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精神分析理论与中国现代历史小说

时间:2017-12-20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论文关键词:精神分析理论;现代历史小说;传统文化批判;文体创新

  论文摘要:在精神分析理论的影响和冲击下,中国现代历史小说不仅扩大和深化了表现领域,获得了批判传统文化的理论支持和精神资源,而且改变了传统历史小说注重情节演绎的叙述模式,拓宽和丰富了历史小说的写作途径与探索空间,实现了历史小说在文体和审茭形态上的创新与多样化。

  “人的解放”与“文的自觉’,是五四新文化运动和文学革命的重大历史贡献,也是中国文学走向现代化的巨大推动力。作为现代文学的有机组成部分,历史小说同样在这双重变革的有力推助下实现了从古典形态向现代形态的根本性转换。“人的解放”离不开西方近现代科学文化思潮的冲击和影响。作为现代心理学的一项重要成果,精神分析理论对于:20世纪世界文学的意义非同一般。当中国现代历史小说家将其引人自己的创作实践时,不仅使他们对于人和人性有了更为全面的理解,将笔触深人到历史人物的内心世界,去观照、发掘和展示其隐在的潜意识领域,扩大和深化了历史小说的表现空间,获得了批判传统文化的理论支持和精神资源,而且从根本上改变了历史小说在审美形态上的传统面貌,使得处于生长期的现代历史小说在文体上显得更为丰富多样,并在探索和实验中为后来者实现文体创新展示了可能性和新途径。

  就此而言,从上个世纪加年代鲁迅的《补天》开始,到30年代施蟹存和李拓之的历史小说创作,那种将精神分析和历史文化透视有机结合融为一体的文学观念和创新意识,不仅使他们的创作在现代历史小说发展史上显示着鲜明的个性特色,做出了独特供献,他们别具一格的创作实践中所凝结积累的经验教训同样需要深人总结,并值得今天的历史小说作家批判地接受。

  一

  在中国现代历史小说中,借用精神分析学说叙述事件和塑造形象开始于鲁迅的《补天》,他试图“取了茹罗特说,来解释创造—人和文学的—的缘起。”体着对这一理论的谙熟和题材本身的优势,鲁迅既通过小说对.人和文学的创造动机与过程作了符合现代科学认识的阐释,有利于打破国人对于人类起源和文化创造的迷信与膜拜,实现他改造国民性的启蒙主义理想,又以极为奇特的充满浪漫幻想的叙述和描写体现了作家独有的艺术个性,展示了他天马行空般的想象力和独立不依、自铸伟词的精神气度。但此后,鲁迅没有在这一维度上继续创作。这一难能可贵的探索方向由施蟹存和李拓之继承,虽然并非出于自觉。

  施蛰存在历史小说文体创新上可谓孜孜以求、苦心经营。他本来就十分看重文学的艺术性、独特性和审美价值,曾经根据自己对文学的理解提出过文学“需要精致”和“个人性”的主张。他时刻提醒自己文学创作必须是创造性的,“用别人的形式为自己的形式,用别人的内容为自己的内容,表里都丝毫没有创造性,即使看得去也还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傀儡”。在历史小说创作上同样如此。他说:“因了许多《上元灯》的读者,相识的或不相识的,给予我许多过分的奖饰,使我对于短篇小说的创作上,一点也不敢存苟且和取巧的心。我想写一点更好的作品出来,我想在创作上独自走一条新的路径。……《鸡摩罗什》之作,实在曾费了我半年以上的预备,易稿七次才得完成。’啊可见他在文体上创新求异意识之强烈和创作态度之严肃,与茅盾用一天时间创作《大泽乡》相比,阎施蛰存在艺术上的严谨与执著是不待言说的。

  在施蟹存看来,历史小说是小说之一种,“历史”只是这一类小说创作的素材,而不是目的。他说:“一切仅仅是为了写小说,没有人在小说中寻找信史。;y就使他完全摆脱了“历史真实”观念的束缚,将历史看作纯粹的审美对象,通过对历史材料的选择、加工、剪裁,在淡薄的历史氛围中展开丰富细致的想象,加强历史小说中“艺术虚构”的分量,并通过各种艺术手法有效展示“艺术虚构”带给小说的巨大魅力,以自己对对象的独特理解和别样的表达方式刷新了现代历史小说的美学面貌。在对“历史与艺术”的思索中,施蛰存选择的是适合想象力驰骋飞扬的境界,试图超越有形的历史实体,抓取人物的灵魂,将历史小说拓展为对历史人生颇具现代意味和个人精神气质的复杂感受。这种创作观念使他在以现代意识重新审视历史人物时,因大胆的想象虚构使历史小说充满奇诡灵动,超越了现实功利性,成为蕴涵着新鲜独异的审美特性的存在,而尘封远逝的“历史”也就化为真实可感、富有浓烈现代主义情怀的艺术结晶。

浅谈精神分析理论与中国现代历史小说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