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母语对西部高职民族学生英语学习的干扰及其对策

时间:2018-05-08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论文摘要]西部少数民族众多,民族语言丰富。文章采用问卷调查法,分析了母语成长环境和母语迁移对高职少数民族学生英语学习所造成的影响和干扰,从教学法、师资结构和内驱力激励三个方面提出了解决学习障碍的对策。 
  [论文关键词]母语 民族学生 英语学习 高职 
   
  西部是我国少数民族的主要聚居地,民族语言繁多。虽然各语系、语族、语支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分属不同语系、语族、语支的语言之间存在着较大差异,在以汉语为主体文化的高职教育中,民族语言深深地影响着少数民族学生的英语学习。因此,肩负着服务区域经济任务的西部高职院校应针对民族学生英语学习的特殊情况,探索出一条适合民族学生英语学习的新路子,为西部大开发战略的深入实施培养更多用得上、留得住的本土应用型人才,从而把少数民族地区得天独厚的潜在优势开发为对外开放的实际商机,拓展对外开放的广度和深度,推动西部民族经济的发展。 
   
  一、西部高职少数民族学生的英语基础 
   
  为了调查西部高职少数民族学生的英语学习现状,据以探索出适合民族学生英语教学的新路子,我们对广西机电职业技术学院、广西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南宁职业技术学院、广西经贸职业技术学院、广西工商职业技术学院和广西农业职业技术学院等6所广西高职院校的非英语专业学生进行了问卷调查,本调查共发出调查问卷600份,回收553份,有效问卷536份。统计结果表明,少数民族学生155人,占学生总数的29%,其中英语入学成绩在90分(满分为150分,90分及格)以下的民族学生311人,占58%。由此可见,大部分高职民族学生入学时未达到中学英语教学大纲的要求,英语基础位于整体下游水平,普遍表现为词汇少、语法差,常在一些基本的语法知识如时态、单复数一致、连接词、冠词方面犯下一些令人费解的“低级错误”,更谈不上在初级阶段用英语思维,积极参与高职英语课堂的应用型语言实践活动。造成民族学生英语基础差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本民族语言——母语环境则是影响他们英语习得的主要原因。 
   
  二、母语对西部高职少数民族学生英语学习的影响及干扰 
   
  1.婴幼儿时期缺乏良好的母语环境,语言能力滞后 
  心理学研究表明,婴幼儿有天生的语言模仿能力,语言发展的关键时期在6岁以前,这时期给婴幼儿以丰富的信息刺激,儿童的语言能力就会得到较充分的发展。西部少数民族大多居住在自然条件恶劣的边远山区,人口分布大体上是“大杂居,小聚居”,如壮族、苗族、瑶族、彝族主要生活在山上,佬族多住于山谷,布衣族、侗族和水族等则大部分依水而居。地理上的阻隔使其成为“信息孤岛”,现代文明难以辐射其中。文化和经济双重贫困化的恶性循环,更加速其边缘化。恶劣的生存环境,繁衍了少数民族特有的生存智慧——重谋生技能而轻文化教育,如生活在广西贺州的瑶族就有“讲古(故事)无米下锅”的说法,在他们看来,任何踏实肯干的人都受到社会的赞扬,而“讲古”则被认为是不务正业,这种轻视母语口传文化的意识,使土瑶疏离了自我的语言文化,造成口传文化的缺失。另一方面,由于少数民族大多居住分散,幼儿不容易聚在一起嬉戏,造成适合婴幼儿言语发展语境的缺失。婴幼儿母语口传文化和幼儿语言环境的缺失,使其错过了语言萌发增长的关键时期,导致语言能力滞后。 
  成长环境造成许多少数民族不善表达,缺乏人际交流,这对语言学习是非常不利的。高职民族学生英语整体上处于下游水平,特别是听说能力普遍较差,与此不无关系,直接影响到他们在高职英语学习中应用能力的培养。 
  2.英语语言环境缺失,英语学习时间短 
  行为主义学习观认为:“语言学习者在语言学习时,须对输入的语言进行积极强化,如重复与模仿”。少数民族学生从小讲母语,一般是进入小学后开始学汉语,但大部分时间是用本民族语言上课,只有读课文和教师解释课文时才接触汉语,课后又全都讲回母语,形成本民族语言的思维方式。对于英语学习,统计数据表明,91%的民族学生初中后才接触英语,而86%的汉族学生在初中之前就已经开始学习英语;在高职的壮族学生中,42%来自壮族中学,46%来自壮、汉为主要成分的中学,另有少数来自壮、汉、苗等多民族成分中学,虽然教师在课堂上基本用汉语授课,但68%的人以壮语为日常交际用语,32%是壮汉参半。英语是一种完全不同于母语和汉语的语言,对民族学生来说,在英语语言环境缺失的情况下,用母语思维方式来学习英语是何其艰难。 
  3.母语时高职少数民族学生学习英语的干扰 
  民族学生在学习英语的过程中,母语的特征必然会带到目的语的学习中。早在1957年,美国语言学家拉多就在他著名的《跨文化的语言学》中提出了对比分析假说(The Contrastive Analysis Hy-pothesis)。他说:“当学习者的母语规则与目标语规则相异时,在目标语中就会出现体现母语规则的错误,这个过程被称为负迁移;相反,当母语规则与目标语规则相同时,则会发生正迁移,即学习者使用目标语时会自动应用目标语中与母语相同的结构。”一般来说,语言间的差异会比相同点多,这就导致目的语学习中负向迁移往往大于正向迁移。从语言体系上说,英语属于最大的印欧语系,我国虽民族语言繁多,但大部分属于汉藏语系,可细分为汉语和藏缅、壮侗、苗瑶等语族。尽管各语系、语族、语支之间有着一定的联系,但分属不同语系、语族、语支的语言之间的差异还是比较大的。民族学生有其特殊的母语氛围,而语言是思维的物质外壳,根据Sapir-Whorf假说,语言在一定程度上制约着人们的思维,不同语言体系的不同句法结构特点,反映了操不同语言的人们在思维及其表达方式上的某些不同特征。例如由于壮语和英语分属两大截然不同的语系,壮语的思维表达方式与英语区别明显,根据问卷调查,有92%的高职壮族学生感到英语词序复杂,给学习带来很大困难,比如汉语句子“我买了一条漂亮的黄裙子”在英语中表达为“I bought a beautiful yellow skirt”,而壮语语序则为“我买裙子黄件一,漂亮”,这是因为壮语有定语(修饰成分)后置于中心词的句法特点,与汉语和英语(定语从句除外)恰好相反,这种句法结构的差异性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壮族学生的英语思维、表达和理解,尤其是当一个中心词有两个以上修饰语时,壮族学生的英语理解与表达就易出现混乱,这在他们的汉英翻译、英语作文中都有不同程度的反映。 
关于母语对西部高职民族学生英语学习的干扰及其对策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