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农材社会养老保障关系研究

时间:2017-07-15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论文关键字:少数民族;传统养老文化;农村社会养老保降;街挂;

  论文摘要:祈任农村社会养老保阵制度受经济、政治、文化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其中文化因素,特别是少数民族养老文化的作用不能忽视。祈盛各少数民族长期发展过程中就形成了以家庭养老为核心的特殊的养老文化。这种养老丈化对新接农村社会养老保降的制度的构建起寿促进或阻碍的作用。因此,我们应取其精华、去其精粕,培育具有地方特色的现代养老文化。

    新疆是我国以农牧业为主的欠发达省区,农业人口所占比重比较大,农村人口老龄化问题比较突出。目前新疆农村已进人老龄社会。按国际经验,现代国家必须在人口老龄化高峰到来前20年准备建立养老保险制度。虽然新疆在博乐市、玛纳斯县等北疆地区进行养老保险由城市向农村转移的初步试验,但其经验尚未推广,至今还没有建立一套覆盖全农牧民的农村社会养老保障制度。随着新疆现代化建设的不断深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完善、农村人口的老龄化、年轻人传统养老观念的转变、家庭结构的小型化及老年人养老需求的不断增加,“老有所养”,“老有所依”已成为新疆大多数农牧民的迫切愿望,建立一套符合新疆区情的农村社会养老保障制度已成为关系国计民生的中心议题,备受关注。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的建立受政治、经济、文化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其中文化是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之一。养老作为一种文化模式,对养老行为起着强化和弱化作用,建立社会养老也需要培育相应的文化。因此,新疆农村社会养老保障体系的构建过程中少数民族养老文化的作用不可忽视。新疆各族人民在长期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以孝为核心的特殊的养老文化。因此,弘扬少数民族传统养老文化、积极引导传统养老文化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培育现代养老文化已成为时代发展的必然趋势。

    一、少数民族传统养老文化的概念

    所谓少数民族传统养老文化是指由特定的少数民族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宗教信仰等文化因素构成的具有独立特征、结构和功能的文化体系,是代代沿袭、传承下来的针对养老问题的基本观点、道德规范、行为模式和非制度性安排等文化积淀。少数民族传统养老文化作为人们对养老问题的本质的反应和核心价值观,已深人到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成为促进家庭和谐、社会稳定的道德基础,至今仍然是民族精神的灵魂及内核。新孤作为一个多民族居住区,各族人民有不同的价值观、风俗习惯、道德、宗教、家庭结构和生活方式,在长期开发新疆这片热土中,新疆各民族文化相互辐射、相互影响、相互融合,逐步形成了以尊老敬老、互助互爱、孝敬父母为基础的具有民族特色的养老文化。其内容主要包括养老、敬老、送老等三个方面。从内涵上来看主要包括养老方面的道德传统、价值观和其他非制度性安排;崇尚“尊老敬老”,孝顺父母伦理道德,体现物质供养和精神赡养的有机统一。新疆少数民族传统养老文化具有民族性、广泛性、群体性、稳定性、渗透性、传承性、持久性等特点。新疆少数民族传统养老文化是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内容及精神支柱,具有内在的社会价值和强大的生命力。其中家庭养老既是这种养老文化的必然选择,又是新疆各族人民民族精神、民族性格和民族风尚的直接表现。

    二、新班少数民族传统养老文化

    (一)家庭养老

    1.讲求孝道

    家庭养老是以个人终身劳动为基础,在家庭内部进行代际交换的反式的养老模式,受经济、文化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家庭养老目前是新疆各少数民族最主要的养老方式,也是新疆封闭、落后的自然经济、绿洲经济、游牧经济及传统生活方式的直接体现。讲求孝道是新疆各少数民族传统养老文化的鲜明特点,是少数民族传统社会发展和家庭养老机制运行的精神支撑。首先,维吾尔族、塔塔尔族、乌孜别克族、哈萨克族、塔吉克族等各少数民族主要生活在沙漠绿洲里或一望无际的草原中,各绿洲之间,草原之间交流非常困难,交通不方便,每一个绿洲、草原自成独立的生态系统和经济体系,商品经济不发达,受生产力发展的影响个人养老能力十分有限、只有靠家庭成员的共同努力,才能保证老年人的基本生活,因此家庭成员之间依赖性很强。其次,沙漠绿洲、草原面积狭小、距离比较遥远、人烟稀少,同一个村,同一个阿吾勒的人经常共同劳动,共同生活,对方的家庭情况比较熟悉,如果父母被虐待或生活受到歧视,必然会受到社会舆论的谴责。若父母自杀,自杀者的子女在社会上得不到应有的地位。孝敬父母是新孤各少数民族的传统道德观念和社会风尚,作为家长的父母具有至高无上权利,父母对子女有抚养的义务,子女对父母有赡养、送终的义务,子女不能违背家长的意志,如果违背了就被认为违反家规,便会受到周围人的谴责和唾骂。沙漠绿洲、草原人烟稀少、父母独自生活很难适应,因此,父母在世时,儿子一般不分家,尽赌养的职责,否则会受到社会舆论的责备。这种舆论环境对子女的养老行为具有较强的约束力。再次,新疆少数民族老年人口一般健康长寿,自理能力很强。传统家庭中老人不仅是被赌养者,更重要的是子女最重要的帮手,他们一般照顾小孩或照料家务,使得年轻人摆脱繁琐的家务,全心全意投人到生产中去。这种代际互补关系和社会分工更加促进了孝敬父母养老传统的巩固和发展。
   2.“养子”防老,“还子”防老

    家庭作为社会的细胞具有很多的功能,其中最重要的是养老及养育后代的职能。新疆少数民族家庭一般是以丈夫为核心的传统的大家庭,家庭规模比较大。维吾尔族每户平均人口为3.95人,哈萨克族为5.94人,柯尔克族为5.11。新疆自然环境恶劣、儿童死亡率高、个人养老能力相对薄弱,只有人口众多的家庭在生产和养老方面处于有力地位。因此,新疆各少数民族“多子多福”、“养儿防老”观点根深蒂固。目前维吾尔族、哈萨克族、柯尔克族等少数民族仍然延续一种“养子”习俗。这种“养子”习俗不仅解决老人的情感、养老问题,而且让父母离异者、孤儿找到归宿,提高婴儿存活率,从而为家庭养老的巩固和发展创造了良好的社会基础。哈萨克族人的还子习俗有非常漫长的历史。所谓“还子”是指每对新婚夫妇,要把婚后生的第一个孩子送给亲生父母。祖父母把孙儿当作自己亲生的最小儿女看待并加以宠爱。祖父母和孙儿之间的关系被看作父母与儿女之间的关系并作为老人养老送终的依靠。哈萨克族的还子习俗已成为儿女孝敬父母,父母帮助儿女的一种情感表达方式、更重要的是它拓宽了父母、子女之间的交往网络,弥补了传统“养儿防老”方式的不足,有效促进代际和谐。

新疆农材社会养老保障关系研究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