知识,同时,必须提供较多的时间,使学生得以内省。“如果从学生的需要来考虑,学校教育没有某门科目在实质上比其他的科目更为重要,重要的是个人能从中得到自我实现。教材也不是为学生将来谋求职业做准备的工具,而是他们用以发展自我、实现自我的工具”。课程设置必须符合人性发展的需要。
  
  (四)课程实施模式:主张个别的、民主的、“对话”式的教育和教学
  从存在主义者的角度看,课程包括解释自然和社会现实的技能和科目以及最为重要的描述人类选择的人文学科。像历史、文学、语言、数学和科学等科目被理所当然地认为是存在着的知识体。“最重要的学习阶段不是知识的结构,也不是课程的组织,而是学生的意义重建。在存在主义的情境中,学生通过对科目进行个人的解释来建构意义”。自由就是人的存在,并且是个人的自由选择。因此,个体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学生应该自己选择课程。存在主义者认为,班级授课制式的集体教学抑制和阻碍了学生个体的发展,师生之间的信任、自由、平等被淹没了,主张以个别的、民主的、“对话”式的教育和教学取代集体的、专制的、单向式的教育和教学。教学的组织形式必须适合无限的各式各样的人性,因材施教,要在课程实施过程中体现学生的主体地位,认为学习应该是探索自己未来的过程,应该成为一种真正个人的事情,教师只需要把教材的观点内化为自己的观点,并且富有思想感情地把教材内容讲出来。
 
高校课改警示:试析存在主义课程观的现代审视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