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乡村医生养老保障现状及对策

时间:2011-06-09 编辑:rany 手机版

   论文关键词:乡村医生:保障制度

  论文摘要:通过对乡村医生收入和养老保障的现状研究,发现乡村医生在现有体制和收入状态下难以实现养老保障。建议在全国范围内推广乡村医生养老保障制度,除政府增加投入外,还应考虑将乡村医生养老保险与现行养老保险制度合理接轨,明确乡镇卫生院作为上级监管负责单位的作用。

    目前乡村医生处于老无所养的尴尬境地,直接影响了乡村医生的工作热情和动力。因此,要使乡村医生这一集医疗、防疫、保健为一体的农村卫生最基层的力量继续充分发挥作用,就必须制定切实有效的措施,推进乡村医生养老保险制度的不断深入和完善。

  1、资料来源与方法

  1.1资料来源

    现场调查资料来源于2007年卫生部支持项目的部分数据。

    问卷调查:根据经济发展水平及地理因素,综合考虑各省乡村医生建设现状,选取东部地区的福建、广东,中部地区的黑龙江、江西,西部地区的云南、宁夏和新疆,每省按照经济水平高低抽取2个县,共14个县进行村卫生室人员问卷调查,实际收回有效问卷4071份。本研究采用了问卷中与乡村医生收入及保障相关的数据。

    现场访谈:项目组成员与样本县卫生行政部门、财政部门、人事部门相关领导进行座谈,每个县随机抽取5位乡村医生进行深入访谈。访谈内容是乡村医生收入及保障现状、存在的问题及政府各部门的对策。

  1.2资料分析方法

    定量资料经统一编码后,经Epidata3.1软件以双录入的方式录入及核对、查错,最后利用SPSS 12.0进行统计分析。定性资料采用社会学定性访谈方法进行整理和分析。

  2、结果

  2.1我国乡村医生收入状况

    由于乡村医生的半农半医的性质,故对其收入从医疗收入和其他收入两方面进行分析。

  2.1.1平均月收入。根据问卷,调查地区乡村医生从事医疗卫生服务月平均收入如表1所示,收入200元以下的占15.39%,其中新疆和田占88.61,宁夏彭阳占68.75%; 201元.500元的占23.86% ,801元—1000元的占0.57%。西部地区村卫生室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服务的平均月收入多数在800元以下,中、东部大约1 /3在501元一800元之间。

  2.1.2土地收入等其他收入。调查地区40.70%的乡村医生除医疗卫生服务外,无其他收入,见表2。

    调查地区80.77%的乡村医生从事医疗卫生服务的收入超过土地及其他收入,是其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

    宁夏等西部地区的乡村医生在访谈中表示,近年来由于新农合的推广,对乡村医生的业务收入产生了一定的冲击,农民更愿意到可以报销60%以上的乡镇卫生院就诊,各省只是将村民的几十元的门诊账户留给乡村医生。尤其是宁夏开始实行药品零差价管理(省财政以每人每月400元给予补助),乡村医生除了财政收入补助外,业务收入所占比例普遍较低。

  2.2乡村医生养老保障状况

    调查地区乡村医生年龄构成:25岁以下占4.05%,25岁一34岁占27.31%, 35岁~44岁占25.47%, 45岁一54岁占18.86%, 55岁以上的占24.31%。可见乡村医生队伍老化现象比较严重。调查地区乡村医生仅有2.54%的人有养老保险,97.46%的人没有。在接受调查的村卫技人员中,接受过政府津贴的占71.8%,津贴的数额最少为45元,最多为 14800元,平均1598元。

    部分省基层卫生行政管理人员表示,在我国农村养老保险体系中,乡村医生同其他农民一样,也是在自愿原则下参保,以自助为主,以县为单位进行统筹。中东部地区某些县实施了这种农村养老保险,但现行农村养老保险的筹资水平不高,返还额度低,退休后300元/月的养老金不能满足乡村医生养老的需求,3600元/年的养老金甚至低于农村年人均纯收入。

  2.3政府公共卫生补助状况

    有73.80%的乡村医生享受公共卫生服务补助,各省标准不一,见表3。

  3、讨论和建议

  3.1乡村医生收入无法自行承担养老负担
   从乡村医生的收入现状可以看出,横向上,乡村医生的业务收入虽然在普通村民中处于中等或中等偏上水平,但是由于乡村医生处于三级卫生服务网底的特殊性,加之村医扎根基层而放弃的机会成本等,投入与所得不成比例;从纵向上看,乡村医生与乡镇卫生院卫技人员的业务收入相比,也是比较低的。

    发生以上现象的原因在于,虽然乡村医生保留了半农半医的性质,但近年来乡村医生因为从医需要而逐渐放弃了土地经营的收入,其收入基本靠村卫生室的日常收入来自给自足。近年来由于在新农合实施过程中对住院的监管不利,导致有些门诊可以解决的疾病,村民为了获取更高的报销比例,往往在卫生院办理住院,隐形地分走了一部分原本属于村卫生室的基本医疗业务,对乡村医生卫生服务的业务收入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同时,村医还要承担大量的公共卫生工作,尽管各个地方有一些公卫补助收入,但保障力度不大。从外部支持看,政府财政的部分不能支撑农村基层卫生事业的发展。特别是在中西部及贫困地区,政府财政对乡村医生往往只能提供公共卫生工作的补贴。

    以上原因导致了乡村医生的收入不稳定,收入与投入比偏低。所以在乡村医生靠务农养老的传统逐渐弱化的今天,乡村医生通过收入减去业务和日常支出的结余解决养老问题,较为困难。

  3.2现行保障机制无法有效解决村医养老问题

    在保障制度方面,我国缺乏国家层面的乡村医生社会保障的政策,现有的农村养老保险由于筹资水平低,保障度不大,并未在农村养老中取得实效,乡村医生养老保险的参保率很低。

    而如果走城镇职工养老保险途径的话,村医的归属并无准确的界定。虽然可以以灵活就业人员身份参加保险,但一次性需要补交的保金和之后每月需自付的较大比例的保金,都是乡村医生很大的经济负担,他们能够持续参保的能力较低,而养老保险又是需要长期投资以取得回报的社会保险,所以稳定性不强便成了阻碍乡村医生养老保障的一大因素。

  3.3建议

    综合以上分析可以看出收入不稳定、政府财政投入不足、政策不利等因素制约了乡村医生合理的养老需求,乡村医生无法在现行养老保险体系中得到实际的养老保障。所以对村医养老实行专项的制度保障显得很有必要。

我国乡村医生养老保障现状及对策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