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画的书法性

时间:2017-05-08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潘学聪,字平人。1955年生于河北南皮,1979年毕业于河北大学中文系,现任河北省文联副主席。在河北大学期间曾受教于中国书协副主席、河北大学教授黄绮先生,并跟随其学书三十余年。
  近几年开始涉猎画坛。先从临入手,然后进行破法,把书法线条的准确性、力量性以及浑然含蓄的效果自觉地用在水墨画之中,用写的方法去画,把书法融合进去,使作品别有味道。书中有画,画中有书,互为作用,相互关系,是其不断追求的目标。
  对于书法而言,掌握笔法的根本且的就是耍使写出来的线条有高质量,也就是说有劲力,做到刚而非石,柔而非泥。有劲力说明线条有高度的准确性,这需要心手相应,有把握。比如初学打乒乓球,运动和球的线条都谈不上什么有力量,这不是打球人没有力气,而是他还没有掌握技巧,控制不住球,所以只能小心拘谨,有劲使不上。练得时间长了,掌握了技巧,打出来的球就有力了。这有力就意味着准确。书法线条有力就是准确性的表现。准确性乃是一切艺术创作都要追求的标准。
  而绘画也是一样,也需要线的准确性,线的力量,线条的语言艺术不论在书法和绘画中都非常重要。外国人说中国是线描的国家,有几千年的历史。中国的线、笔法都有自己的规律。规律很多,如线无起止之迹,正如现实生活是浑然一体的,这样可达到浑然含蓄的效果,有不尽之感。绘画尤其中国画书法功底十分重要,中国历史上的名画家书法都非常出色,所以也画得好。因为中国写意画是写出来的,西方画是画出来的。应该说,在这方面比西方高一筹。但书法如何融入绘画,这里有个如何融合的问题。要逐渐地摸索其规律,找到一种方法。
  齐白石不愧为书法和写意美学的大师,黄宾虹讲齐白石笔法最高,哪怕一张小画即使纸破也光彩夺目,在他的作品里,我看到了书法艺术和绘画艺术完美结合的最高境界。欣赏齐老的画,感觉内在的力量非常强。不飘,有精神。他写的寿字末尾的钩可以挂一座山,这就是书法的骨力功底。所以,他画的花乌鱼虫其骨法显露而有静气,有神采,形象生动。再比如吴昌硕画牡丹,他排除了外光作用,单以笔力取胜,尽收眼底的是笔法入画。他在完成主体形象之后,再在画面某一处画一组老枝作为线的开式充实画面,增强了点、线、面的对比,使整体画面更富有韵致。他画老干用的中锋自下虚起而上,直贯顶,往往本末不分,不为自然所拘,时断时连,气势贯通,手笔相忘,奔腾飞舞。当年吴昌硕拜师于任伯年门下学画,任伯年很会识人才,他对吴昌硕说:“你一画就会超过我的。”因为吴昌硕的金石、书法、文学修养很高,功底厚,自然画的格调就高。后来果然高出一筹。吴昌硕的画作过人之处,就是最大限度地拉大了艺术与自然的距离,超越自然,突出强烈的形式感,而产生强烈的视觉冲击力。这充分显示了吴氏以书法用笔入画的重要特征。也正是大师们在艺术形式上的这些大胆创新,驱动着中国写意画不断焕发出新的艺术生命力。
  当然,随着水墨画自身的不断创新以及西方美术观念的影响,过去绘画中强调线性结构以及线本身的书法性都已越来越淡化,水墨作品逐渐显示出由书法性向书写性转化,传统线条的质量和形状得到改变,增加了含混美、重复美和破碎美等新的艺术趣味,但从美术的发展趋向观察,水墨的书写性还处在一个继续探索的过程。
  书中有画画中有书,讲究笔墨关系。“作书如作画者得墨法,作画如作书者得笔法。”李健在《书法通论》中强调“作画而不通书道,则其画无笔:作书而不通画理,则其书无韵”,脱离了笔墨的书法线条,画面会显得苍白无力,书法离开绘画的元素,作品显得薄弱,所以更多地强调笔墨是何等的重要。书法和绘画互为作用,相互关系。只有这样才能达到以线条作为手段所要的画面效果。
  书法有守法、破法、立法之说,我想在绘画领域也应该是先附和、后保守、再打破,可能是这个路子。可是就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使多少书画家一代一代苦苦地思考着、执著地奋斗着。

水墨画的书法性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