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收入地域差异对留守老人养老保障的影响

时间:2017-07-15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论文关键词:农民工;收入反差;留守老人;养老保津

  论文摘要:西部农民工选择到经济发达的东部城市务工以期获得理想的收入,用以改善家庭生活。然而就业地域的不同选择所引致的收入反差,使农民工不得不考虑其选择务工地区的距离和自身的成本。文章通过对以广东、安徽、甘肃三省为代表的在东、中、西三地区务工农民工收入的比较研究,结果表明西部地区农民工为获得理想的高收入而选择东部城市务工,实际中却是在东部城市务工收入要低于在中、西部城市的收入,并重点对这一困境如何对留守老人养老造成影响进行分析。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我国农业产业结构的逐步调整和生产力水平的不断提高,农村地区,特别是西部农村出现大量的剩余劳动力。缘于区域经济发展水平的制约,致使尽快实现农村剩余劳动力的有序流动,促进农村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成为广大农民的殷切期盼和各级政府的重要职责。为此国家和地方政府都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来引导和鼓励农村剩余劳动力合理流动。这种流动表现为两大特点:其一,在城乡关系上,民工主要由农村向城市转移;其二,在地域关系上,民工则由西部落后地区向东部发达城市转移。民工进城务工在促进我国城市现代化建设的同时,务工所得的收人也成为其改善家庭生活和维持家庭生计的主要支柱。但由于就业地域选择而导致的收人地域差异使得事实收益并未达到其心理预期,给民工家庭生活尤其是留守在家的老人养老造成了很大的困难。

    本文以西部地区农民工选择不同的就业地区所得收人对农村留守老人造成的影响为思路,通过对以广东、安徽、甘肃三省为代表的在东、中、西三地区务工农民工收人的比较研究,认为西部地区农民工为获得理想的高收人而选择东部城市就业,其结果形成在东部城市务工收人反而低于在中、西部城市的收人地域差异,并重点分析这一困境对西部农村留守老人的养老所造成的影响,进而提出解决农村留守老人养老问题的有效对策。

    一、西部农民工务工收入地域差异的实证研究

    学者和相关部门的调研统计数据显示,西部农民工为获得较为理想的收人,一般选择广东、浙江、上海等东部城市作为就业的目的地。本文选择广东、安徽和甘肃作为东、中、西三个地区的代表省份分析比较农民工在不同地域就业的收人情况。

    1.西部农民工多选择东部地区就业

    根据“2005年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统计数据(见图1)分析,自1985年以来,西部农村外出务工人员选择在东部地区就业的比重逐年上升,1985-1995年期间选择东部(不包括东北地区)地区务工的民工比重为21.33%,到了下一个五年,即1995-2000年,这一时期选择东部地区就业的比重上升到了29.47%,而到了2000-2005年该比重已经高达46.46%,年均增长率为6%。相反地,选择西部地区就业的民工比重近年来呈现出明显的下降趋势。选择东部地区就业的农民工就业比重在2000年后超过西部地区,成为西部农村劳动力外出务工的最主要目的地。可见,选择离家较远的东部地区务工就业的农民工已趋近一半甚至更多,东部各省大中型城市成为西部农民工务工的最主要输人地。

    2.农民工选择东部地区就业的动机分析

    首先,“在家庭联产承包制提供了最初的迁移动力之后,地区间发展不平衡和收人水平差距扩大的趋势,为这种潜在的迁移提供了追加的动力”。20世纪80年代以来,国家实行“先富后富”的经济发展政策,东部地区率先改革开放,国家给予东部地区诸多特殊的照顾政策,这一政策的实施使得东部地区比中、西部地区更早也更多的享受到改革开放和社会发展带来的各种利益,东部各地区人民的收人水平普遍高出中、西部地区。因此,地域间发展不平衡为广大西部农村青壮年选择东部地区就业提供了一个外在的拉力。

    其次,农民工外出务工,可以尽可能快的增加直接收入。西部地区农村生产、生活条件差,人均收人水平远远落后于中、东部地区。生活在这里的人民渴望摆脱或通过较高的收人来改善这种境况的愿望强烈。这样的愿望为民工选择东部地区就业又提供了一个内在的推力。在“拉力”和“推力”的共同作用下,西部地区农民工在东部地区就业就成为“合乎情理”和“似乎理性”的选择。

    3.农民工务工收入地域差异的形成及原因分析

    上文的分析表明,大多西部农民工为获得高收人离弃了土地以及在中、西部的就业机会而选择东部城市务工,但实际上“西部地区农民工在东部地区获得的实际收人最低”(盛来运、彭丽荃,2006)。

    表1反应了2006年、2007年以及2008年广东、安徽和甘肃三省职工人均工资收人及消费支出的情况。作为外来人口,农民工在输人地的各项权益不仅要受到严格的限制,而且其收人、支出水平(购买同一商品与当地居民享受相同的物价水平)也要受到当地宏观经济环境的影响,并且受这一环境影响的程度与当地居民不相为二。考虑到农民工所主要从事的行业为制造业和建筑业,三省职工人均年工资收人以从事制造业和建筑业职工工资收人的加总平均数为代表。以2008年为例,三省职工人均工资收人分别为广东23851.5元,安徽21476.5元和甘肃19338.5元。选择广东地区就业比选择安徽和甘肃可获得分别高2375元和4513元的年工资收人。消费支出方面,由于农民工群体消费的特殊性,即食物和居住等支出是农民工消费支出的最主要部分,并且这一特征在任何地区都具有同一性。因此,表中以最具刚性的食品消费和居住消费作为农民工务工的消费性支出。仍以2008年为例,同表中工资收人相类似,消费支出也因不同的地域呈现不同的高低水平,在高工资收人的广东省,职工人均年消费总支出为8968.42元,而安徽和甘肃两省的职工人均年消费总支出为5261.74元和4417.47元。农民工在广东省的人均年消费支出总水平比在安徽和甘肃分别高3706.68元和4550.95元。在不对农民工选择不同地域就业的迁移成本作统计分析的情况下,表1实际收人一栏中农民工分别选择广东、安徽、甘肃(以下数据均以此为序)三省就业的人均月实际收入为2006年1002.9元、900.5元和854.4元;2007年为1117.7元、1143.4元和1114.9元;2008年为1240.3元、1351.2元和1243.4元。有所不同的是,2006年三省职工人均实际收人由高到低排序为广东、安徽、甘肃,并且各省职工的实际收入差值也并不很大;2007年的排序为安徽、广东和甘肃,值得一提的是安徽省超出广东省的职工人均实际收入水平而位居第一,甘肃省职工人均实际收人迅速上升且已接近广东省的人均水平;2008年的排序进一步变为安徽、甘肃和广东,广东作为职工人均工资收人最高的省份,实际收人却降为三省最低。事实上当考虑到农民工在不同地区务工的迁移成本时,该数据变化的程度将会更加剧烈。

农民工收入地域差异对留守老人养老保障的影响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