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镇非正规就业人员的养老保障制度创新

时间:2017-07-13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论文摘要:我国目前的养老保障制度,在缴费年限、缴费基数、缴费方式、待遇计发等方面主要是针对固定用人单位的正规就业形式设计的,用正规部门的养老保障制度去覆盖非正规部门人员是不大可能实现的设想。因此,要建立怎样的非正规部门就业人员养老保障制度,它既符合非正规就业人员就业特点,满足他们对养老保障的基本需求,又在经济上具有可行性,能减少制度运行的成本,同时最终实现与正规部门就业人员养老保障制度的有机衔接与整合统一,就成了本文要讨论的要点。

  论文关键词:非正规就业人员;养老保障制度;制度创新

  一、问题的提出

  在我国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过程中.非正规就业日益成为吸纳劳动力,尤其是低素质劳动力就业的主要形式。据统计,1990—2004年间城镇非正规就业年均增长率相当于城镇就业增长率的3.9倍;20o4年占城镇就业比重的58.69%.成为城镇新增就业和农村转移劳动力的主导就业模式。我国现有劳动力人口约7.1亿~7.2亿。而能够进入到正规部门就业的大约2亿人,其他大多在非正规部门从事非正规就业(李强。2002)。

  非正规就业是国际劳工组织针对发展中国家里出现的一种就业现象提出的概念。1973年国际劳工组织(ILO)首次提出了“非正规部门”这一概念。根据国际劳工组织以后的一些报告,非正规部门被定义为“发展中国家城市地区那些低收入、低报酬、无组织、无结构的生产规模很小的生产或服务单位”,而正规部门就是与之相反的一个概念。国际劳工组织所说的非正规就业就是指在非正规部门里的就业,而鉴于我国正处于经济转型期。本文所说的非正规就业主要是指广泛存在于非正规部门里的就业和正规部门中非正规岗位的就业。

  具体包括:一是,非正规部门里的各种就业门类;二是,正规部门里的各种短期临时性就业、非全日制就业、劳务派遣就业、分包生产或服务项目的外部工人等,即“正规部门里的非正规就业”。针对中国经济转型期的特点.本文将非正规就业人员定义为三部分人员构成:城镇就业中的私营企业从业人员①.个体经济从业人员,以及以大量从事非正规就业的农村转移劳动力的从业人员。

  根据这部分人的职业特点,我国非正规就业人员养老保障制度设计不合理,缺乏公平性和准人性。从制度设计上看.地方政府在对非正规就业人员养老金缴费办法上.未充分考虑非正规就业人员的经济承受能力。根据现行缴费办法.非正规就业人员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缴费基数可以根据自己的能力在职工平均工资的60%~300%之间自愿选择,缴费率各地方政府规定不尽相同,大致在16%一20%不等,相对城镇正规就业人员按其平均工资8%计人个人帐户而言.非正规就业人员缴费的高基数和高比例剥夺了非正规就业人员大部分的工资收入,使其实际的可支配工资收入不能保障正常的生活。此外,由于劳动保障与监察立法滞后,部分非正规就业人员的参保权益难以维护。

  为此,要建立怎样的非正规部门就业人员养老保障制度.它既符合非正规就业人员就业特点,满足他们对养老保障的基本需求,又在经济上具有可行性,能减少制度运行的成本.同时最终实现与正规部门就业人员养老保障制度的有机衔接与整合统一,就成了本文要讨论的要点。

  二、我国目前城镇非正规就业人员养老保障制度缺失现状及其原因分析

  (一)目前我国城镇非正规就业人员养老保障制度现状
  我国目前的养老保障制度,在缴费年限、缴费基数、缴费方式、待遇计发等方面,主要是针对固定用人单位的正规就业形式设计的,明显不适合非正规就业人员。主要表现在:现行养老保险要求雇主和雇员分别按职工工资总额和本人工资收入缴费,但是由于非正规就业人员大多数劳动关系松散,而且收入水平很难确定,很难与用人单位按照工资总额交纳养老保障费用;正规就业状态下的“续保”、缴费年限连续计算以及缴费责任等规定对非正规就业人员也几乎完全不适用。现行基本养老金计发办法缺乏激励机制。具体地说,有如下几方面的不合理性:

  1.覆盖人群范围低。一方面。非正规就业者大都没有进人现行养老保障体系的覆盖范围,另一方面,缺少对非正规就业者的就业统计。我国目前的就业统计制度是建立在全日制正规就业的基础上,尚未形成以劳动时间为基础的就业统计制度。

  2.缴费年限偏低。现行养老保险制度规定达到15年即可,这条政策规定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如有相当一部分人员参保后又中断缴费、不愿接续社会保险关系。另外.最低缴费年限及退休年龄缺乏弹性。把一部分有参保意愿和缴费能力的大龄非正规就业人员排除在外。按照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现行规定,城镇个体工商户等自由职业者男性退休年龄为60周岁,女性为55周岁。而且不得以事后补缴的方式增加缴费年限,显然,现行规定把有参保意愿和缴费能力的45岁以上的男性和40岁以上的女性排除在参保范围之外。

  3.缴费基数。缴费率过高。根据现行缴费办法,非正规就业人员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缴费基数以上年度统筹地区职工月平均工资作为缴费基数。非正规就业人员可以根据自己的能力在职工平均工资的60%——300%之间自愿选择其缴费基数;而缴费率各地方政府规定不尽相同,大致是在16%—20%不等。相对城镇正规就业人员按其月平均工资8%计人个人帐户而言,这就势必导致非正规就业人员在满足当期消费与享有未来保障权益之间进行选择时向前者倾斜。

  4.缴费基数的逆向选择。由于缴费基数与待遇计发脱节.导致选低不选高。虽然大多数地区的非正规就业人员缴费基数可按社会平均工资60一300%分档选择。但由于高基数与低基数缴费对领取基础养老金并无影响.其后果必然导致选低不选高,这是制度设计上的缺陷。

  5.管理制度的缺失。非正规就业劳动者的养老保障管理缺失。企业对非正规就业一般不设立独立的人事档案和编制安排。同时,企业一般不为非正规就业劳动者交纳养老保险金,非正规就业者一般不享受养老保障的统筹体系。此外,企业和非正规就业者一般未签定短期劳动关系契约,这就造成非正规就业劳动者的权益缺乏法律保护。同时也难以对非正规就业依法实施管理。

  (二)非正规就业人员养老保障制度设计缺陷的原因
  导致非正规就业人员养老保障制度设计缺陷的原因体现在三个方面:

城镇非正规就业人员的养老保障制度创新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