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风景油画的意境

时间:2018-04-20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摘 要:本文主要论述了中国风景油画的意境离不开中国山水画这棵参天古树,对于传统文化的重新认识以及找回自身的存在价值,从形式到内容处于主观能动之中,重新认识自然,直抒胸臆,使画面情感意境更加充沛,富有感染力。
  关键词:意境、中国山水画、西方油画

  中国风景油画的意境离不开中国山水画这棵参天古树,同时也离不开西方油画的伟大传统,自然风景是一个心灵的境界。中国诗学中的意境不仅仅是中国古典山水画的精神与灵魂,同时,她还是适合中国油画风景的精神主题。“诗是有声的画,画是无声的诗”,画中有诗的理念给诗歌以无限的想象空间和对画的意境深刻思考。西方的古典风景画所追求的是热爱自然、热爱生活、追求真实的美感。而中国古典山水画家所强调的是个人的精神世界与自然的和谐关系,追求“天人合一”的宇宙观。这种宇宙观也成为中国风景画表达自己精神境界一种理论基础,把它表现在风景画之中,为自己寻找心灵的精神家园。
  一、中国风景油画产生的历史背景
  中国风景油画的产生既有她的历史背景,又是艺术自身发展的必然结果。其产生是在对传统中国山水画的继承和向西方油画学习的结果。作为艺术作品的意境同样是非常虚无缥缈没有穷尽的。因为意境一词既抽象又很复杂,说它抽象是因为它是属于精神上的一种感知,他存在于人类情感深处,他只存在于艺术家的心灵,现实中无从寻觅,但又和现实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一种观念。
  二、中国风景油画的意境和西方风景画的融会贯通
  中国油画风景从产生之初就离不开“西画东渐”“中西结合”这样的历史文化框架。从最初对于西方绘画的写实功夫的叹为观止,到后印象派凡高、高更、塞尚的出现,逐渐认识到单纯写实主义,缺乏创造精神。超越自然物象带有一种主观抽象的表现,从笔墨里表现出狂热的情感和心灵,不受前人的束缚,也不受自然的束缚。中国人的油画风景从来就不单纯描绘自然风光,悦人眼目,而是始终没有离开中国传统的意和境,注重自己的情感表达与宣泄。如刘海粟先生在进行对西方油画借鉴和探索的同时,始终没有离开中国的传统和水墨,其《荷花鸳鸯》《鸡冠花》等作品,在对西方绘画的借鉴融合之后对于民族绘画重新反思,其大泼墨作品除具有中国画传统功夫外,还能看出西方印象的强烈的色彩与简练的线条。
  西方风景中的意境与中国风景油画的意境相比存在较大差异,但在表现形式上的差异越来越小,主要原因是艺术的全球化拉近了地区艺术,民族艺术的距离,西方艺术进入现代艺术发展时期,中国油画断章取义,观念装置作品,大有赶超欧洲气势,当代艺术更是花样翻新,令人目不暇接。中国油画风景度过了西画中用的一味学习阶段,开始向中国传统学习,重新审视传统绘画的艺术价值和艺术家自身价值的挖掘。油画仅仅作为一种手段,西方绘画的科学性严谨性也要服从中国民族绘画精神。
  三、“神似”的精神内涵是中国风景油画意境的一种表现
  中国风景画的意境直接来源于中国诗学中的意境。西方风景画与中国山水画是在不同文化意识、不同审美理念之下而形成的两种不同风格、不同视觉感受的艺术形式,但都是以自然景观作为表现对象。中国古典山水画追求自然景观在创作者内心的感受,意境也同样流传进他们的风景油画之中。中国画中的“求神似、不求形似”,讲的是艺术所表现的客观对象不能太似,介于似与不似之间,才是画家们所应该追求的最高境界。写意是相对写实而存在一种视觉状态。追求绘画过程中用笔、用墨的畅快感,以达到精神上的“畅神”,中国绘画的写意性,比之于西方绘画的写实性,与中国传统的哲学思想、审美理念有关。“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可以说是中国山水画的宗旨,大自然的景观是怎样并不重要,心中的自然是怎样才是重要的。中国的山水画家不像西方画家那样对景作画,而是把对景写生的画稿作为再造心灵山水的素材。中国画家认为,在绘画上仅仅停留在“处师造化”上是远远不够的,还应该对所表现的对象进行分析研究和评价。根据“得心源”在心中进行加工改造,使自然的景观得以升华成为艺术美。“意在笔先”是水墨画的开拓者王维对于绘画理论的重要贡献,把绘画理论推向另一高度,这无疑是对于山水画发展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意”即画家思想忘趣的内涵,有了意在笔先,动笔时就能全局在胸,紧扣意而守其神,去杂存精,达到情景交融,收到意味深长的效果。这是中国山水画意境源远流长的理论依据,也是它成为“中国画”而有别于其他画种的区别所在。
  四、中国风景画追根溯源,立足于中国文化传统
  当下中国风景画在空前的自由创作时期不忘追根溯源,立足于中国文化传统,在对油画技术不断提高的同时,不忘意境在风景画中的支撑作用。西方的精神内涵是热爱生活、热爱自然、表现纯朴的自然风光的美,他们大多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对自然美的追求,其中透漏出文人山水画的个人情怀,个人情感常隐藏在自然景物之中。《净土》是青年画家任传文参加第一届油画协会展览的获奖作品,画面追忆了童年美好的回忆和向往,画面造型色彩执著古朴,绘画语言单纯而成熟,意境深远。正像他自己所说“我把故乡和童年的生活认定是我生命之水的源流,直到今天,这块我灵魂的净土仍一直在润泽着我几乎荒芜的思想和灵性,启迪我一次又一次地发现我自己的绘画艺术天地。”
  董希文先生认为,油画中国化,民族化应该是我们的画家的最高目标,需使我们的油画赶上世界的先进水平,在世界艺术上发出光辉,绝不仅仅是我们油画画得和西方油画一模一样,即使将来我们的油画形式技巧达到像欧洲一样的水平,我们也不能为此为满足。我们有我们自己的生活情况,有我们自己的欣赏习惯和对艺术独特爱好。我们有我们自己的艺术优良传统。中国画家应该有中国画家自己的气质。中国当代风景画家在对于传统文化的重新认识中找回自身的存在价值,从形式到内容处于主观能动之中,重新认识自然,注重写生,直抒胸臆,使画面情感意境更加充沛,富有感染力。在东西方绘画中抽离属于自己的精神元素。又具有强烈的民族性,真诚地对待自己的艺术。可以说,中国风景画已进入一个多姿多彩的富有独立审美价值发展时期。意境不但是中国传统绘画的灵魂,而且还在风景油画中生根发芽。
  
  参考文献:
  1、《艺术的故事》 贡不里希 范景中译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

中国风景油画的意境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