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欠发达地区农村养老问题的思考

时间:2017-07-15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论文关键词:欠发达地区 农村 养老保津

  论文摘要:面对老铃化的冲击,欠发达地区建立农村养老保津已势在必行。欠发达地区农村养老保津面临着个人自我养老、家庭养老、集体养老、社会养老的四难选择,发展农村经济、增加农民收入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所在。

    由于我国长期以来采取二元结构的发展模式,城乡相对隔离,相应产生了社会保障制度的城乡分割,致使农村养老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发达地区农村养老问题通过家庭养老、集体养老等途径已基本解决,而欠发达地区农村养老保障则面临着诸多的困境。

    一、欠发达地区建立农村养老保障的必要性

    (一)欠发达地区建立农村养老保障是统筹城乡经济发展、构建和谐社会的客观要求

    统筹城乡发展是由我国农村人口占多数的基本国情决定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实现工业化、现代化的重点和难点在农村,特别是欠发达地区的农村。我国13亿人口有9亿多在农村,农民占全国总人口的70%以上。由于广大农村人多地少,农业比较收益低,以及相关的体制和政策原因,各类投资长期向城市倾斜,农村不仅经济发展慢,教育、科技、文化、卫生等各项社会事业尤其落后,城乡经济社会发展和居民收人差距呈现日益扩大趋势。1978年城乡居民收人比为2.57 : 1,1994年城乡居民收人比为2 . 86 : 1, 2001年城乡居民收人比为2 . 90 : 1, 2002年为3.11:1,2004年扩大到3.21 : 1。与欠发达地区农村相比,城乡差距更为凸显。新世纪,我们确立了“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理应对欠发达地区的农村给予更多的关注,对欠发达地区的农民给以更多的人文关怀。因此,现阶段研究欠发达地区农村养老保障问题就显得尤为重要,它关系到“三农”问题的解决,关系到城乡社会的安定,进而直接影响着中国现代化的进程。

    (二)人口老龄化的加快将大幅增加欠发达地区对农村养老保障的迫切需求

    维也纳世界老龄问题大会规定,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占总人口10%以上或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7%以上的国家或地区称为“老年型”国家或地区。根据这一规定,1999年我国就已经进人了“老年型”国家的行列,而且据预测,老年人口还将以每年3%的速度递增,到2020年,我国老年人口将达到2.3亿人,约占总人口的15%,而农村老年人口又占全国老年人口的70 %,所以人口老龄化不仅会冲击城镇,也会更猛烈地冲击社会保障基础相对薄弱的农村,特别是欠发达地区的农村将面临“老龄社会”的严峻挑战。面对这一挑战,许多人把解决欠发达地区农村养老问题的希望寄托在农村传统养老方式—家庭供养上。但是,随着农村计划生育的普及以及农村生产的社会化、市场化,使得“养儿防老”和“土地养老”的传统模式越来越难以为继。

  (三)建立农村养老保障是计划生育政策得以在欠发达地区继续贯彻的必要条件

    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在我国农村普遍实行了计划生育政策,使我国农村人口结构发生了变化。在欠发达地区农村,一般实行的是一对夫妇生一个男孩或生两个女孩的政策,在这种情况下,将来一对夫妇要养4位老人和1一2个孩子,这是传统的家庭保障所无法承受的。也就是说,从家庭规模和结构看,随着计划生育政策的推行,家庭小型化趋势不可避免,家庭人口老龄化和对老年人的抚养系数也将呈急剧上升趋势,这将使家庭养老不堪重负。历史上,农村社会已经习惯于家庭养老,由于子女多,个人无养老后顾之优。而现在的情况则急转直下,只有尽快建立农村养老保障制度,才能有效地防止未来欠发达地区农村家庭养老的危机。如果解决不好这一问题,我国欠发达地区的计划生育政策就难以得到真正的落实,这将不利于国家和社会储备基金的积累,不利于农村经济持续、协调、稳定发展。

    二、欠发达地区农村养老保障所面临的四难选择

    根据养老所依据社会单位的大小,现行养老模式理论上有四种选择,即:个人自我养老、家庭养老、集体养老、社会养老。

    (一)欠发达地区农村发展现状决定了个人自我养老的能力相当有限

    个人自我养老主要是指个人在劳动就业期内将一部分现期收人作为老年经济生活保障储蓄起来,以满足老年生活需要的养老方式,也包括进人老年后,经过自身努力获得经济报酬的行为。它的存在必须有相应的经济和社会基础:一是有足够的经济剩余;二是能够长期排除各种干扰而进行有效的积累。但结合我国欠发达地区农村发展现状可知,尽管经过20多年的改革开放农村经济有了长足的发展,但是相对于欠发达地区的农村来说,到目前为止也只能说是解决了温饱问题,而没有足够的经济剩余。同时,农业生产经营具有很大的风险性,欠发达地区农村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又非常有限,农民收人得不到切实保障,再加上欠发达地区农村医疗保障体系的缺失,使许多人面对高额的医疗费用而有病不治致使累积到了不得不治的情况下那微薄的积累也流失殆尽。在此,还没有计算子女的成长和教育费用。可见,欠发达地区农村个人自我养老很难排除各种干扰而长期积累养老资金。

    (二)欠发达地区农村家庭结构的变化以及家庭养老功能的弱化决定了家庭养老困境重重

    家庭养老主要是指子女对失去劳动能力且无收人的父母在经济上的供给、生活上的照顾和精神上的慰藉。家庭养老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赌养父母是子女义不容辞的责任。在我国广大农村,家庭养老是保障老年人生活的主要形式,在农村有着深厚的传统文化支持,但也存在着许多不容忽视的问题:一是建国初期鼓励生育的人口政策与20世纪70年代末实施的计划生育政策的双重效应,使中国面临着日益严重的老龄化危机,但是欠发达地区农村家庭可支配收人的不足制约着对老年人的供养水平。统计资料显示,我国“九五”期间农村家庭总收人年均为3146.17元,总支出为2652.38元,年均剩余493.79元。这还不包括子女教育、意外风险支出等项目。因此农村家庭实际可支配收人并不多,欠发达地区就更少。二是现阶段,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大量涌人城市,使老人日常生活无人料理,如果进城务工经济来源不稳定,其赌养义务也无法得到很好的履行。同时作为家庭主要成员的青壮年不仅要赌养老人,还要抚养子女,随着社会的发展,对教育的投人逐年增加,教育收费越来越高。据有关调查显示,在欠发达地区的农村如果供一个子女上大学,其费用是总收人的150%到200%以上,在这种情况下,家庭就要陷人举债度日的境地,在赌养父母和抚养子女之间一般家庭首选的必然是抚养子女,使家庭养老陷人困境。三是农产品的低收益和农户收人的不稳定大大增加了家庭养老的风险系数。而欠发达地区多为自然灾害频繁的地区,自然灾害不仅造成农产品供给和农民收人的减少,也使农业生产和农村发展的物质条件遭到破坏,造成农业和农村社会再生产的困难,使家庭养老负担加重。如仅依靠家庭养老来解决,势必会出现一个日益庞大的农村老年贫困人口群,而这个人口群的出现,意味着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宏伟目标的失利。四是受市场经济和外域文化的冲击,农村子女赌养老人的意愿也有弱化的趋势,不赌养父母的现象也明显增加。

对欠发达地区农村养老问题的思考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