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析面对学术评价现实的改进尝试

时间:2018-04-22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论文摘要: 一段时间以来,我国高校管理中的“学术研究评价问题”,一直是舆论研究的热点。最近,教育部下发了《关于进一步改进高等学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评价的意见》,要求各高校要进一步改进高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评价,反对各种简单化的科研排名,维护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评价的严肃性。本刊积极推动高校管理中的“学术研究评价”尤其是对于“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评价”的改进,试从理论与现实关照的层面,组织国内对此专题有一定研究成果的知名学者开展笔谈,力求从学术研究者、高校教师、学术期刊编者3个不同的视角,探索改进“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评价”的理论与实践路径,希望能引起大家的共鸣,也欢迎不同意见在这里交锋。
  
  论文关键词: 学术评价;CSSCI来源期刊目录;期刊评价
  
  2012年1月,南京大学社科研究评价中心将新版2012—2013年“CSSCI来源期刊目录”在该中心网站予以公示,同时还发表了《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指导委员会第九次会议纪要》(以下简称《纪要》),该纪要阐明了本次来源期刊评选的原则、办法及今后改进的方向。如同每一次来源期刊的公布一样,此次新版来源期刊的公示,也已引起了社科学术期刊界的关注。当然,期刊界首先关注的是新版来源期刊目录的变化,即哪些期刊入选了,排名如何,又有哪些期刊落选了,结果自然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但在笔者看来,更值得关注和讨论的应该是此次源刊评选中遵循的原则和在该原则指导下的新做法以及今后可能出现的新动向,因为规则、程序和方法与评选结果的科学与公正直接相关。
  我们知道,在近年来关于学术评价的热议中,来源期刊与核心期刊始终是焦点,对此可谓众说纷纭,严厉批评者有之,正面肯定者亦有之。“总的来说,国内有关‘核心期刊’争论的文章逐年增多,显示出学术界诸多学者、期刊编辑对核心期刊在中国的发展及其功能拓展进行了深入的思考和剖析,对核心期刊的功能以及加强我国学术评价的科学性、合理性、公正性,提出了许多建设性意见。”但是,“以上的争论和论述大多是从不同的立场、观点和角度出发,对核心期刊社会应用方面的描述和分析”,故争来争去,颇不得要领,而从评选的原则出发,有可能为站在不同立场均不免感情用事而呈现出纷乱的争论从源头上作一清理。当然,要对CSSCI来源期刊或核心期刊评选原则作一全面分析和评价不是本文这样一篇笔谈性质的短文所能解决的问题,本文仅以《纪要》所阐述的2012—2013年CSSCI来源期刊的评选原则为个案,作一简单分析。

                                                 一

  在作具体分析之前,有必要先讨论CSSCI来源期刊及CSSCI评价数据库在学术评价现实中实际所起的作用和面临的问题,从而方可看出新的原则或做法是否具有针对性和改进意义。
  尽管“CSSCI来源期刊目录”的制作者从来都不认为其工作的首要目的是期刊质量评价:“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hinese Social Sciences Citation Index)是由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研究评价中心开发研制的引文数据库,用来检索中文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论文收录和被引用情况。”[注:参见《“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简介》,南京大学社会科学研究评价中心https://cssci.nju.edu.cn/。在该篇简介中,列举了CSSCI的多项功能,但与评价直接相关的只限于“提供多种定量数据”。]从理论上来说,其主要目的也的确不在评价而在于为学术研究提供索引工具,评选来源期刊只是其工作的第一道程序,但既然评选了期刊,这个来源期刊目录也就间接地具有了评价功能,而这个功能在期刊评价实践中已远超过了它理论上的主要功能。无论原因如何这是个不争的事实,不容回避。因此,入选“来源期刊”并尽可能排名靠前,遂成为能为期刊带来实际利益的现实目标。学术期刊界乃至学术界直接将这一作用形象地概括为“指挥棒”,似乎不无道理。
  “来源期刊”的另一个作用是成为学术评价的基本标准或准入标准,笔者称之为“门槛”。一个最新的典型例子是,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于2011年底发布了《国家社科基金重点资助期刊第一批(试点)申报公告》,宣布首批将资助80种期刊,同时,也规定了申报期刊必须符合的一系列颇为严格的条件,其中硬性的条件就是:“同时入选《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2010—2011年)来源期刊目录》(南京大学)、《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2008年版)》(北京大学)和《中国人文社会科学核心期刊要览(2008年版)》(中国社科院)”。这是国家社科基金首次直接惠及社科期刊,对社科期刊来说,这样的资助并非纯经济意义,入选还意味着获得官方首肯,其意义更为重要。此次评选虽不属评奖,但重要性更甚于评奖,因此,申报必定踊跃,而设定这样的基本标准或“门槛”的好处是可以大大节约评选成本。
  对于来源期刊的“指挥棒”作用,学术界和期刊界的评价基本是负面的;而其在评选中的“门槛”作用在笔者看来是有意义的,但学术界和期刊界对此也存在颇多非议。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两方面的原因:其一,“来源期刊”评选中存在的问题;其二,管理部门和学术界缺乏对“来源期刊”的正确理解而导致的错误使用。因此,“来源期刊”制作者所面临的紧迫问题在于:
  第一,如何克服自身的问题。这里说的是主观以外的问题。
  首先是如何科学合理地对期刊进行分类。由于评价机构主要由文献情报学的专家组成,他们无力对各学科进行内容评价,只能靠采集期刊的外在形式数据进行评价,数据采集与处理的合理与否就成为关键。目前,CSSCI来源期刊是按一级学科进行分类,同时将无法按学科分类的综合性期刊和综合性高校学报各列为单独的一类。既有研究已清楚表明,不同学科甚至同一一级学科下的二级学科之间因引文习惯不同而导致的引文数据差别多至数倍乃至十多倍,看似同类期刊,由于学科侧重点不同,数据差别未见得就是影响力或者质量差别。因此,数据精确到小数点后4位以上的排序,却未必公正。
  其次是如何做好动态调整。所谓动态调整就是每过一定的周期(2年)重新评选和发布一次新版时,来源期刊有出有进,位次也有变化,对各学科类别期刊的分配数也会有调整。作为连续出版物的期刊,始终处于动态变化之中,这一变化又与主办者和学术环境的变化有关,故周期性调整源刊和发布数据是必需的。但这样的动态发布使大多期刊不敢掉以轻心,来源期刊评选对期刊的“指挥棒”作用被不断强化。因此,确立科学、合理和公开的调整原则对于淡化“指挥棒”作用,不干扰期刊的正常运作和出版就显得十分重要。
试析面对学术评价现实的改进尝试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