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贾平凹早期散文结构艺术

时间:2017-07-16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散文创作似乎是每个作家成长过程中必经的驿站。贾平凹是读者十分喜爱的一个大作家,至少在中国如此,其作品行文潇洒,文笔优美,结构精巧,思想深。《商州三录》、《爱的踪迹》、《月迹》、《心迹》是贾平凹登陆文坛时创作的几个散文集。其后来的作品都可以从这些集子中找到影子,丰富多彩的结构手法是他的作品取得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

    《商州三录》、《爱的踪迹》、《月迹》、《心迹》这几个散文集子主要取材于商州。商州是贾平凹的故乡,也是他文学创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他的乡土系列作品很大部分表现的就是商州农村的历史,现在来去阅读欣赏这几个集子,就象是跟随一个生在商州的资深导游,听着作者娓娓动听的介绍,一步步走进商州的山山水水,走进那块神奇而平凡的土地,走进作者丰富的内心世界。这是贾平凹的散文引人入胜之处。那么,贾平凹是采取什么样的表现手法达到这种艺术效果的呢?让我们对贾平凹早期创作的散文在结构上表现出来的特征略加窥视,就不难得出其中的答案。

    贾平凹是很注意对材料的周密组织和巧妙安排的,《商州初录》就被称为“结构小说”,每写一篇散文,贾平凹都显得成竹在胸,匠心独运,展现了他结构手法上的功力和招式。归纳起来,其早期散文大概有如下结构特点:

     一、 自然流畅,随物赋形

    文章是跳跃的舞蹈,同样追求腾挪闪避,既要中规中矩,又要避免带着镣铐在跳舞,即力求轻松而务去沉重。山给贾平凹以启迪,水给贾平凹以出路。在很多篇幅中,作者体现出高超的叙事技巧,写山,顺山之走向,泳水,追水之流踪,行乎其所当行,止乎其所当止,随势赋形,自然流畅,如写黄土高原,“深深的犁钩,象绳索一般,一圈一圈地往紧里套,他们似乎要冲出这个愈来愈小的圈,但留给他们活动的地方愈来愈小,末了就停驻在山顶上。”这种手法在《商州三录》里表现最为突出,篇幅可长可短,宏大者如短篇小说,俨然一幅情形的历史画卷,短小的则文短而味长,因为自由,就不受约束,字里行间,讲究感情的跳跃,行文信马由缰,强山脉之迤起伏,似溪水的流淌,于不知不觉中游历了山川,介绍了景致,领略了风土民情。

    二、 寓真于美,情随景深

    自然流畅的形式给贾平凹表现主题提供了广阔的空间,使他更容易做到“以真为美,寓真于美,真、美完全融于神、形、意、境之中”,就象老朋友林中漫步,灯下谈心,虽然是讲个故事,描绘个景物,摆设个东西,却能领你漫步九溪十八涧,一路上赏不尽的山光水色,在勃勃游兴中不知不觉到达了目的地,这种曲折揭示主题的双线式结构,明暗交织。情景交融,展示了作者驾驭文字的高超手段,《商州初录》的大部分篇章属于这种明——游踪和暗——思想相结合的双线结构。比如《月迹》,通过写月亮透过竹帘窗儿,出现在窗前的穿衣镜上,不久就拖着腿走了,给孩子们留下失望与联想,然后通过奶奶的引导,孩子们去追寻月亮的足迹,从酒杯里,从小河里,从葡萄叶上,从磁花盘儿上,从爷爷的刃里,孩子们发现了他们的月亮,这文章,表面上写月迹,实际上展现了作者寻找心中的月亮的轨迹。

    “淡”是贾平凹创作的一大特色,这是作者在运用情随景深的技巧,把丰富深的思想感情隐藏于酣畅流利的叙述中,达到由淡而出的效果,真正体现“影在离合之外,色在有无之中”,这在作者大多数散文中均可见到,如《商州初录》,从省城通往商州的门户——黑龙口开始一步步写来,不露“情”迹,直至读者跟着轻松的叙述,走至风光之尽头,才了解作者的醉翁之意;又如《他回到长九叶树的故乡》,也是从回乡背景,旅途艰辛,九叶树下山民的热情到对九叶树的联想,通过层层铺垫,把感情由对都市羁旅情愁的摆脱上升到对大自然的爱,对大山人民深厚情谊的赞美。

    贾平凹在散文中的双线式结构技巧,既继承传统,又师法自然,与沈从文相比,都侧重于乡土意识民族意识,而在运用上则沈缓贾舒;同秦牧相较,同样是天马行空,任意驰骋,但秦在大开大合之外更富于知识性,而贾在走笔如风的基础上则闪烁着哲理的光芒。

    三、 蒙太奇技巧的巧妙运用

    在一些篇章中,贾平凹大胆采用了电影蒙太奇技巧,使文章内容组接天衣无缝,妙趣横生。所谓蒙太奇,实际上是电影的一种表现手法,主要是通过内在的逻辑性把众多镜头有机地衔接组织起来,构成下一个完整的故事与意象,产生视觉审美效果,体现编剧的构思。在贾平凹的早期散文创作中,作者主要借鉴了以下几促蒙太奇手法,来完成文章内容的粘接,增强文章的表现力,给人以美的享受。

    其一,通过“镜头”的前后左右推拉,构成一幅完整的画面,多层次侧面表现主旨。如《风筝》一文:

    镜头一:“初春,天还森冷森冷的,大人们都干着他们的事了;我们这些孩子,积了一个冬天的烦闷,就寻思着我们的快乐,去做风筝了。”——表现环境给孩子们的压抑。

    镜头二:孩子们做风筝。

    镜头三:孩子们放风筝。背景——晴朗的天空;动作——“孩子们一人手托风筝,一人牵线,一声‘放’,风筝脱离孩子们的手,随着线的一松一紧,飘上了天空。”

    镜头四:村人对白。“哈,放得这么高!叫什么名呀?”/“幸福鸟?”/啊,多幸福的鸟!“

    镜头五:风筝线被风刮断,风筝在空中越飘越高,“愈远愈高,愈高愈小,倏忽间,便没了踪影。”

    镜头六:孩子们去寻找他们的欢乐,他们的幸福鸟。

    镜头七:寻找失落的风筝。——孩子们到小河边的老磨坊去寻找。镜头八:老女人的出现。——老女人佝偻着腰在砸冰。

    镜头九:老女人给孩子们讲故事。——引导孩子们去寻找失落的“风筝”。

    这九组镜头,镜头一、二为近景,镜头三、四为中景,镜头五为远景,镜头六、七过渡到中景,镜头八、九的老女人佝偻着腰砸冰为特写。这几组镜头,仿佛摄影机从前向后拉,画面从地面向空中扩展,然后又推向前,特写展示老女人,从而升华主题。

    其二,多种连接方式的巧妙运用。在不少文章中广泛应用了物件式连接,叫板式连接,对白式连接,音响式连接等。如《莽岭一条沟》写老汉之死是因大虫害人的缘故用了物件式连接——“接骨老汉也就在这场狼事中死去了。”《金洞》叙述涉及被狼叼去的故事用了叫板式连接——(狼)临走时做了一件人们意想不到的事。”而《风筝》一文则是几种连接方式的综合运用,而且注意轻重缓急、疏密相间、张驰有度,其中音响式对白式连接较为突出,如镜头四、五的衔接采用对白形式——“哈,放得这么高!叫什么名呀?”“幸福鸟!”老女人的出现是音响式连接,前后用“风筝”进行物件式连接,串通时间与空间次序;而在描写上,先急后缓,再由缓到急,做到由浅入深,波澜迭起,节奏明快,疏密有致,具体是:

    急——孩子们的烦

    缓——做风筝的快乐;放风筝的快乐;

    急——失去风筝的苦恼;找寻风筝的焦急;

    缓——老女人的故事。

    其三,“淡入淡出”的广泛应用。“淡入淡出”也叫“渐显渐隐”,是电影用以切换时空转移的常见方法,“淡入”是把一画面从完全黑暗到逐渐露,直到完全清晰的过程,表示剧情发展段落的开始。“淡出”则相反,表示一个画面从完全逐渐转暗,以至完全隐没的过程,表示剧情发展段落的结束。对于淡入淡出技巧在散文中的运用,贾平凹显得游刃有余,也不停留于形式,而是上升到对意境的处理,这类例子在其早期散文中运用较多,不胜枚举。比如《黑龙口》结句:“要去商州,这才是门口儿,有趣的地方还在前边呢!”既总领本篇,又是下一篇文章的淡入。又如《丑石》结句:“我立即深深地感到它那种不屈于误解、寂寞的生存的伟大。”《一只贝》结句:“孩子们重去沙滩寻找它,但没有找到。”这些句子,看似平淡,却充满哲理,令人回味,充分体现了淡入淡出的内涵。淡是这些句子的本色,而淡入淡出则是其效果的体现,淡出,形式上总领全文,文章到此结束,同时淡入,则是意境上的深化,似乎意犹未尽,任凭读者去回味,寻觅作者的真意。这类句子,几乎全存于贾平凹的早期散文中,不是文眼,却胜似文眼,作者别具匠心,就连贾平凹自己也承认,“结尾要电影式‘淡出’,淡得耐嚼”。

    四、 灵活多变,不拘一格

    贾平凹在散文的谋篇布局上,不拘泥于一种表现形式,而是采取了灵活多变的手法,进行了多角度多层次的尝试。

   《商州初录》、《商州又录》中,贾平凹借鉴古代笔记小说分段分层次写法,采取了链环扣套式结构,各篇相对独立,中间又用一根内在红线相连。《木碗世家》、《爱的踪迹》、《太阳路》等则采用双线并流,内外交融的写法。

    在体裁形式上,《三游华山》、《在米脂》属于游记体;《黄土高原》、《两代人》、《自在篇》则是散文诗的笔调;《丑石》则是一篇精美的科学小品。

    在艺术构思上,同来灵活多变。《丑石》、《话说清风寨》、《一只贝》等采用欲扬先抑手法,如《丑石》,先是丑石令人遗憾,接着猛然一抑——丑石一无所用,继而再跌一层——丑石人人讨厌,最后更抑一层——丑石可恶至极,到最后却反抑为扬,反丑为美:首先,丑石来源异常——“一颗陨石”;其次,丑石寓丑于美,美在丑中;最后,丑石有高大的品质之美——“它不屈服于误解、寂寞的生存的伟大。”这种手法,欲褒先贬,层层推进,波澜迭起,精巧的构思令人拍案叫绝。而《哭婶娘》、《小白菜》等,则采取了众星拱月式手法,把人物安排在特定的环境中表现,最后烘云托月,形成一个完整的艺术形象。衬托手法也被作者信手拈来,用得稔熟,《一对恩爱夫妻》等篇反复运用衬托技巧,《黄陵柏》用了垫衬手法,《刘家兄弟》则用了反衬手法。此外,在别的篇章中,作者还尝试了疏密相间,以疏为主的结构手法。

    由上可见,贾平凹初涉文坛的时候,在创作技巧上进行了各种尝试,力求新颖流畅又突破传统,追求多变灵活且极富于艺术表现力感染力的艺术风格。贾平凹始终在实践一条既有民族化又有现代意识的路子,这与他生活的地理环境、社会环境息息相知,泾渭一带的秦砖汉瓦,商州奇诡隽秀的山水民风,达观虚静的美学观念,浪漫主义的文风等交相熏染,造就了贾平凹早期创作的独特风格。贾平凹在早期散文创作上的丰富实践也为他后来的小说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资料引用:

①《山石·明月和美中的我》(贾平凹)

②《爱和情——〈满月儿〉创作之外》(贾平凹)

             原载于《昭通社会科学》2002年第四期

论文相关查阅:毕业论文范文计算机毕业论文毕业论文格式行政管理论文毕业论文       

论贾平凹早期散文结构艺术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