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音阶都在演戏

时间:2018-04-18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摘要]本文从康的《声无哀乐论》谈起,探讨现代影视作品中音乐的特有价值。光、影、音等多种元素结合在一起,既推进了情节的发展,同时也满足了人们的视听之娱。音乐在电影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其中就包括对情感的表现。
  [关键词]声无哀;电影音乐;表现力
  
  文字,绘画,音乐,舞蹈,对白,动作……都可以是艺术的一种形式,而电影作为一门综合艺术,与科技、文化和技术的发展紧密同步,电影的艺术魅力来自声光各项技术的综合作用,同时更是情节和情绪等多重世事情态的综合展现。一部好的影片一定是各方面都相对完美的,优美的镜头技巧,和谐的灯光效果,恰当的音乐,合理精彩的情节,演员的出色表演都是重要的艺术元素。本文仅试论电影作品中音乐与情感的相互关系。
  
  一、从声无哀乐谈起
  
  康是中国古代历史中一位特殊的人物,对于后世也有着重要的意义。康的一生已经在《世说新语》的包装下走向传奇。在文人群体中,康是他们心中若即若离,涂抹不掉的一份情结,千百年来始终是文人饶有兴致的谈资。作为最早的讨论音乐域情感关系的论作,康的《声无哀乐论》至今仍有着巨大的理论价值。对于研究电影音乐,尤有探讨空间。
  康在此文中化身“东野主人”,借他之口表达自己“声无哀乐”的观点。文章一开始“东野主人” 就说:“夫天地合德,万物资生,寒暑代往,五行以成,章为五色,发为五音。音声之作,其犹臭味在于天地之间,其善与不善,虽遭浊乱,其体自若而无变也,岂以爱憎易操,哀乐改度哉。”康认为“音声”是一种自在自为的存在,不以时事之浊乱,不以人之爱憎为转移。声与爱憎哀乐无关,不能引发人的爱憎哀乐之情;爱憎哀乐之情与声无关,人不能通过声表现爱憎哀乐的情感。这正是“声无哀乐”之立论。康进一步用“和声无像而哀心有主”;“至夫哀乐,自以事会先进于心,但因和声以自显发。”分别从声音的表现力及其诉诸听众的效果两方面来阐发自己的“声无哀乐”论。哀乐之心先自有了,听了音乐显发出来,而不是被音乐表现出来的。于是“和声”成了他音乐价值观的全部体现,“夫哀心藏于内遇和声而后发”,只有和声才可以实现显发情感的目的。于是“音声有自然之和而无系于人情”就成为其理论之核心。
  但是综观《声无哀乐论》,我们不难见出康的论点有许多自相矛盾之处,在音乐与情感的关系中,康似乎竭力想要证明音乐无关乎情感,并且这一立论正如前所述,得到了明晰的论证。然而作为精通音乐,并且在实际生活中与音乐为伴的康却在不经意间不自觉地流露出“声音和比,感人之最深者也。”的感慨。这当然与康反对“俗儒妄记”,反对他们把音乐神秘化,赋予音乐太多的政治教化色彩的观念有关。所以他似乎是先有了论点然后为之佐证,当然就不免矛盾。然而问题关键还是在于,康没有音、声区别的概念,《乐记》说“声成文,谓之音。”,从而把“声”、“音”作了明确的区分,“音”是音乐的音,是艺术范畴的音。康还不能把声音和音乐做很好的界定和区分,两者混为一谈就自然出现问题。于是在康看来,声无哀乐,音乐无关乎人情,而人在听到音乐时产生的一系列情感只是因为音乐的引导和显发,而不是音乐本身具有表现力。
  但是这一论点似乎遭到越来越多人的质疑,尤其在视听媒介日益发达的今天,人们可以花费高昂的门票去听一场音乐会、交响乐,同时音乐也被广泛地运用到其他艺术领域,并且成为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种元素,这不能不说音乐自身其实具有极强的表现力。从电影兴起之初人们就竭力使之从无声走向有声,当电影有了声音之后,音乐就成了它最好的伴侣,并且在其间发挥的作用日益重要。在今天的一些成功的影视作品中,几乎可以说每一个音阶都在演戏。
  
  二、从实例看音乐的表演
  
  音乐是影视作品中不可忽视一个重要的艺术元素,甚至在许多经典影片问世以后,电影音乐随之流行,因获得独立的生命力而广为流传。中国电影《刘三姐》、《阿诗玛》、《不见不散》,美国电影《绿野仙综》、《保镖》、《泰坦尼克号》等众多影片中的主题音乐至今还为人们传唱不已。甚至一直以来就有一种电影样式——音乐剧,其中音乐是整个电影的看点,并且可以推动情节的发展和行进。西方的《卡门》、《猫》都是被搬上荧屏的经典音乐剧,中国2006 年上演的《如果·爱》也是音乐剧在中国电影中一次有效的运用。由此可见音乐之于电影确实是有着不容置疑的作用。甚至可以说,在这些经典影片中,每一个音阶都在演戏。
  美国电影《阿甘正传》是一部堪称经典的影片,成就经典的是影片制作团队对每个细节的重视。在这部影片中出现了多达三十一首歌曲,动人的音乐贯穿始终,然而我们今天看来也一点不觉得它在“滥用”,因为整个影片中音乐的设置可谓匠心独运。电影插曲在影片中的作用大致可分为四类:烘托情景气氛;调整剧情节奏;强化人物形象;表达作者和人物的感情。《阿甘正传》中音乐的设置似乎四者兼有,并且还更胜甚一筹。伴随着腿有残疾的Gump 出现的摇滚乐曲是猫王的《HoundDog》(猎狗)人们在音乐中自然会想起猫王经典的扭胯动作,这与片中母亲制止阿甘学习舞步的情节应和在一起。当阿甘萌生对珍妮的爱慕时,一种朦胧的感情使他难于出口难于表达,他只能在宿舍门口等待,这时背景音乐传来优美的《I don'tknow why but I do》(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去做),对情节和情感都起到了适时的恰当的烘托作用。阿甘入伍,成了参与越南战争的一员,临行前母亲“你可要活着回来”的话语与《Fortunate son》(走运,儿子)的音乐交织在一起,重重地撞击着观众的心灵,而这首歌正是当时流行的一首反战歌曲,导演的意图就很明显地通过音乐传达出来了。阿甘在战争中遇上了Bubba,当他们靠背坐在雨中时,Bubba仍在向阿甘讲述着他对未来的规划蓝图,此时《I can't help myself》(我无法自救)的音乐响起,一方面让观众明白这些被抛到战场上的人的命运是无法为自己所主宰的,同时也对Bubba 这一人物的命运埋下了伏笔。战争中,阿甘在中尉Dan 的带领下行进,背景音乐

播放着《All alongthe watchtower》(沿着瞭望塔前行),战争的残酷性和士兵的无助在歌中清晰地被传达出来。接下是瓢泼的大雨,大雨中又响起当时著名的反战摇滚乐队The Doors 的《Soul kitchen》(灵魂厨房),美国大兵们的灵魂在大雨和音乐中得到酣畅的洗涤。回国后,战争早已结束,阿甘偶遇中尉Dan,他生活潦倒,正与一个汽车司机吵架,此时背景音乐是《Mr prsident, Havepity on the working man》(总统先生,请给劳工一点怜悯吧)鲜明地表达了作者对人物的情感倾向。影片避免了直接的说教,而通过音乐,让这一切都静静地清晰地流淌出来。在这部影片中多次出现的摇滚乐同时对表现那个时代的历史背景有着重要作用。《Volunteers》(志愿者),《SanFrancisco be sure to wear flowers inyour hair》(到了旧金山别忘了在头上插朵花),《Turn! Turn! Turn!》(转!转!转!)都是当时经典的嬉皮士运动的歌曲,很好地表现了片中像珍妮那样的青年在60年代美国的生活及精神状态。而且不论时隔多久,只要一看影片,这些音乐一响起来,我们就自然而然地回到那个时代中去。大量出现的背景音乐在两个多小时的影片中不但没有让观众觉得繁多,反倒正是这些音乐使导演的意图,影片的主题得到了最完美的阐述,既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又展示了那个时代的历史环境,在表达主人公心声,烘托气氛的同时,激荡着观众的心灵。正是这些优秀的曲目使影片的节奏张弛有度,情节的转换自然流畅。可以说没有这些音乐的存在就不会有这样一部经典的影片存世。
每一个音阶都在演戏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