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体育市场伦理的道德审视

时间:2017-07-19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论文关键词:体育市场经济 伦理 道德 体育社会问题

  论文摘要:要构建断型的体育道德风貌,雷要我们对体育市场经济体制,体育商业化有一个价位前提或道括标准的评价。本文通过研究这种前提,以区别体育经济制度的利异,提出一种与体育经济制度相对应的体育道德和体育价位观,从而促进体育市场经济潮着健康、有序的方向发展。

  1、体育市场经济伦理的本质及其属性

  体育市场经济是在八十年代以来,随着国家经济体制改革的进程和体育事业的发展,为了解决体育自身生存和发展而创造的一种经济活动方式。相对于计划经济而言,其经济运行方式和利益安排有了全新的认识。在体育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一方面使我们明确了求利、竞争、交换,不断扩大体育产业化,增加积累以及拓展体育市场,刺激体育消费等,乃是人们在体育市场经济活动中的基本原则,任何一个投身体育市场经济活动的人如果违反了这些原则,就会被无情地淘汰;另一方面也出现如封建迷信、赌博、球场暴力、运动员资格作弊、“黑哨”等体育社会问题。为了解决体育市场经济活动中存在的问题,理清头绪,有必要对其伦理的本质进行认识。依据著名的经济效率原则一帕累托的最优境界:“每一个人的利益增进不得以减少他人的利益作代价的基础上。”事实上,体育市场经济伦理的本质也就在于此。体育市场经济条件下,以利益追求为核心的体育经济伦理可以理解为;一是把利益追求的单纯人行为提升到赋予更多的体育涵义;二是从粗俗的追求利益的高自由度到把其置于严厉的约束和规范之中;三是从自身出发的利益追求转变为考虑和尊重对方利益前提下的利益分享。

  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体育市场经济伦理的道德具有二重性。首先.利益追求观念成为体育改革的突破口。长期以来,我国一直实行高度统一的计划经济体制,体育作为社会公益、福利事业.一切由国家拨款,形成了等待、伸手要的思想观念,极大地束缚了体育事业的发展。只有当对追求利益进行充分肯定和激励并置于重要地位时,人们才能有勇气突破传统观念的束缚,投身于发展经济、追求财富的动作之中。这种转变是真正从体育经济发展、从体育事业利益出发的必然结果和路线。小平同志曾指出;“不讲多劳多得,不重视物质利益,对少数先进分子可以.对广大群众不行;一段时间可以,长期不行。革命精神是非常宝贵的,没有革命梢神将没有革命行动。但是,革命是在物质利益的基础上产生的,如果只讲牺牲精神不讲物质利益,那就是唯心论。”只有当体育具有强烈追求利益的冲动时,体育经济才具备足够的发展能量。利益的观念对体育事业发展所产生了巨大能量,人们开始用另一种视角和方法来经营、管理、组织比赛,将单调、机械、技巧性高,突出竞技性比赛.变为参与性、娱乐、消遣性浓厚的比赛,如射击娱乐场、保龄球、飞镖等等;确定了体育市场的俱乐部主体,形成了俱乐部的体制和运行机制;在体育比赛市场、健身、健美及娱乐市场中,通过门票、广告费、参赛费及电视转播和彩票等进行等价交换。获得经济利益。利益追求观念逐渐深人体育市场经济的行为之中,演变成体育市场经济中的一种观念并深深地影响着体育道德基础。

  其次,追求利益观念在推动物质文明的同时,也催醒着人类本身的阴暗心理和本能。使得人们有被卷进极端追求利益氛围中的危险;追求利益有可能从一个起正面作用的因素提升为唯一目标—似乎是与利益相比,其他都是无足轻重的。例如当前出现的体育社会间题,就是誓钟。因此,如何限制其负面影响,不仅是一种道德理想,也是当代体育道德教育面临的严峻课题。

  2、当前体育市场经济伦理的失落及道德困惑

  当人们突然发现体育本身蕴藏着巨大财富并着手在这一领域一试身手时,竞争也就不可避免了,一种具有公害性的竟争:损人利己、不择手段出现。导致体育市场经济管理的混乱和接踵而至的体育经济纠纷等,使体育陷人道德失范,而且加速形成了一个非伦理化的体育市场经济环境—“一切向钱看”的拜金主义思想,出现的就是运动员高价的出场费、转让费;体育赌博;运动员之间,及运动员与教练员之间与体育俱乐部之间的明争暗斗;体育场馆设施建设大多数是考虑有钱人的消费等一系列的问题,造成传统的体育道德是非观念在动摇,人们陷人“道德困惑”之中。

  人们习惯上把这些现象归咎为市场经济本身,把市场经济想象为含着肮脏东西的怪兽,以为经济生活中的任意性.无序状态是市场经济体制相人的必然结果,是经济发展初期的必然结果,是经济发展初期的必然代价:这种观念显然无法找到目前道德困惑的根源。

  从最深层次来说,认识上的困惑正像社会经济学家指出的那样。就在于市场经济体制下对什么是正确的道德观的认识问题。作为社会道德观念要受一定的经济体制制约的,但是,社会主义社会的体育道德观是否也应当以市场经济的价值取向作为体育道德取向呢?

  体育市场经济伦理的失落及道德信仰的迷惘究其根本原因,并不是体育市场经济与道德的冲突,而是人们对体育市场经济的评判只停留在一种有效率的手段上,认为只要植人这样的手段,就等于植人了市场经济,就能实现体育事业的发展和体育改革的目标。而对体育市场内生的经济伦理缺乏必要的限定,具体表现为三方面:一是把体育市场经济规则简单等到同于体育经济伦理,而没有深究体育市场经济伦理中出现的负面效应,没有行之有效的法制和道德约束;二是把体育市场经济伦理与体育伦理等同,尽管体育市场经济伦理与体育伦理有共同的出发点,但两者有着层次与外延上的差异性,在经济领域讲求利益、公平竞争、效率优先等,而体育运动整体范围内强调奉献精神、敬业、利他主义、高尚的情操和人格等。如果将体育市场经济领域的伦理推行到体育运动整体范围便是一种道德失范,也是经济伦理的误用。同样,把适用于体育运动整体范围的道德规范,如奉献精神、同情心、高尚情操来对体育市场伦理及活动作价值判断也是一种错位;三是体育市场经济伦理没有必要的法制作保证,法制以强制的方式.伦理以软约束的意识形态出现。因此,只有二者相互补充,才能保证体育市场的正常运行。

对体育市场伦理的道德审视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