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保障制度的国际比较分析及启示

时间:2017-07-16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论文摘要]当前,随着人口老龄化的日趋发展,世界各国都根据本国国情,建立了各具特色的养老保障制度。文章对养老保障制度从分类、经济条件、养老保险金筹集模式等角度进行比较分析,最后对中国的养老保障制度提出建议。

  [论文关键词]养老保障;国际比较;启示

  一、引言

  人口老龄化是社会进步和人口发展的总体趋势。目前,世界几乎所有地区老年人口的增长都快于总人口的增长,养老保障问题引起各国政府重视。联合国第二届世界老龄大会于2008年4月8日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市政大厦开幕,大会提出,面对2l世纪世界老龄人口剧增的现实,各国政府应建立一个“对各个年龄层的人群都公平的社会”。中国是世界上第一人口大国,在“未富先老”的情况下进入老龄化,养老保障问题更需引起重视,从别国各具特色的养老体系和保障计划中借鉴经验。

  二、养老保障制度的国际比较

  (一)分类比较
  世界上主要有三种养老模式:投保资助型、全民福利型、强制储蓄型。投保资助型贯彻“选择性”原则,强调权利与义务对等;全民福利型贯彻“普遍性”原则,所有公民无论是否就业,都有权获得基本养老保障;强制储蓄型强调劳方或劳资双方共同缴费,并强制个人参加储蓄。
  美国是投保资助型养老保障制度的典型代表,美国养老保险资金主要来源于雇主和雇员所交纳的社会保险金。社会保险金根据工资收入的一定比例确定,这种比例处在不断变化调整之中,雇主和雇员基本上各自承担社会保险金的50%,其缴费水平和劳动者工作收入息息相关,联系紧密。
  瑞典是全民福利型社会保障制度的典型代表。作为福利型的养老保险制度国家,瑞典养老保险费用主要由国家负担,国家实行高税收政策,退休金待遇标准也由国家统一规定。基本年金和补充年金构成了瑞典的退休养老金,两者主要区别在于:基本年金与物价水平相联系,与退休者退休前的工资水平无关;而补充年金只与退休前工资水平相联系,与物价水平无关。
  新加坡是强制储蓄型养老保障制度的典型代表。新加坡居民的养老保障被纳入以个人积累为基础的中央公积金体系。中央公积金面向所有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的雇员,雇主本人和自雇者可自愿参加。

  (二)经济条件比较
  任何养老保障制度,都体现了同经济基础之间紧密的联系。经济发展水平为养老保障提供了物质基础;同时,养老保障制度也在不断影响经济的发展。

  1.投保资助型国家  美国、德国等投保资助型国家的养老保障制度是以雄厚的经济实力为基础建立的,以为社会成员提供基本的经济安全和维护公民必要的生活条件为目标。但是和老牌经济国家英国和北欧富庶的瑞典等国相比,并没有全面依靠经济实力解决社会危机。
  美国建立养老保险制度的历史背景主要是在经历了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之后,政府为解决老年人生活及经济危机引起的严重失业问题而建立的社会保障制度。1935年,美国国会通过了《社会保障法》,并设立社会保障署,由联邦政府直接管理老年保险计划。因此,美国养老保险制度全面建立之前,经济形势处于危机后亟待恢复的时期,美国养老保障制度的确立具有恢复经济的特色,因而在保障项目中多涉及刺激总需求,推动消费和投资等内容和项目。

  2.全民福利型国家  高福利是以高经济增长作为基础的,福利国家是以物质经济基础雄厚为基础的。福利国的养老保障制度实施的前提是经济水平高于国际平均水平,个人国民收人、国民素质和物质生活都享有很高的水平。
  瑞典是当今“全民福利型”社会保障制度的缩影。瑞典财富的积累有赖于其优越的地理位置、良好的自然资源环境和长期安定的环境。瑞典经济也一直保持长期稳定的发展,多年的财富积累,为瑞典养老保障制度的全面建立奠定了丰厚的物质基础。

  3.强制储蓄型国家  以新加坡、智利为代表的强制储蓄型养老保障制度的全面建立是20世纪50年代之后。如果说投保资助型和全面福利型养老保障制度多体现经济对社会保障制度的物质保证和基础作用,那么新加坡、智利等国在养老保障制度和宏观经济的关系上更多地体现为养老保障制度对经济强大的保障和推动作用,形成了经济发展和养老保障事业相互促进的局面。
  新加坡养老保障制度的经济推动作用表现在,利用基金筹集养老保障费用,将养老保障基金多用于购买国债,支持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港口码头的建设,即为国家建设提供了长期的基金保障,又为基金的安全性和回报率提供了保障。

  (三)养老保障金筹集模式比较
  1.现收现付制  现收现付制是一种社会保障短期横向财务平衡模式,它是养老保障机构在预测给付水平的基础上,按需要计算缴费水平,进行基金筹集的方式。这种基金筹集方式的机制是:养老保障机构首先考虑国民经济、人口构成的状况,计算当年或近几年某项福利支出的费用水平,然后按照一定比例分配给参与该项养老保障制度的个人,由这些参与保障的主体按照工资等收入的一定比例缴纳。缴纳可以采用费或税的形式。现收现付制度通常当年提取、当年支付。这种以支定收的方式通常不留积累,即使略有结余,数量也相当有限。每年对于费用的预测都是根据上一个年度的收支平衡状况或近几个年度的平均状况得来的。
  瑞典的养老基金筹资模式采取的是现收现付制,这种“现收”是一般性的国家高额税收。在20世纪90年代的改革过程中,瑞典采用过一种缴费确定型的名义个人账户模式,即建立个人账户,个人和单位所缴部分养老基金计人个人账户,但个人账户内的基金只是名义上的,是空的,其真正的资金被用于发放当前退休者的养老金,因而它也是一种现收现付制筹资方式。政府采用这种模式主要是想调动和激励员工工作的积极性,增加人们对工作的热情。

  2.完全积累制  完全积累制是一种养老保障长期纵向财务平衡模式,是政府或企业考虑到个人福利支出需要,采取强制或自愿的方式,要求个人自我缴费积累,以满足自身养老等保障支出,其实质是个人一生的收入平滑。完全积累制的运行机制是,职工在参加工作开始就为其自身缴纳养老保险费用。缴费的数额通常为工资等收入的一定比例。雇主和雇员的缴费统一进入职工个人账户,进行长期的积累和增值。在职工退休后,达到领取条件,方可领取其中的积累。领取的方式可以是一次性领取或采取按月领取的形式或者两种形式的结合。

养老保障制度的国际比较分析及启示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