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风险社会中的农村养老保障

时间:2017-07-15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论文关健词:风险 风险防范机制 养老保障

  论文摘要:在条件下,农村居民面临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多的风险。一直以来,我国应对农村居民在养老方面遇到的风险,主要采取的是家庭保障和土地保障相结合的方式。但随粉化、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原有的保障方式显示出在养老保障功能方面的不充分性,因而就裕要一种新的风险防范机制,根据农村经济发展的非均衡性,构建一种与吝地经济发展相适应,非均衡的,依命个人、家庭、政府和市场多管齐下的风险防范机制来化解个人在养老方面所遇到的风险。

    据,我国60岁以上已达到1.34亿,超过总人口的10%,其中65岁以上人口1.1亿,占总人口的8.5%,而全国70%以上的老年人口分布在农村地区,估计到2030年,农村人口中65岁及以上老龄人口将占总人口的17.39%,城镇的同一指标为13.1%,农村人口的老龄化程度远高于城镇。如此多的农村老年人口对我国现存的老年保障机制的可持续性产生了很不利的影响,农村老年人口将面临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多的社会风险。如何构建一种有效的老年保障机制来化解农村老年人面临的风险,使农村的老年保障机制能够可持续和良性发展就是本文研究的目的。

  1.风险、风险防范机制和养老保障的关系

    风险,是指未来生活的不确定,未来可能发生的对生活造成不利影响的因素。农户所面临的风险指农户未来所面临的生产和生活方面的意外变化,这种变化会导致农户收人或支出的意外变化,从而使农户的生活陷人困境。家庭风险的来源主要有二:一是家庭内部,如个人和家庭成员因病、死、伤、残、老等原因而陷人生存困境,二是家庭外部,包括各种自然灾害、战乱及其他意外灾害等。在现代社会,农村居民面临的还有市场经济造成的各种风险,如粮食价格的下跌、生产资料价格的上涨等。但风险只是一种可能性的存在,并不必然发生于我们每一个人身上,有些风险可以通过采取措施事先防范,有些风险只能在事后采取补救措施。正是由于各种风险的可能存在和部分风险的可预防性,所以就需要一种保障机制来防范和化解各种社会风险。在我国,对子农村居民在养老方面所遇到的风险,一直以来主要依靠个人、家庭和各种社会关系网络(如亲友之间的相互救助)等来防范风险。而在现代西方社会则主要依靠社会保障等正式的、制度化的风险保障机制来防范风险。在不同的经济发展时期,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农村养老保障的风险防范机制是不同的。也就是说,由于风险大小的不同,可防范能力的强弱,人们可以采用不同的风险防范机制。一般来说,每个居民都要经历年老的过程,但每一个人年老时的供养保障能力和预防风险的能力是不同的,一部分老年人在不能获得外界帮助的情况下,可能面临养老保障的风险。因此,非常有必要对如何在风险社会里来防范我国老年人遇到的养老风险进行讨论和研究。

  2农村现存养老保障机制和存在的风险

  我国农村的养老保障一直以家庭保障和土地保障为主。所谓家庭保障即由家庭社会成员为老年人提供经济支持、生活照料和精神慰藉等保障;土地保障则指依靠土地为其家庭成员提供养老保障。实际上,家庭保障和土地保障是农村养老保障的不同说法,家庭保障侧重说明由谁来提供保障,即保障的主体问题;土地保障侧重于说明经由什么途径来提供保障。一般情况下,家庭保障等同于土地保障。家庭保障和土地保障依靠的是我国传统的观念和个人拥有的土地份额,伦理道德观念的削弱和人均土地规模的减少都会对我国传统的养老保障机制产生不利影响。事实上,随着工业化、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农村家庭的社会结构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来的保障机制也面临着不堪重负的危险。因为家庭养老保障机制功能的发挥不仅依靠个人和家庭有养老人的意愿,最重要的是要有养老保障的能力来防范和化解风险。

    首先,从家庭结构和规模看,随着计划生育政策的推行,家庭小型化、核心化的趋势不可避免。家庭人口老龄化和老年人口赡养比例的上升,使得传统的家庭养老需要更多的经济支撑。上,农村社会习惯于家庭养老,是因为过去存在大家庭,子女数目多。且个人的预期寿命短。但是,以前所依赖的条件现在都已发生了变化。其次,随着工业化、城市化的加速发展,生活在城市郊区的农民的土地不断被强行征用,失去土地的农民获得的补偿极少,以致出现了大最的农民“种田无地、就业无岗、低保无份”的尴尬境地.在农村居民本身缺乏就业,不具有生活来源的情况下,如何为其家庭成员的养老提供经济支持呢?再次,由于城乡居民收人差距的进一步拉大和农村居民收人的缓慢增长使得广大的农村剩余劳动力纷纷涌人城市,在农村留下的只是一些老弱病残人口。农村居民不断流动,进一步降低了对家中老人的生活照料和精神慰籍等方面的保障。最后,主观上传统的伦理道德观念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有的道德约束力减弱,父母把更多的精力、时间、财力投人到子女的身上,往往忽视了老年人在精神上的渴望和物质上的需求,老年人的经济地位下降。如果我国在长期历史发展进程积淀而成的尊老爱幼、邻里互助的优良传统不能在一代又一代青少年中扎根和得以有效传承,自我中心主义、极端个人主义的价值体系如果不能得到有效抑制的话,就会对农村传统的社会保降制度带来严重威胁。在养老保障所需要的经济支持、生活照料和精神慰藉都不复存在的时候,原有的农村养老保障机制也就面临破产的风险。家庭保障作为社会的产物,在我国处于传统与现代、开放与封闭、农业与工业并存的社会转型期,非常有必要发挥其原有的功能,而且这也是可行的。但是,农村家庭保障的机制相当脆弱,其实际的功能非常有限。它只是一种非制度化、非社会化保障形式,是以人们存在的普遍社会道德来支撑发展的。而在人们的道德水平急剧下滑的形式下,农村社会居民不可能继续依靠家庭养老保障机制来化解个人养老的风险。

  3农村养老保障的风险防范机制的路径分析

    风险的存在需要一种风险保障机制来规避风险,当现有的保障机制不能很好地规避风险时,就需要另外一种机制来取而代之,或完善原有的风险保障机制。中国社会保障专家郑功成认为,要想真正地消灭社会成员的风险取决于两个条件:一是个人或家庭有足够的抗拒各种风险的能力和储备;二是社会上有合理的制度来安排和帮助有需要者化解个人风险所以农村养老保障的风险防范机制也可以分为个人(家庭)非正式的保障方式和制度化的社会养老保障机制。虽然个人和家庭的风险防范机制已不能完全地规避个人所遇到的所有养老风险,但在现代社会养老保障防范风险能力不足的情况下,它仍然是不可缺少的。而且由于各地经济发展的不均衡性,家庭保障和土地保障在某些农村地域还将是主要的保障机制。

论风险社会中的农村养老保障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