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的生动性和形象性探微

时间:2018-04-20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摘要:语言的生动性和形象性是语言表达的一种高级形式,是文章文学性在语言方面的重要体现。本文从炼字、修辞运用、表达技巧三个方面分析了语言的生动性和形象性。
关键词:语言;生动性;形象性;炼字;修辞运用;表达技巧
        我们来比较一下以下两个句子。“春风吹进了屋子。”“春风轻轻地推开窗子,把鸟语、花香、泥土的气息带进了屋子。”第一句表明了“春风进屋子”这一事实。第二句写出了春风如何进屋子——“轻轻地推开窗子”,从窗子进入屋子;进屋子时怎么样——风里传来鸟语、夹着花香、伴着泥土的味儿。前者把意思说明白,说清楚了;后者借助拟人和排比把意思说生动,说形象了。语言的生动性和形象性是语言表达的一种高级形式,是文章文学性在语言方面的重要体现。语言生动形象要从炼字、修辞运用、表达技巧三个方面下功夫。根据内容和意境的需要,精心挑选最贴切、最富有表现力的动词或形容词来表情达意。恰当地运用比喻、排比、拟人等修辞手法,能化实为虚,化抽象为具体,化深奥为浅显,能生动形象地表情达意;运用象征、对比及各种描写的手法塑造生动丰满的形象,表达作者的情感态度。如何才能做到语言的生动形象呢?下面我们从炼字、修辞运用、表达技巧三个方面来探讨。
        一、炼字
        炼字,即根据内容和意境的需要,精心挑选最贴切、最富有表现力的字词来表情达意。其目的在于以最恰当的字词,贴切生动地表现人或事物。古人有诗云:“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吟安一个字,拈断数茎须。”、“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这些诗句都说明了炼字的重要性和困难性。唯其重要,我们才更要在炼字上下足功夫。
        传说中,苏东坡有个聪明的妹妹苏小妹,其诗才在东坡之上。一次妹妹出题考哥哥,要大哥在“轻风细柳”和“淡月梅花”之中各加一字,说出诗眼。苏东坡不假思索,张口就来:前句加“摇”,后句加“映”,即成为“轻风摇细柳,淡月映梅花。”不料苏小妹不屑,讥之曰“下品”。苏东坡认真地思索后,再来两句:“轻风舞细柳,淡月隐梅花。”小妹微笑道:“虽好,但仍不属上品。”东坡哑然。苏小妹不慌不忙,念出答案:“轻风扶细柳,淡月失梅花。”东坡吟诵玩味之后,不禁叫绝。 “轻风”徐徐,若有若无,“细柳”动态不显,唯有“扶”字才恰到好处地形象地描绘出轻风徐来,柳枝拂然的柔态,与“轻”、“细”相宜,和谐自然。“扶”字又把风人格化了,给人以一种柔美之感。东坡的“摇”、“舞”当与“狂风”相配才妥帖。下句中添“映”全无朦胧之美,“隐”也欠贴切。既然恬静的月亮已经辉满大地,梅花自然就没有白天那么显眼。在月光照映下,也就黯然失色了。这样,一个“失”字,就勾画了月色和梅花相互交融的情景。一着此字,满句生辉。
        《守财奴》一文中有这样一个句子:“老头儿身子一纵,扑上梳妆匣,好似一头老虎扑上一个睡着的婴儿。”老虎扑上婴儿固然有力量上的强烈对比,如果我们在“老虎”一词的前面加一个限制性定语“饥饿”,就更能表现出葛朗台对金子的贪婪和狂热,也更形象地展现出了他在弱小女儿面前的凶残。
        从以上两例我们可以看出,炼字主要是在动词和形容词上的推敲。
        二、运用修辞手法
        炼句,即根据表达内容和情感的需要,运用恰当的修辞手法生动形象地表情达意,主要的修辞手法有比喻、排比、拟人等。比喻是根据事物之间的相似点,把某一事物比作另一事物,使语言表达更生动形象的一种修辞手法。运用在诗歌当中,也称比兴。其具有化实为虚,化抽象为具体,化深奥为浅显,使诗歌所描绘的意象更加形象生动的作用。如白居易的《琵琶行》中描写琴声高低变化:“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诗人用“急雨”“私语”“大小珍珠”来比喻琴声高低变化的情景。如骆宾王的《咏蝉》在第五、六句中,运用比喻修辞手法:“露重”“风多”比喻社会环境的压力;“飞难进”比喻政治上的不得意;“响易沉”比喻言论上受压制。蝉如此,人也如此,诗人以蝉自喻,抒发自己壮志未酬的情感。
        在现代名篇中,朱自清的《荷塘月色》更是把比喻运用得炉火纯青。“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以上比喻写出了叶子的形状,“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写出了花的情态,“袅娜地开着,羞涩地打着朵儿”;写出了花的色泽,“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写出了花的香味,“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文章因这些生动形象的比喻句而增添了无穷的艺术魅力,把一幅月下荷塘的美丽图画呈现在了读者面前了。
        三、运用表达技巧
        语言生动形象的文章层面是指运用各种表达的技巧来表情达意,增强表达效果。能增强文章的生动性和形象性的表达技巧主要有象征、对比及各种描写的手法。如:白描、肖像描写、动作描写、心理描写、语言描写以及环境描写等。
象征是用具体可感的事物来表现某种抽象的事理并寄寓某种精神品质或抽象事理,是一种托物寓志的表现手法。如黄巢《不第后赋菊》:“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写的是秋风萧杀,百花凋零,唯有傲霜挺立的菊花却精神百倍,方兴未艾,长安城里遍地黄金璀璨,清香弥漫;实际上,诗人是以菊花盛开象征起义的最后胜利,表达了推翻唐王朝腐朽统治的决心和信心。由于长期使用,象征已被人们普遍接受。如火炬象征光明,乌云象征黑暗,松柏象征高洁,雄鹰象征勇敢等等。 
        象征可以使抽象的概念具体化、形象化,也可使复杂深刻的道理浅显化、单一化。又如李德裕《登崖州城作》“青山似欲留人住,百匝千遭绕郡城”这两句描写青山环绕,层峦叠嶂,自己所处的郡城正在严密封锁,重重阻隔之中,象征了自己被政敌迫害的景况,书写思归不得的忧伤。         细节的描写产生细腻传神的效果,容易引起情感共鸣。鲁迅的《阿Q正传》中有一段阿Q刑前画押的细节描写:“要画圆圈了,那手捏着笔只是抖,于是那人将纸铺在地上,阿Q伏下去,使尽平生的力画圆圈。他生怕被人笑话,立志要画得圆,但这可恶的笔不但很沉重,并且不听话,刚刚一抖一抖的几乎合缝,却又向外一耸,成了瓜子模样了。”这个行为细节,具体、形象、生动地反映了阿Q的性格特点——直到死还恪守着自欺欺人的“精神胜利法”。
语言的生动性和形象性探微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