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学术型研究生”论

时间:2018-04-21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论文摘要: 学术型与应用型两种研究生培养模式应共同发展,而非简单取舍,学术型研究生并未过时。在学术型研究生培养模式备受质疑的条件下,廓清两种规格研究生的涵义和培养目标,进而遵循科学的目标导向,促进研究生内涵发展,这是研究生教育改革的根本取向。基于此,提出了强化研究生研究主体性,建立严格的导师遴选和考评机制,构建和谐共生的师生关系,实行多导师轮换指导与跨学科导师联合指导,实施研讨班式教学等改革的策略建议。 
  论文关键词:学术型;应用型;研究生;培养机制 
   
  目前,我国硕士研究生就业困难,渐由卖方市场转向买方市场。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下,硕士研究生就业难的问题进一步凸显,硕士研究生培养规格成为社会各界讨论的热点,“是回归精英教育路线?还是走大众路线,即从学术型转向应用型?面对如此选择,研究生教育走到十字路口”。有学者指出,基于目前我国硕士研究生异常严峻的就业形势和以美国经验为代表的“国际惯例”,我国硕士研究生培养须转向应用型方向。有的大学校长甚至明确指出,传统的学术型研究生培养模式已经过时。 
  一、 学术型研究生过时了吗? 
  学术型研究生真的过时了吗?没有。学术型与应用型两种不同的培养取向并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从科学与技术的关系来看,科学研究是成果转化、技术开发的基础,没有前者,后者就是无源之水。从长远看,如果没有优秀的学术研究人才的辈出,应用型人才的培养就会随着高水平师资的断层和基础性研究成果的匮乏而成为无根之木。知识经济时代,科技是经济与社会发展的第一推动力,我国产业结构的优化和经济核心竞争力的提高都依赖于卓越的知识创造力。但在基础理论研究领域,我国与欧、美、日等国家或地区的差距非常大,高、精、尖技术领域有着严重的对外依赖性,关键、核心技术受制于人。这恰恰表明我国高水平研究型人才资源具有重大战略意义却又极为匮乏的现实。因此,我国研究生教育的当务之急是建立以内涵发展为导向的培养模式,尤其是要提高学术型研究生教育质量,培养杰出的科研人才。因就业困难而主张培养模式转向,是技术主义错误导向和急功近利的短视发展观导致的舍本逐末之举。 
  那么,美国模式是否是我们的改革方向?实践证明,“美国模式”并非普适的。以前几年我国硕士研究生学制改革为例,当时专家论证“两年制硕士是‘与国际接轨’的研究生培养模式,有利于高级应用型人才的培养”。在此理论背景下,“两年制”培养模式在众多高校推广,“改革”的结果是“两年制”硕士几乎成了研究生就业难的代名词。基于此,多数高校又重返“三年制”轨道。此次学制改革的失败表明国际化与本土化是一个有机统一的过程,不顾国情、盲目“接轨”必然要付出沉重的改革成本代价。事实上,我国高等教育国际化进程中的“唯美”倾向及其导致的负面效应已引起关注。所以,美国经验定然不能作为我国研究生培养“转向”的充分理由。 
  综上所述,在两种不同的研究生培养取向之间,绝非要做出非此即彼的选择,而且学术型研究生的培养更具有根本性意义。因此,在积极探索应用型硕士研究生培养机制的同时,加强学术型研究生培养模式改革,培养出高素质研究人才,才是我国研究生教育改革的核心任务。 
  二、 研究生[注:除特别界定外,此处与下文中“研究生”或“硕士研究生”均指学术型研究生。]教育的目标是什么? 
  目前,我国高校在研究生培养机制改革的探索中,提出了实施“无类别化”招生、引入助学金竞争机制、扩大基层培养单位的招生与培养自主权等建议。笔者认为,一系列着眼于外部条件改善的改革方案忽略了一个根本性问题,即研究生教育的目标。而事实却是,教育理想和规律所含有的教育目标在教育过程中正变得无足轻重甚至发生着异化:基于“规模效益观”、“教育拉动内需观”以及“升学延缓就业观”而实施研究生扩招;各高校为争取“人头费”扩大招生,研究生教育人满为患,资源捉襟见肘;导师忙于出席各类会议和争抢课题,疲于应付流行并横行的量化管理;……显然,我国研究生教育缺乏正确的目标导向,由此引发价值错乱、“操守”沉沦和管理失序,最终导致了质量危机。 
  目标的意义在于使行为过程沿着应有的方向发展。研究生教育改革要取得积极成效,就必须澄清教育目标,而这要求我们须首先廓清学术型与应用型研究生的基本涵义。一般来说,学术型研究生是知识本身的痴迷者,他们忠于探索本源和本质问题的理想,乐于追问诸如“是何”、“为何”的普遍性问题。因此,他们追求广博的知识视野以及对繁杂世界的洞悉能力。同时,学术型研究生还希望成长为领袖型人才,他们信奉经世致用,渴望发挥其治理才能。应用型研究生并不排斥知识的获得,但不会对普遍性知识有特别的热情,他们更关心知识的功用,更专注于具体问题解决方案的策划、实施,这要求他们必须学会考察知识应用的条件,预测知识应用的收益。他们可能擅于管理,却非治理。可以说,应用型研究生与微观世界如技术改造、程序的改良等具有更直接联系。 
  基于其独特的人才标准,学术型研究生教育呼吁切实的培养模式。除了赋予学生完善的人格或追求人格完善的精神,授予学生知识仍是最基本目标,问题在于授予何种知识。笔者认为,研究生的知识学习目标是获得关于“如何获得知识”的知识。使学生学会研究是研究生教育的应然寓意,创新知识则反映了研究生教育的基本特征。现代科技知识日新月异,学会学习方可与“识”俱进,发现新知更是研究型人才的必备素养。由于学术型研究生被要求致力于学术探索,对客观存在与精神世界的内在秩序有着发自内心的关注,追觅知识本身的热情远超过对知识收益的兴趣,所以,学术型研究生教育还必须培养学生对世界的关怀精神和求索事物本质的欲望以及忠诚于学术并从中体验乐趣的态度,唯有如此才能使其获得广博的视野和知识基础以及深刻的洞察能力。反观我国研究生教育,学生死读书、读死书,在“教授”与“书本”面前唯唯诺诺,严重缺乏批判、质疑和反思精神。加拿大学者比尔•雷丁斯指出,培养学生质疑、反思和批判的能力是大学教育的旨归。一味盲从,培养创新精神和创造能力只能是空谈。至于学术精神,我国研究生尤其是硕士生,其求学普遍出于功利主义和教育工具主义目的,与精神无涉。值得强调的是,强调学术型研究生的学术特质,绝不等于培养不谙世事、不会生活的“书呆子”。相反,合格的学术型研究生还将是杰出的治理者,有着出色的组织、沟通、协调和迁移能力,诸如此类的能力要素与学术特质的融合是学术型研究生教育的最终目标。
为“学术型研究生”论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