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老龄化与农村养老保障模式选择

时间:2017-07-19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论文关键词:养老 家庭养老 土地保障 保障模式

  论文摘要:我国刚刚迈进小康社会就面临严峻的老龄化问题。由于城乡二元结构,我国农村社会保障一直处于社会保障体系的边缘,农民只能单纯依靠家庭养老和土地保障。随着农村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传统养老模式面临诸多挑战,现行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尚难以独立承担农村居民的养老重任。当前,应该多管齐下,充分发挥家庭养老功能,提高土地保障能力,健全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将家庭养老、土地保障与社会养老结合起来,是解决我国农民养老问题的现实选择。

    随着农村人口出生率的下降以及人口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农村人口老龄化的速度和程度高于城市。日益庞大的农村老年人口群体对传统养老保障模式提出了严峻的挑战,剧烈变动的经济结构与社会结构将农村社会养老保险推上了改革的前台。但我国现行的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尚未完全建立起来,并且面临诸多问题。因此,解决广大农村居民老有所养的问题,选择适合中国国情的农村养老保障模式,是我国政府迫切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也是理论界迫切需要研究的重大课题。

    一、不容忽视的农村人口老龄化问题

    老龄化是指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不断上升的过程。据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公报显示,我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人口中,0—14岁人口为28 979万人,占人口总数的22.89%;15—64岁的人口为88 793万人,占总人口的70. 15%;65岁及以上人口为8 811万人,占总人口的6.96%。同1990年第四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0—14岁人口的比重下降了4. 8个百分点,65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上升了1. 39个百分点。人口年龄结构发生了较大变化,以人口科学划分人口年龄结构的三种类型标准来看,我国人口结构已逼近老年型。老龄化进程的快慢取决于平均寿命的提高和生育率的下降速度。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社会经济的迅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巨大改善和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我国人口平均寿命已从1949年的35岁上升到目前的70多岁;特别是20世纪70年代初开始的计划生育,效果十分显著,使我国成为世界上生育率下降最快的国家。估计到本世纪中叶,我国老年人口比例将接近1/4。从现在起,“我国将出现世界上前所未有的人口高速老龄化,老年人口比例将在很短的时间内达到一个相当高的水平”。

    我国农村人口老龄化除具有全国人口老龄化的共同特征外,其人口老龄化的实际程度还要高于全国人口老龄化的平均水平。由于计划生育的重点在农村,农村的独生子女户,特别是独女户和双女户在大幅度增加,“四、二、一”的代际人口模式正逐渐形成;目前及今后相当长的时期内还将继续出现农村大批青壮年劳动力向城镇流动和转移,老人与子女呈疏离之势,一些“老人村”正在形成,农村人口老龄化程度高于城市成为进一步发展趋势。据,“2000年底,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达到1. 3亿左右,其中,农村老年人口大约有1亿,其总量远远大于城市老龄人口,是世界上农村老年人口最多的国家”。同时,我国农村除了面临原有老年人的养老问题(存量问题),还面临新增老年人的养老保险(增量问题),而城镇面临更多的是增量问题。这预示着未来农村养老问题将比城市更严重.更值得人们关注和深思。

    二、农村传统养老模式面临严峻挑战

    在探讨农民的养老问题时,许多人的思想还囿于传统的养老模式,即家庭养老、土地养老和集体养老。诚然,农村传统养老模式曾起过重要作用,但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单纯依靠这一传统养老模式很难与时俱进。家庭养老在我国既是一种悠久的传统,又是一项古老的制度.或者说是一种制度化的传统。传统的大家庭,由于人口多,且多以农耕为主,人口流动率很低,一家一户构成完整的社会细胞,根本没有社会化养老的可能,家庭养老是最自然的选择。在农村,家庭养老是老年人最重要的养老方式,起着主渠道作用。据有关部门的和统计,中国农村家庭养老约占整个养老保障的92%。家庭养老有其相当深厚的经济、、和基础,但这并不意味着家庭养老具有超稳定性。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家庭养老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首先,老年人口扶养比例增大。老年人口高龄化的加剧,意味着需要赡养老年人口增多,养老资源需求加大,但家庭赡养能力并未同步提高,从而造成老年人口需求与家庭赡养能力之间的矛盾,长寿与生活质量难以统一。其次,农村老年父母身边子女数的减少,弱化了家庭养老功能。农村人口向城镇的流动以及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都导致了他们身边子女数减少,从而使得家庭养老不仅在经济上而且在时间和精力上都难以承受。最后,现代社会的家庭观和老年价值观不断冲击着传统的家庭观和老年价值观。在日益发达的经济条件下,商品、货币观念以及价值规律等对传统家庭和的冲击日趋强烈,人们对小家庭的偏好和对大家庭的冷漠成为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依赖传统的道德伦理观来维持农村家庭养老已显得力不从心。可见,传统的家庭养老正发生着决定性的变革。在发展市场经济的今天,建立在自然经济基础上的家庭保障功能正在降低,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家庭成员作为养老义务承担者角色的发挥,家庭赡养和生活照料功能必然受到削弱。

    土地养老在农村养老保障中同样占据着相当重要的地位。长期以来,农民的社会保障实质上是以土地为中心的非正规保障,特别是在农民收人来源中所占份额比较大的地区。但由于受土地制度、土地收人以及土地数量的限制,仅仅依靠土地难以满足农村老年人口的生活保障需求。根据我国土地政策的规定,土地所有权归集体,农户只拥有土地使用权,农户从土地得到的收益主要来自于土地收成。然而,从农村当前实际情况看,由于受产量及价格等因素影响,农民人均土地收人增长缓慢。据统计,“2000年农民人均土地收入为1 090. 67元,而同年人均生活消费支出为1 284. 74元”。显然,土地收人无力满足养老需求。再从比较利益角度看,随着我国加人WTO,农产品提价空间将越来越小,而在以农户小规模分散经营为主的农业生产结构下,农产品增长势头却一直比较强劲,由此导致了主要农产品的成本纯收益率越来越低。2000年全国粮食、棉花的成本纯收益率分别为19.48%,50.63%,在价格和成本的双重夹击下,土地的生产资料功能已严重退化。同时,随着我国现代化、城镇化的发展,耕地面积呈递减态势:"1990,1995年和2000年分别为9684. 6万hm ², 9  567, 3万hm ²和9  497. 1万hm ²,加之农村自然人口数量不断增加,农民人均耕地占有量逐渐减少。有限土地中的有限产出,农民难有足够剩余以备养老之需。

人口老龄化与农村养老保障模式选择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