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镇的秘密》的叙事策略

时间:2017-08-09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摘要:本文以《扁镇的秘密》叙事为研究对象,试图从经典戏仿与重构的多声部狂欢,独特的叙述话语和 “反讽”的叙事手段这三个方面来展开论析其独特的童话写作方式,肯定此种叙事策略的可取之处。
关键词:《扁镇的秘密》,叙事策略,经典戏仿与重构,叙述话语,反讽
中图分类号:G40-0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5608(2011)02-058-02
        扁镇,一个在地图上无迹可寻的地方。恰如其名,它的状貌扁扁的,无论是镇上的人物还是建筑,概莫能外。作者进一步说明,扁镇的扁不是平摊的扁,而是竖在墙上的扁。这一空间的奇妙构拟与神秘起源,决定了扁镇人物的与众不同。一连串妙趣横生的故事,便顺理成章地于焉而生。
        《扁镇的秘密》一共包括三个故事。《拯救大行动》里介绍了整个扁镇都是由剪刀姥姥剪出来的,包括故事里的主角:一只扑克鼠、一只鞋垫猫和一只鼻涕猪组成的“DM”组合。有一天扁镇光明顿逝,大家陷入一片恐慌,全镇人无不出动来探寻黑暗的缘由。“DM”组合也勇担责任,最终拯救了扁镇,原来扁镇的黑暗是太阳被乱扔的广告纸遮盖住所致;第二部《狂欢的日子》叙述没有人相信把扁镇于危难中解救出来的是“DM”组合,因为他们臭名昭著,反而执意认为是剪刀姥姥所为。于是扁镇举办了宴会和皮影戏庆祝此事,同时扑克鼠进入了老獾的隧道上了天,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开始了冒险之旅,而鞋垫猫在扁镇寻求办法去除身上的恶臭;第三部《三条尾巴的故事》里已经除去恶臭的鞋垫猫想要去扁镇享受却被认为只是一只破鞋垫,这大大刺激了鞋垫猫,于是他决定奋起。鞋垫猫和鼻涕猪搭档开了一个天空旅游公司,而鼻涕猪的鼻涕居然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后来扑克鼠也回到了扁镇阴差阳错地当上了镇长,故事的结尾,三个好朋友又团聚了,一起出发去远方漂泊。
        一、经典戏仿与重构的多声部狂欢
        作者自觉地采用了后现代式的文本策略——互文性,不仅读者能够从中指认出或显豁或隐蔽的前文本痕迹,且作者自己也跳出来声明这种文本间的互联关系。
        《扁镇的秘密》撷取诸多著名的图画故事的元素,比如《傻鹅皮杜妮》、《好饿的毛毛虫》、《獾的礼物》、《三个强盗》、《打瞌睡的房子》、《疯狂星期二》、《母鸡萝丝去散步》及《小黑鱼》等近四十部图画书的故事情节和主角,其所包含的背景知识容量非常之大,会给读者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而且它的运用绝非简单地搬抄原本的元素,而是:或对原有图画故事的续写,比如霍斯,在《生气汤》中,故事主要是说霍斯的妈妈利用煮生气汤一事来教导霍斯要合理发泄懊恼心绪。而在《扁镇的秘密》里,作者在介绍《生气汤》原有故事的同时,进而续写了霍斯用煮生气汤的锅来煮牛皮,成为鼻涕猪上天的原料之一,且成为旅游公司的股东之一; 或是取其图画故事书中的原有主人公,为其安排新的际遇,如《獾的礼物》,故事原本是说小镇上的每个人都感谢獾为他们所做的事情,并十分怀念獾,但在扁镇中,獾的离去是为奔赴另外一个世界。当他从隧道出来之后竟然变成了一只土狗,还被改名字为张富贵;或是吸收原有图画故事中的某个情节,挪用至《扁镇的秘密》,并对之进行改编,比如《獾的礼物》中獾的地下隧道成了扑克鼠上天进入另一个世界的通道,并赋予这个隧道一个全新的含义——它能够给人提供新的生命想象。
        对原本已存在的耳熟能详的著名图画故事元素的吸收、转化、戏仿与重构,能够给读者提供更为广阔的想象空间与更为多样的审美体验。而作品中不断出现的熟悉面孔除了让读者感到亲切之外,也能让读者增加对《扁镇的秘密》童话故事更多的期盼。这是一种全新的童话写作方式,是各种童话故事彼此生成、相映成趣的多声部狂欢。文本不再是封闭而单一的自足体,而是一个开放、多元、意义增殖的网络。虽然这种叙事策略在《最后的胜地》中有类似的表达,但这里的运用更为丰富多样,也有更多发展的空间和更大的张力。        二、独特的叙述话语
        除却一般童话语言的形象、生动与谐趣之外,《扁镇的秘密》的叙述话语有其自身独特的风格,那就是富有鲜明的时代气息和现代感。作者在叙述故事过程中,有意引入时下非常潮流的名词和短语,比如“神马”、“额滴神呐”、“反恐”、“3D”、“IMAX”、“4S”店,“信用卡”“海豚音”、“Ipad”、“LED”显示牌、“旋转餐厅”、“兰蔻”、“LV包”等,这些词汇不仅增添了故事的时代感、喜剧感与话语狂欢色彩,也密切了作品与现实的关联度,不可不谓是一种新颖的童话语言风格的尝试。
        尤为值得一提的是,《扁镇的秘密》的叙述话语具有“元叙事”特征,颇具“现场对话感”。在阅读中我们会发现如是有趣的表意策略:作者仿佛不甘寂寞似的不断地跳出故事情节,来与读者热切对话,甚至出人意表地设置了”有奖问答“,不可不谓是一个奇异的“创举”。这种“跳出”看似游离,实乃是一种推动。如,在叙述中遍布作者随机抛出的疑问,这些疑问一方面吸引读者的注意力,另一方面也引导读者对故事下文情节的思考和猜想。比如在《拯救大行动》第十三章《出大事了》有这样一段话语,“你问这件事情有多大?我给你说吧,那可真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呢——扁镇的天说黑就黑了! 你会说这算哪门子天大的事情啊,什么地方的天到时候不是说黑就黑呢?可是你见过大中午头刚才还艳阳高照万里无云,天一下子就变成乌漆麻黑一团的吗?你想想说没准也有,夏天要下冰雹的时候会这样”。这段我和你的一问一答的对话,一方面推进了推进了故事的继续,同时为后文扁镇的天黑究竟是怎样一回事设了悬念,让人迫不及待想知道事情的原委。
        三、“ 反讽”的叙事手段
        在《扁镇的秘密》中,作者在很多情节中运用了“反讽”的叙事手段,传达了童话简单的表面背后一些更深层的意义,丰富了故事本身的内涵。例如在《狂欢的日子》里,拯救扁镇于危难之中的明明是“DM”组合,但扁镇人民一致都不相信这一事实,因为他们认为“DM”组合成员臭名昭著,若拯救扁镇的英雄是他们,就会毁坏了扁镇的名誉,但是又必须找到拯救扁镇的英雄,于是他们全票通过同意这个救世英雄就是剪刀姥姥,只因为剪刀姥姥德高望重,更符合英雄的这一形象,连剪刀姥姥自己都迷糊是否拯救扁镇。最后剪刀姥姥满脸皱纹越发深刻了,终于勉强承认了这个事实,我们这时看到的画面是“扁镇获救的事情终于是得到了合理的解释,毛毛虫镇长松了一口气”,其实松了一口气的不只是毛毛虫镇长,更是广大的扁镇人民,可算是为扁镇的获救找到了一个合理且冠冕堂皇的理由了。扁镇人民的无知和虚伪嘴脸在这里鲜活地浮现出来。
《扁镇的秘密》的叙事策略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