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小说《来来往往》中的女性意识

时间:2017-05-29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摘要:小说《来来往往》是女作家池莉的代表作之一,她通过该作品给读者呈现了一个纷繁复杂的男女两性世界,完全颠覆了传统男尊女卑的两性地位,作品善于深入人物的内心世界,用一幕幕爱恨情仇,暗示了女性意识的迷途、觉醒和完善。
 关键词:来来往往;女性意识;段莉娜;林珠;时雨蓬
         评论者大多对池莉作品中出现的女性意识或忽略或误读,例如著名评论者王弼认为:“具体到池莉的女性意识,实在没有表现出女性解放意识的指向。”①评论者孟繁华也认为:“我们在池莉、方方等女作家的作品中,读到的性别差异不大的共同关怀,武断的宣称池莉的创作具有鲜明的女性意识,显然是一种误读”②等等。然而,情况并不尽然,在阅读池莉小说《来来往往》过程中,我发现池莉自始至终都以鲜明的女性意识关照和表现着女性的生存本相,深刻挖掘着根深蒂固的父权意识下女性的生命力和创造力。
         在这里我想谈谈《来来往往》中的女性意识这个层面。阅读文本发现,池莉具有东方特色的女性观,她打破了威武的男性至上的神话,恢复其应该存在的位置。与此同时,池莉凸现女性的独立意识和反抗精神,重建了女性的自尊形象。在池莉笔下,男女两性是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男人和女人,是现实生活中的普通人。池莉塑造了段莉娜、林珠、时雨蓬三位具有典型意义的女性形象。下面我着重分析一下文本中三位女性的女性意识。
         一、女性意识的觉醒与回归。结婚前的段莉娜年轻漂亮、军干子弟,而康伟业也是相貌不俗、聪明好学,可毕竟只是肉联厂的一个普通工人。段莉娜的外表气质、家庭条件都足以让康伟业羡慕不已,她配康伟业是绰绰有余了。两人初次相见,康伟业就惊讶段莉娜的美貌,他的目光不敢在段莉娜身上停留。同时,我们也不能忽视康伟业有一种自卑心理,这种心理源于中国传统的男性地位至上的狭隘思维,也为两人以后婚姻的不幸、沟通的缺席埋下了伏笔。
         在康、段莉娜爱情进一步发展中,两个人出现过分歧。康伟业初次到段莉娜家没有受到足够重视和热情的招待,两人为此大大争吵。康伟业因虚荣心没有得到满足就找事生非,确是狭隘自私的表现。相反,段丽娜理性、真诚、善良、端庄的背后隐藏着对康伟业深深的爱,她的爱不是火辣的情话,而是实实在在的行动。她的行动使康伟业前途无量,她甚至以身相许,换来的却是离婚的悲剧,这恰恰说明了男女两性对立中,女性地位低下,力量微弱。
         婚后的段莉娜堪称贤妻良母,她竭尽自己之所能来帮助丈夫和女儿。当然婚后的段莉娜也暴露出不少缺点,她有时对康伟业言词激烈,不能正确判断康伟业的内心想法,也有向周围同事炫耀家庭富裕的虚荣,不过这个女人本质上还是值得肯定的。当她听到康伟业要求离婚时,几乎要崩溃了,心理上出现了扭曲。段莉娜自尊刚强,但是面对婚姻的挫折,她曾失掉过自我、出现过迷惘、也走过极端。令人振奋的是,最后经过时雨蓬对她的一番奚落之后,她再也不像以前那样的狂热,不再固执己见,而是认认真真地考虑自己和康伟业的婚姻,是否还有存在的真正意义。至此,她的女性情感进一步升华,对女性主体性价值进行思考,彻底完成了女性独立意识和自我解放意识的回归。
         二、女性意识的渐次完善。林珠是新时代的现代女性,她不是以传统的观念来度量自己的爱情与婚姻,而是具有了更为强烈的女性主体意识。林珠和康伟业有过心照不宣的暧昧,有过远距离的观赏,还有过回避退却的压抑,往后是不可遏止地发生了一场摧肝断肠的爱情。但他们在空中来去近乎虚幻的爱情,在现实中着陆之后,显示出了它残酷的一面。        林珠从广州老家飞到武汉以后,住进了他们的爱巢。就是这个时候,他们发生了摩擦。两人不断发生口角,一场场激烈的争论,使双方都感觉到了彼此在思维方式上的差异。生活上的不协调,情感上的摩擦,导致了相爱的林、康心理距离逐渐拉大,爱情悲剧由此而生。美丽聪慧的林珠把康伟业送她的房子转卖,抢先一步成为赢家,然后飘然而去,给康伟业留下美好而又痛苦的回忆。
         林珠始终正确审视着女性的主体性地位,具有认识和把握自我的能力,并热烈追求着个人需要的幸福生活。他为爱而来,为爱而去,来的潇洒,去的坦然。她一贯清醒即使爱得如何热烈,也不愿沦为男性利用的工具,即使忍痛割爱,也不存在对男性的仇视心态。
         三、女性意识的迷途与召唤。透过作品中独特的女性视角,我们可以更清楚地看到男性在传统男权文化的辉煌和伟大的背影里,遮蔽着他们的卑微自私和虚伪无能。康伟业在经历了婚姻不幸,特别是柔情似水的理想情人林珠飘然而去之后,自己陷入了混乱和孤独的世界。他大有看破红尘及时行乐的味道,曾经沧海的他遇到了第二个情人时雨蓬。时雨蓬时尚、前卫,是改革开放后“新新人类”的代表,穿着打扮很性感,是一个十足的享乐主义者,她认为享受生活乐趣是生命的重点。与段莉娜、林珠相比之下,其一言一行都显得十分幼稚,她是中国当代没有思想抱负、不背负任何精神枷锁但没有实质意义上精神追求的一代。
         时雨蓬也曾幻想做康伟业的妻子,但也渐渐感觉到不过是一个梦想而已,他们在很大程度上是绝缘的,特别是经历了“舞会事件”以后他们都清醒的感觉到,一切幻想都将结束。时雨蓬在读者视野里天真可爱,也不会令人生厌,但是,她过分强调自我,张扬个性,标榜享乐,以至于毫无人生追求走向无知的盲目生活,不得不令人惋惜。作者提供时雨蓬形象这个反面教材,似乎具有警示性,已经觉醒的女性意识千万不能走向极端,否则将会前功尽弃。
         四、女性意识对当下社会的指导意义。总而言之,《来来往往》的内涵和意义是丰富的,在此我仅仅简要分析了池莉笔下三个女人的女性意识,她们分别体现了不同年代女性的独特人生体验和价值观,作者的意图是对每一位当代女性来说,引起深刻的反思和警醒作用,使得当下的女性,能够更清醒理智地认识到自己存在与价值。另外,文本中的两性对立情绪是显然的,两性之间没有理解与和谐,没有信任与扶持,也暗含着作者对理解、和谐、宽容的新型两性关系的召唤。
浅析小说《来来往往》中的女性意识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