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新型农村养老保障体系的初步设想

时间:2017-07-13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论文摘要:中国农村正处于剧烈的社会转型期,随着我国经济和社会的不断变化,原来赖以维持的以家庭保障为主,其他保障为辅的农村养老保障体系陷入了巨大的困境之中,迫切要求我们构建比较完善的新型农村养老保障体系。

  论文关键词:农村养老保障体系;问题;设想

  中国农村正处于剧烈的社会转型期,农村原有的养老保障体系正在被打碎,而新的保障体系尚未形成。农村大部分老年人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生存困境,他们成为整个社会中最边缘化和最弱势的群体之一,这个群体的规模越来越大,已经开始影响农村社会的稳定和整个国家经济、社会的和谐发展。在这种情况下,构建科学合理的新型农村养老保障体系,是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内学界和政府共同面对的一个重大课题。

  一、中国现行农村养老保障体系面临的问题

  (一)目前农村家庭保障模式面临的困难
  1,农村人口老龄化。从世界各国的综合比较来看,我国的人口老龄化有以下特征:未来老龄人口的规模庞大;人口老龄化速度较快;人口老龄化具有阶段性和累进性;人口老龄化阶段经济发展水平比较低;因此,未来老龄人口的规模和老龄化的速度,对农村家庭保障模式提出了巨大的挑战。

  2.农村子女数减少和家庭结构简化。计划生育的推行在规模和结构上使家庭发生变化。规模上,家庭人口减少,意味着家庭收人减少,赡养老人的能力降低。结构上,核心家庭比例上升,家庭趋向小型化和核心化,农民大多数与老年父母分开生活,用于赡养老人的精力和时间减少,难以满足老年人的养老需求。

  3.农村外流人口增多。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大量农村人口向城镇的迁移,直接导致农村老年父母身边子女数减少,虽仍能在经济上接济父母,但老人的生活照料和精神慰藉会受较大影响。

  4.农民思想价值观念的变化。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年轻人价值观念在变化,“孝”的观念的淡化,农村子女对老人不孝的比例在上升。此外,老年人独立意识在增强,老年人不愿意依附年轻人来养老。

  (二)农村社会养老保险的局限性
  1.农村社会养老保险不具备社会保险的特征。我国农村社会养老保险的《基本方案》中明文规定,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在资金筹集上要坚持以“个人缴纳为主,集体补助为辅,国家给予政策扶持”的原则,这是由中国经济特别是农村经济发展的具体情况决定的。国家的财力有限,农村的资金筹集只能依赖集体和个人。不少地方政府在具体实施过程中甚至把“个人交纳为主”改为“由个人全部交纳”。这种完全由农民自己缴费的保险不具备“社会保险”的含义。

  2.现行的农村社会养老保险难以保障未来的老年生活。由于农村的经济发展水平低,在大多数农村的社会养老保险中,农民大多选择了保费最低的2元/月的档次,按民政部《农村社会养老保险交费领取计算表》计算,农民缴费10年后,每月可以领取养老金4.7元,15年后每年可以领取9.9元。这点钱根本无法起到《方案》中所称的“保障老年人基本生活”的作用。

  3.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基金管理水平低。按国际上通行的做法,保险基金应该遵循征缴、管理和使用三分离的原则,三权分离,互相制衡,从而保障养老保险基金的安全性、流动性和收益性。但在大多数农村,养老保险基金是由当地民政部门独立管理的,缺乏有效的监控,这样保险基金被民政部门或政府挤占、挪用等,使农民的养老钱失去了保障。
  二、构建新型农村养老保障体系的初步设想

  (一)继续宣传家庭养老
  1.家庭养老方式符合我国的现实国情  虽然家庭养老模式在社会转型过程中与新的社会现实产生了一定的矛盾,但总体上来说它仍具有相当大的保障作用。我国人口多,人口老龄化趋势快,农村经济发展落后,农民支付能力有限,多数农村地区尚处于温饱型阶段。在这种情况下,若完全依靠建立起统一完善的社会养老保障体系来解决农村老年人养老问题,显然是相当困难且极不现实的。因而,当前我们仍有必要依赖家庭养老方式来保障农村老年人的基本生活需求。

  2.家庭养老作为一种文化模式不会退出历史舞台  文化模式是指各民族或国家具有的独特的文化体系,它是由各种文化特质、文化丛有机结合而构成的一个有特色的文化体系。家庭养老就是一种文化体系。围绕着这个文化特质,构成了养老的饮食文化、居住文化、制度文化、孝文化等文化丛。在本质上,它反映了家庭内代际问的互动,更反映了中国人的价值观和情感模式的继承。家庭养老的过程,不仅是一个简单地维系老年人生存和发展的过程,而且是一个强化和实践价值观的过程。家庭养老模式是政治制度、经济形态、思想文化等因素合力的结果,其稳定性决定了它不可能退出历史舞台。

  3.家庭养老的实际保障效果不会有很大的削弱  首先,农村家庭结构简化对家庭养老并无重大影响。中国老年夫妇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是不会同时需要子女日常生活护理的,因而所谓的“4—2—1”的人口结构并不一定对老年人的日常照料构成重大威胁。其次,农村外流人口增多不会对家庭养老产生较大的影响。在农村,日常照料责任主要由已婚的女性承担。在农村流动人口中,最活跃的是中青年男性和未婚女性。再次,孝的观念虽有一定程度上的淡化,但尊老、敬老、爱老及赡养老人作为我国的传统美德在广大农村中仍然占据主导地位。最后,家庭养老的保障水平会随着农村经济的发展而提高。

  (二)大力推广农村社会养老保险
  养老社会化作为未来的趋势是不可避免的,推广养老保险首先要还其“社会养老”的面目,即养老资金来源应以社会为主,而不应以个人为主。在集体经济较发达的农村,资金筹集模式应改为“集体交大头,个人交小头,国家给予政策扶持”,而且应坚持社会保险的强制性原则;在集体经济发展水平较落后的地区,可直接称之为“农村养老保险”,资金筹集仍为“个人交大头,集体交小头,国家给予政策扶持”,并实行积极引导的“自愿性”原则。

  (三)建立多层次的农村社会化养老体系
  首先,要完善农村“五保”制度,为农村的“三无”老人提供基本的生活保障。其次,兴办农村养老院。为那些不属“五保”供养之列而又不愿意或无法在家庭中养老的老年人提供养老支持,此种养老院可实行低收费政策,集体或国家应该予以适当补贴。再次,完善农村社会救济制度。最后,开展一些社会补充养老方式,包括农村计划生育养老保险、农民退休金制度等。

构建新型农村养老保障体系的初步设想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