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观中国水彩画的趋利与利

时间:2017-08-07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随着当前社会经济的飞速发展,人们的财富观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争取利益的最大化已成为我国各行业普遍追求的目标。然而,在我国水彩界,视趋利仍为异出,被视为阻碍水彩画发展的一大障碍。水彩艺术之趋利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既可以促进水彩事业的发展,提高水彩认知度,也可以把它引向平庸化,低俗化。怎样平衡这一态势,使之成为促进水彩艺术发展的动力,而又保持正确的艺术发展方向,成为摆在我们面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一、中国水彩画的现状及问题
  水彩画在中国已有百余年历程,期间取得成就有目共睹,无论艺术水平、理论认识还是创作基数虽都有很大提升,但仍属于发展形成时期。在这一百年的发展中,我国的水彩画面貌现已趋形成,取得了辉煌的成绩,表现为全国性和省市级水彩学术交流及展览层现,各级水彩画学会林立,学术研讨会也频繁举行,涌现了许多优秀的水彩画家和作品。尤其从第六届全国美展水彩画单列展区以来已历6届,作品的题材、风格面貌和画幅尺寸限度逐渐拓宽,水彩队伍不断壮大,艺术水平显著提高。但是,水彩画在我国的现状,仍属底子较薄、阶层较低、创作题材较窄,发展相对滞后,为不少业内人士难以乐观。其中表现出来的主要问题有以下四个方面:
  其一、重技轻意:水彩画因其技术性要求颇高,掌握难度大,效果丰富多彩,琳琅满目,很容易使画家陷入追求技法的泥沼,成为一个个为技法而技法技艺超群的专家,缺少的恰恰是绘画本身所应具有的艺术内涵;其二、得意忘“型”:水彩画的造型历来就有个“定论”,即水彩善画光色而难具造型分量,中国的水彩画造型艺术明显得力于东方水墨韵味观念的渗化,一直倾向于抒情、随意、以意写形的手法,但是,另一方面也呈现出普遍的造型能力较弱,基本功不扎实的问题;其三、意识落后:水彩画在我国的普及程度可以称得上大画种,可是在当今中国画坛上,其学术价值、艺术地位又由于观念意识的开拓性不足常常归于小画种之列;其四、趋同从众:中国人似乎具有趋同的性情,当一个人稍微表现或探索一种好的形式或题材,便会出现诸多趋之若鹜的“追随者”,失去对水彩本体语言上的探索与深化发展,继而失去表现更加丰富内容的激情,造成题材、内容、审美感受的偏窄。
  二、水彩现状的深层缺失
  以上所描述的问题只是中国水彩画创作现状的表面,挖掘造成这种局面的深层缺失,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才能更好的推动我国水彩画的发展。
  首先是趋利。趋利分为两种形式:一种是水彩作品意味的商业化,画家受经济利益的驱使改变艺术追求目标。水彩画变成商品,本身有利于水彩画的发展,但是作品风格、意味的商品化就不是件好事了,原因在于作者会为了适应市场的需求改变自己的风格样式,从而失去对艺术本质的追求,使作品流于庸俗化。另一种是功利之“利”,画家出于参展、评奖、被认可等功利目的,刻意迎合一些人和形势的口味,忽视自己的真情实感和个性化审美体验。广州的干果橘子风貌,湖北的青瓷细布风格,展览中传承的“破铜烂铁”风气、少数民族风情等,真犹如“一朝天子一朝臣”层出不穷。借鉴学习是必要的,刻意效仿便有伤风化。当水彩画的特性成为一种准则时,画家便失去对水彩本体语言上的探索与深化发展,继而失去表现更加丰富内容的激情,造成题材、内容、审美感受的偏窄。
  其次是开拓性不足,流于模仿。这种不足和模仿也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问题四中说所的风格趋同和对优秀形式语言的模仿。另一种是重复其他画种的艺术发展道路,尤其是西方油画。虽然这个问题不是朝夕能够解决的,模仿和借鉴的界限也不明确,但是中国水彩正在研究和解决的许多问题,是西方美术历史发展过程中已经解决的问题这一现象是不争的事实。
  再次是作品缺乏人文关怀、生命关怀和思想、情感的震撼。我国目前大部分水彩作品的题材面较狭窄,乐津与逸笔草草的小品之中,承载生活的含量不足。尽管这里面不乏好的因素,但整体上分量太轻,许多作品内容空乏,表现柔弱,感情苍白,思想贫乏,缺少社会容量,感召力不强,难以启开观念深层的审美意识,画种自身的巨大文化表现功能也难以发挥。原因就在于画家缺乏深层次的情感关怀,作品难以引起观众心灵上的共鸣。任何一副优秀的艺术作品都是艺术家的审美、修养、社会责任感等方面的完美体现,如果偏离这一点就会削弱探索的意义,表现在脱离对生活的观察,敏锐感受的丧失以及对本体语言深化潜力的挖掘。
  三、趋利与利的协调与平衡
  当前,很多院校都开设了水彩画系,水彩专业,但水彩专业学生的出路在哪里,却使多数校方讳莫如深,也是多数挚爱水彩的艺术家尽量规避的问题。把水彩作为主要专业谋生的除了一些学校的教师、水彩协会的专员外,我还没见到另外的生存方式。多数是毕业就转行,把水彩专业的知识作为美术基础来用,这本身倒无可厚非,但至少说明单靠水彩谋生是没有出路的。难道我们办学宗旨就是这样的吗?我们怎样才能把水彩培育成能为艺术家谋利、谋生的一种艺术形式,成为喜闻乐见、趋之若鹜、广泛接受的艺术形式?我们常见到人们愿意花大价钱买工艺品做装饰,也不愿收藏相同价钱的水彩画,这种意识的差异又在哪里?
  前面分析的趋利是其对艺术发展的弊端,而从另一种角度来讲,趋利也能给水彩事业的发展带来新的活力。首先,利益的回报可以调动艺术家积极性和主动性。艺术创造是一项美的劳动,是社会分工一项重要组成部分。纯粹精神的追求是建立在物质基础之上的,没有生活物质保障的艺术,也许会有璀璨的光芒,但往往会以艺术主体的生命为代价,那是一种布道者的精神,却不是艺术大众的生命追求。作为多数的艺术前进道路上的基石,或是基石中催生出来的佼佼者,他们所追求的往往是艺术生活道路上的欣慰和满足,是艺术与生活质量的协调和互动。当艺术家能从劳动中获得一定的功利回报和利益满足,他们不但能从生活的压力中解脱出来,也能有条件获得更好的创作资源,将能进一步激发他们的创作热情和活力。
  其次,趋利可以提高水彩艺术的社会认知度。想得到某种利益的回报,就必须走出尖塔,宣传、推广使人认识它,进而接受它,就如品牌的推介,商品的广告。这种推广的过程,单靠组织几个展览是不够的,也许每个有这种利益意识的都会参与期中。在这过程中,人们不但能够深切地感受水彩作品的使用价值,也可以进一步感受到水彩的艺术魅力,从而使水彩艺术的社会认知度得到提高。反过来,当这种社会受众基础广时,整体的审美层次也会逐步提高,同时,社会需求大也能通过竞争相互促进。这种状态在现代科技的发展过程中显而易见,历史上,17世纪荷兰小画派的繁荣和兴盛也是一种趋利的见证。

纵观中国水彩画的趋利与利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