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达国家社会体育发展经费募集的社会化运作研究

时间:2017-07-18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论文关键词:社会体育;社会化;经费发展

  论文摘要:对发达国家社会体育事业发展的经费来源作具体细分,宏观上看,主要有三种源头:即,国家财政拨款,社会团体自筹(包含社会团体自身经营收入)和私人及公司的赞助。具体运作上,各种赌博活动、个人与企业捐助、体育消费、激纳会费以及政府资助等是其社会体育发展的经济来源。经费的社会筹集是发达国家社会体育发展的主要形式。

  1、前言

  经济资助一向是体育事业发展的血液,一旦枯竭,体育事业也将停滞不前。在社会体育发展中,发达国家本着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宗旨,政府一般不轻易对社会体育投入过多的经济资助,而更乐于采取政策倾斜的方式。如对赞助体育的企业与个人实施税收减免政策,这就使得社会资源乐意投向群众体育事业,社会体育也由此走人健康发展轨道。此外,彩票与赌博业也对社会体育青睐有加,而彩票和赌博方式筹集资金,使得社会群众体育发展在经济实现了社会公益事业的全社会责任共担,资源共享。这种社会体育社会办的做法值得我国这个正处在社会转型期的国家学习与借鉴。

  2、研究对象与研究方法

  采用文献资料法,逻辑分析法,对发达国家社会体育发展经济来源情况进行深人分析,结合其各自国家的特点,就发达国家社会体育相关的经济运作方式作一深入分析。

  3、发达国家社会体育的经费来源分析

  总结世界各国社会体育经费来源,从类型上看,主要有三种:国家财政拨款,社会团体自筹(包含社会团体自身经营收人)和私人及公司的赞助。

  所谓国家财政拨款型,是指社会体育经费主要来源于国家财政拨款,包括中央财政拨款和地方政府财政拨款两种。其来源主要是通过发行体育彩票(包含搏彩)收人,再由国家拨出一定比例的经费给体育组织(包含社会体育组织)。社会团体自筹型是指社会体育经费的主要来源是由社会团体通过自身的经营获得,比如,团体会员交纳的会费,注册收人(体育指导员的注册),私人和企业的赞助费,体育基金会等。不同的国家,由于对社会体育的重视程度不同,投入比例各有所重。

  根据有关调查研究发现,纯粹由国家投入或纯粹由社会投入发展社会体育事业的国家比较少。目前,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是由国家和社会合作投入社会体育事业。关于社会体育经费投入,国外经济发达国家,国家投资比例并不大,地方政府投资占比较大的比例,私人投资也占到一定比例。根据欧盟理事会对12国体育资金来源调查表明:政府对体育的投入越来越大。除匈牙利外,其它国家地方政府对体育的投入均大大高于国家对体育的投入,德国、瑞士和英国,国家投资不到公共投资总额(国家与地方投资)的10%,而地方头在投资占到90 %以上;瑞典、芬兰、丹麦的国家投资也仅占公共投资总额的10%一20 % ,法国、比利时、西班牙等国的国家投资占20一30 % ,意大利和葡萄牙的国家投资比例稍大,但也不到50 % 0 1991一1992年度瑞典的体育经费来源中,政府的补助金共4.760亿克郎,社区的补助金41亿克郎,县议会的补助金9000万克郎,地方体育投资是国家体育投资的10倍。在大多数国家中,中央政府财政拨款主要用于大型体育场馆建设,国家队训练和比赛,高精尖的体育科研和教育的发展。地方政府财政拨款主要用于中小型体育场馆建设以及社会体育的开展。对于私人投资,国外大多数国家都给予了一定的优惠政策,尤其是经济和法律政策,只有这样,才可能吸引私人和企业投资社会体育事业。在欧美国家,体育的社会筹资都大于政府对体育的投入,约占体育经费的70%以上。

  国外社会体育经费的来源主要有这样几种途径:国家财政补贴;社会捐赠、资助;基金会资助;团体和个人会费;体育彩票或体育赌博提成;私人或公司赞助;场地出租以及门票收人等。其中体育彩票被认为是吸收社会资金、增加政府税收、发展社会体育事业的有效途径,目前,世界上已经有70多个国家都发行了体育彩票。如:美国体育彩票业年收人近40亿美元,前苏联的体育彩票收人占其体育事业费的80 %。法国近四分之一的体育经费是通过发行体育彩票获得的。但是,由于各个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状况、国家体育发展计划、各体育组织承担的任务,体育社会化、产业化(市场化)程度不同,政府投入和其它渠道投入的比例也会不同。

  日本社会体育经费的来源主要包括:(1)国家财政补贴;(2)日本体育振兴基金会提供的费用;(3)下级加盟团体上缴的会费及注册收人(体育指导员的注册);(4)发行彩票、集资广告(赌场)收人;(5)企业界赞助费及本身的收人(会费、门票收人等);(6)杂项收人。国家补贴最多不超过30 %。如:1989年,日本政府对社会体育拨款为17 . 33亿日元,这仅占日本体育协会经费的1/4,其余3/4依靠赞助、会费收人等自筹。日本在90年代中后期,足球彩票年收人达到10亿美元。

  在20世纪70年代末,加拿大政府提出各种体育组织应广泛开辟体育经费的来源,体育部提出的目标是各体育组织的收人中,来自各类公司和个人的资金应争取达到总收人的50%以上,但迄今为止,这一指标远远没有达到。据1990年对30个省级体育组织的调查,发现这些体育组织的收人中,来自公司和个人的资金仅占8%,因此,从整体上看,加拿大各单项协会的经费,大部分来自体育部的拨款,同时,国家对单项协会的工作实施严格的监督,由此看出,加拿大政府对体育的管理是强干预性的,其社会体育的经费来源主要是国家政府和地方政府财政拨款。

  澳大利亚社会体育经费的主要来源是来自联邦政府、州政府及地方政府的财政拨款。

  瑞典社会体育经费主要来源包括以下几种:(1)瑞典政府的拨款。瑞典政府拨款不能用来资助高水平运动员,中央政府的拨款主要用于组织各种青年体育活动,而地方政府的拨款则集中在修建体育设施和组织社区内各种体育娱乐活动上。其中国家预算占10%,地方政府的预算占90%。(2)各种赌博活动成为体育经费的主要来源。瑞典的赌博活动多种多样,既有全国性的赌博公司,也有专门的体育赌博的机构。赌博活动为体育运动提供的收益已经超过了中央政府的财政拨款。

  上世纪90年代以来,瑞典政府制定政策加强赌博活动收益对体育运动的支持。一方面减少某些体育专业性赌博活动的税收,以增加体育组织的收益。另一方面,允许各俱乐部发行自己的彩票,并且给它们减免税,以此增加俱乐部的经费来源。另外,俱乐部还可以进行各种彩票的零售,并且享受减免零售税的优惠。(3)遗产基金会的拨款。(4)各类社会公益性基金会的拨款。(5)个人交纳的会费和体育组织自身经营活动的收人。(6)居民个人和各类公司投入的体育经费(其中来自居民个人的经费占78 %,来自各类公司的经费占22%。(7)其他收人。其他收人主要指体育经费的第三大来源—各种比赛的门票收人和第四大来源—俱乐部会员费。

发达国家社会体育发展经费募集的社会化运作研究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