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谐社会视野下农村养老保障机制的建立

时间:2017-07-13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论文关健词:和谐社会;农村;养老保障;机制

  论文摘要:随着经济秒会的发展、人口老龄化进程的加快、农村传统的养老保障模式的保障能力弱化,我国农村养老问题日益尖锐和突出,充分认识我国国情,探索与农村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的农村社会养老保障机制是构建和谐社会的重中之重、难中之难。

    在经济发展水平较低、人口老龄进程加速和家庭保障功能弱化的背景下,我国农村老年养老问题面临严峻挑战。目前绝大多数没有任何养老保障的农村老年人的社会问题日益凸显,已经成为制约农村社会发展和社会和谐的重要因素。建立新型农村养老保障机制,用现代的社会养老保障制度弥补传统的土地保障和家庭保障的不足,让广大农村老年人过上老有所养、老有所靠的有保障的晚年生活,已经成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当务之急。

    一、建立和完善农村养老保障机制对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意义

    “老有所养”、“老有所靠”是和谐社会中的重要标志和基本要求,目前,我国农村养老问题日益尖锐和突出,在充分认识我国国情的前提下,探索与农村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的农村社会养老保障机制的构建问题已经成为当前破解“三农”问题、维护社会稳定、应对老年化挑战与构建和谐社会的重中之重、难中之难。努力作好这项工作,不仅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同时也是现实的需要、发展的需要。

    (一)建立和完善农村养老保障机制是解决“三农”问题、维护社会德定的迫切需要。在我国,农村的稳定是社会稳定的前提,没有农村的和谐就没有全社会的和谐,农村社会的和谐发展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重要基础。目前城乡经济社会发展的不平衡严重影响到和谐社会的构建。由于受经济发展水平以及历史文化传统的限制,农民社会保障与城市社会保障相比,不仅建立得比较晚,而且项目不全,保障水平很低。农民低水平的社会保障,不仅阻碍农村经济的发展,而且更关系到农村社会稳定和全面小康社会目标的实现。建立和完善新型的农村社会养老保障制度,让农民老有所养、老有所靠,解除他们后顾之优,是解决“三农”问题的必要手段,也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重要内容。

    (二)建立和完善农村养老保障机制是应对老龄化社会挑战的决定性措施。我国已经步入人口老龄化国家的行列。根据2000年的统计,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已达1. 34亿,占总人口数的10. 84%,且正以每年3. 2%的速度递增,预计到2050年,老年人口将增到4. 12亿。而我国差不多有四分之三的老年人居住在农村,在农村,大多数老年人的经济来源和生活保障完全依靠子女,而随着计划生育的实施,随着农村大量年青劳动力流人城市,这种依靠家庭养老保障的机制必将受到严峻的挑战。老龄化必将给未来的中国社会带来巨大的压力和众多的社会问题,不可避免地成为构建和谐社会的重大挑战。寻求一种新的养老途径,即主要依靠社会来承担养老的责任,解决农民老有所养问题已成为我国农村面临的一个重大社会问题。

    (三)建立和完善农村养老保障机制是维护弱势群体利益、促进社会公平的强有力手段。和谐社会核心的精神就是公平、公正,长期以来,农村老年人口是经济上最弱势的群体,农村社会保障也始终被整个社会保障体系“边缘化”,农民的养老问题如何解决、解决的程度如何,将直接检验和谐社会的建设水平。建立农村老年社会保障制度有利于改变城乡居民间社会保障的不公平,维护农村老年这一弱势群体的合法利益,同时也能提高我国人权水平,推动我国人权事业的发展。

    二、我国农村养老保障体系的发展现状和存在的问题

    目前农村老年社会保障制度覆盖率低、社会化程度低、保障水平低,这与我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很不协调,直接影响到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建设。我国农村老年人口不仅绝对数远远超过城市(全国70%以上的老龄人口分布在农村地区),在老龄化程度与速度方面也远远超过城市。这个庞大的老年群体与城市老年职工的重大差异主要体现在,他们没有固定的养老收人,没有可靠的医疗保障,生活风险和困难程度比城市老年人更大、更严重。目前我国农村养老保障面临的主要问题有:

    (一)家庭养老功能日渐弱化,农村老年人赖以养老的主要模式受到挑战。我国的社会保障制度存在着明显的“二元”结构,农村社会保障严重“缺位”,广大农民被排除在社会保障制度之外。长期以来,老年农民养老主要依靠家庭赡养和土地保障。然而,随着经济体制改革、农村经济结构调整、计划生育政策的实行及青年人家庭价值观念的变化,这种保障功能严重弱化,可靠程度急剧下降,老年农民养老面临严峻形势,加上自然条件恶劣、区域经济发展滞后、农民增收困难、家庭经济据,老年农民养老保障问题就更加突出。目前,农村家庭结构正在发生着很大变化,家庭养老越来越力不从心。如果把传统的家庭结构看成是金字塔型(老年人少,供养他们的年青人多),那么老龄化后的家庭结构将是倒金字塔型。这样的家庭结构如果单纯依靠家庭养老,那将使老年人的生活困难,年轻人的负担沉重,从而最终导致家庭无法承担养老功能。

    (二)农村社区养老发展严重滞后,不能适应新形势下人口老龄化、家庭养老功能弱化和经济社会发展的迫切需要。从我国目前情况看,除家庭供养外,农村基层组织对“三无”(无依无靠、无劳动能力、无生活来源)的老人实行“五保”(保吃、保穿、保住、保医、保葬)。五保供养主要采取两种方式,一是集中在敬老院养,二是分散养,由村级组织负责,由邻里照顾。税费改革后,原本处于“财政吃饭”状态下的县乡两级财政实力进一步削弱,村级集体经济趋于瓦解,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又相当有限,致使原来由乡镇统筹和村级集体经济负担的五保户和其他一些农村贫困对象失去了救济保障,这种情况在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农村更为严重。加之,我国慈善事业尚不发达,社会捐助较少,因此,能够享受社区养老保障的人员很少。

    (三)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不健全。民政部门从1991年开始,进行农村养老保险的试点工作。主要做法是:养老保险费的筹集以个人交纳为主,集体补助为辅,国家予以政策扶持;采取个人账户、基金预筹的方式,投保人根据个人账户积累总额领取养老金;征缴的养老保险基金以县为单位平衡预算、运营管理。从这种模式的设计初衷看,国家、集体、个人三者之间权益关系明确,农民自我保障为主,国家财政没有包袱。十几年过去了,农村社会养老保险收效并不明显。2000年我国农村参保人数为6,172万,2001年下降至5,995万,2004年降至5,152万,近两年参保人数略有回升,但能够享受养老保险收益的人毕竟有限。这种制度设计本身有缺陷,在基金管理和体制方面也存在一些问题:第一,试点中的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只有个人账户,缺乏社会统筹部分,不能起到调节收人分配的作用,使一部分真正需要保障的贫困人口的养老问题得不到解决。加之基金收缴困难,尚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社会养老保险制度;第二,保险基金管理不善,保险基金存在保值困难和风险问题日益突出。农村养老保险基金是作为预算外资金纳人财政专户管理,还是采用市场化运营,目前已处于两难境地。在金融机构连续多次下调利率的情况下,基金往往难以保值。加之县级财政又多数吃紧,基金被挪用的可能性极大,而分级管理运营在体制上尚未有明确的规定;第三,管理体制不顺、管理队伍不稳定。农村养老保险既具有某些社会保险的功能,在运行中又部分引进了市场机制,这种混合属性与现行体制发生碰撞。如,政事之间职能不分,责任不明;部门之间关系不顺,相互掣肘;上下之间条块分割,监管乏力,等等。

和谐社会视野下农村养老保障机制的建立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