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养老在当前农村养老保障中的地位

时间:2017-07-13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论文摘要:对家庭养老在当前农村养老保障的地位与作用进行了调查研究。结果表明,目前我国绝大多数的农村老年人还是依靠自己的劳动收入和子女提供的资金来维持老年生活,家庭养老仍是我国农村目前最主要的养老方式,在农村养老保障中发挥着主导作用。

  论文关键词:家庭养老;农村老年人;养老质量;家庭结构

  我国的传统家庭养老模式是与农业社会以家庭为单位的生产方式相适应,在“崇老文化”的背景下发展成熟的。随着工业社会的到来,社会化的大生产和分工取代了一家一户为单位的生产方式,农村的家庭结构和家庭规模也发生了重大变化,家庭向小型化和核D化发展。社会价值观念的转变又使传统的“孝道”观念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为了深入了解目前的中国农村家庭养老作用的发挥情况,以及农村老年人的赡养状况,笔者依托985项目基金,以农大返乡学生为主要调查员,于2006年6~9月开展了对农村老年人养老现状的调查,涉及全国2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530个老年人。

  1调查对象的基本情况

  调查对象中,男性占49.1%,女性占50.9%。凋查对象以60~7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为主,平均年龄73.6岁。其中夫妻双全的老年人有44.87%,丧偶的老年人占51.3%。调查对象丧偶的比例随着年龄的上升而增加,并且女性被凋查者中丧偶的比例高达64.37%,远高于男性被调查者。被调查的老年人中93.82%都有生养子女,另外有3.86%的老年人有收养子女,平均每个老人拥有子女数量接近4个,很多老人都是儿女双全,可以说,这一代的农村老年人有足够的赡养者(表1)。

  2调查结果

  2.1农村老年人经济支持情况48.0%的调查对象收入最主要的来源是子女提供的资金;35.5%则主要来源于自己的劳动收入;来源于个人积蓄的占5.6%;救济与社会养老保险金在农村老年人的经济收入中所占的比例仅在10%左右。这项结果显示,绝大多数的农村老年人还是依靠自己的劳动收入和子女提供的资金来维持老年生活,这与我国农村社会保障体系尚不完善的现实相符。调查结果显示,平均每个被调查者每年从所有子女处能获得现金789.4元,衣物等价值131.5元,粮食82.7kg。其中,被调查的老人每年从所有子女处能获得的现金最大值为10000元,衣物等最大值为2200元,粮食最多为800kg;另外,也有部分老人没有从子女处获取任何物质上的支持,可见不同老人从子女处获得的经济支持差别较大。对被调查的农村老人从所有子女处获得的现金总和数据进行分项统计后发现,被调查者子女没有提供任何现金的有24.5%,仅提供较少现金(1200元以下)的有57.0%,占了绝大多数,粮食与衣物的提供情况也与现金相似,考察老人获得粮食现金的平均值,发现即使在消费较低的地区,这些资金也仅仅只能满足老人最低的温饱需求(表2)。可见,目前虽然大多数子女都会对父母提供一定的物质支持,但这种支持力度不大,多数只以维持老人的生存为标准。
  2.2农村老年人居住情况在居住方式上,未与子女同居的(独居和与老伴同住)老人有48.3%,在和子女共同居住的几种情况中,又以“与一个已婚儿子同住”的比例最高,达到30.3%。调查他们和子女分开居住的原因,发现依从当地惯例和“图清静”是最主要的两个理由。这表示我国传统的“四世同堂”式的居住模式已经基本瓦解,成年子女脱离父母家庭另组小家庭已成为新的习俗惯例,很多老年人也接受了这一变化。调察不同年龄段农村老年人的居住方式,发现农村老年人独居的比例随着年龄增大而递减,6O~69岁时独居的老年人有53.89%,70~79岁独居者为48.67%,而80岁以上的老年人中,其比例已经下降到39.05%;与之相对应的是随着年龄增长农村老年人与子女同住的比例不断上升,以“与一个已婚儿子同住”的比例为例,在60~69岁的年龄组中该比例是23.33%,70~79岁组为30.97%,而到80岁以上年龄组中这个比例已经升到40.95%。显然,虽然现在很多农村老年人选择了与子女分开居住的居住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家庭养老的丧失,当这些老人到了需要更多照顾的时候还是会选择住儿女身边以获得相应的照顾。

  2.3农村老年人饮食情况调查结果显示,超过半数的农村老年人都是独立开伙,“同居共食”的传统家庭养老方式已不再是主流(表3)。中国营养学会建议成人每天应摄入“畜、禽肉50~100g”,但调查结果显示,每天都能吃到肉的老年人仅占9.1%,很多农村老年人只在节假日或女儿回娘家时才能吃上一次肉。


  2.4农村老年人医疗状况调查数据显示,农村老年人大病通常会去医院,而小病则通常就在本村医疗室看病或自己买点药吃。表4表明,超过1/8的老人有小病既不诊治也不吃药而是硬挺过去。调查其原因,有61.0%的人认为他们看病存在困难,在这部分人里面,又有79.2%的人认为自己看病难最主要的原因是经济困难。图1表明,绝大多数农村老年人都是自费医疗,显然,影响农村老年人正常就诊的主要原因是缺乏可靠的医疗社会保障,使他们无力负担看病所需的各种费用。图2表明,56.6%的农村老年人的医疗费用自费部分由子女负担,老年人能够获得医疗服务,取决于子女愿意负担的费用。这证明了家庭养老特别是子女保障是我国农村老年人目前最普遍的保障形式,同时也证明了这种保障的水平并不高,由子女支付医药费用的老人中有74.1%仍然认为自己在看病上有经济困难,老年人“病有所医”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

  2.5农村老年人与子女的关系调查结果显示,73.2%的农村老年人与他们的子女没有养老协议,剩下的虽然有养老协议,但绝大多数只是口头协议,而且,这些协议中有58.2%没有第三方证人,仅靠老人和子女自己作证。这表明我国农村家庭养老缺少明确的标准,也缺乏强有力的干涉者保证赡养的执行。家庭结构的变化使农村老年人已不再具有农业时代的权威地位,有34-4%的人认为自己的地位比自己父母当年的地位要低。表5表明,子女有事时较少找老人商量,而老人有事则经常找儿女商量。另外,接近半数的调查对象认为自己的生活水平低于子女的事实可以认为是目前家庭养老质量不高的又一个证明。
 2.6农村老年人对家庭养老的态度调查结果显示,农村老年人认为最理想的养老方式中,赞成“家庭养老”的比例最高,达到61.6%;赞成“自我养老”的次之,有24.5%。当农村老年人有劳动能力时,大多数(73.2%)会选择自我养老,丧失劳动能力后,则多数(80_4%)选择家庭养老。他们大都认为养老院是无儿无女没有办法了才会去住的地方,商业保险没有钱买而且也不可靠,而社会养老保险很多地方并没有开展。在调查对象中,93-4%的老年人听说过“家庭养老”方式,但仅有31.8%的老年人听说过“社会养老保险”,这反映了我国社会养老保险在农村的覆盖面太窄,多数老人甚至不知道这种养老方式。另外,78.3%的村里没有老年互助组织,社会化养老在我国农村目前还未能发挥主要作用。因此,对于农村老年人来说,最可靠的还是由儿女来赡养自己,这从41.1%的农村老年人赞成“多子多福”的说法上可以看出来。可见,一方面家庭养老具有其他养老方式难以替代的优势,成为农村老年人的首选有其必然性:另一方面这也是目前我国农村社会养老极不充分情况之下的唯一选择。

家庭养老在当前农村养老保障中的地位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