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竞技体育中“超越”的反思

时间:2017-07-20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论文关键词:体育社会学 竞技体育 精神 身体

  论文摘要:竞技体育对超越的追求越来越高,但要明白超越的主体是人,具体而言应该是人的肉体与精神的合二为一。随着高科技的渗透,竞技体育中的主体已经发生异化,由于人类身体的有限性致使超越成为精神层面的追求,但运动是由精神和肉体共同完成的,人为的割裂,结果只能是主体模糊。手段代替不了目标,当超越的方式、手段异化为超越的目标,超越陷入另一个无法摆脱的迷阵。以数量化的精确性为主的标准为超越设置了最终的陷阱,要知道超越是没有尽头的,有了尽头的超越就不是超越。追求超越精神是因为人类能从超越中得到快乐与幸福,无限制地追求超越纪录,不择手段地追求超越,最终将人类带入的是欲望的深渊。

  超越是一个极具诱惑力的词语,同时也是一个非常有张力的词语。人类需要超越精神的激励,因为在世间万物中人类日益发现自己的渺小;人类需要超越精神的感召,因为人类需要不断地肯定自我、树立信心迎接各种挑战。因此竞技体育中人类才高呼着“更快、更高、更强”口号不断地挑战他人、挑战自我、挑战纪录、挑战极限,甚至于挑战这个世界,但是人的身体是有限的、生命是有限的、力量是有限的,无限的愿望与有限的能力必然使超越最终陷人困境,而在竞技体育中这种超越的困境表现的尤其突出。

  1超越的主体

  巴黎阿奎尔修道院院长迪东在他的学生举行的一次户外运动会上,鼓励学生们时说:“在这里,你们的口号是:‘更快、更高、更强’”。后来顾拜旦借用过来,将这句话用于奥林匹克格言,在安特卫普奥运会上首次使用。此后奥林匹克格言的拉丁文“Citius , Altius , Fortius”出现在国际奥委会的各种出版物上。奥林匹克格言充分表达了奥林匹克运动所倡导的不断进取、永不满足的奋斗精神。虽然只有短短的6个字,但其含义却非常丰富。它不仅表示在竞技运动中要不畏强手,敢于拼搏,敢于胜利,而且鼓励人们在日常的生活和工作中不甘于平庸,要朝气蓬勃,永远进取,超越自我,将自己的潜能发挥到极限。对于自然要敢于征服,克服大自然给人类带来的各种各样的限制,挣脱大自然的束缚而取得更大的自由。奥林匹克竞赛是竞技体育的高峰,而这句奥林匹克格言所预示的或者说隐含的最本质的信念就是人类的超越精神。可以说 “更快、更高、更强”是人类对超越最好的诊释,因为人类需要这种超越精神的激励。我们不反对超越,特别是在体育比赛当中,如果没有竞争和拼搏精神那竞技比赛也就失去了它的魅力,但是我们要注意一点:超越是具体的,超越的主体是谁?是谁在超越?

  对于这个问题,宽泛的回答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最终超越是由运动员完成的,所以我们先从运动员开始分析。运动员要超越的目标无非是两者:自己和他人。超越他人就是战胜他人;超越自己,就是超越自己昔日成绩,取得最好成绩,当然有时超越自己更主要的是超越自己的意志情感,克服自己的种种惰性思想、畏惧意识,在超越中获得一种全新的自我意识或形象。但运动员首先是人,所有自然属性中最基本的一条,那就是生命的有限性和体力的有限性,运动员也不例外。法国生物医药和体育流行病学专家分析了1896至2007年的田径、游泳、自行车、速滑和举重项目上的3 263项世界纪录,发现从18%到1968年,一些世界纪录被频频打破,而且成绩突出。此后,破世界纪录的频率和数量就开始下降,一些运动项目甚至久未出现破纪录的现象。到2060年,在100 m跑这样的项目中,如果想要分出胜负,只有依靠测量出千分之一秒的差距才可最终认定结果,而举重则要精确到克[3]。这时问题就出现了,人的身体是有限的、体力是有限的、生命是有限的,可以说诸多能力都是有限的,那么超越自己和超越他人时都会遇到这种困难:那就是超越是一种不断达到并跨越高峰的过程,反映在数学图谱上那就应该永远是一条向上走的线,没有峰顶,没有尽头,永远向上,甚至于不是一种水平的保持状态,走向应该永远向上,关键还没有终点。那么从这个角度看,运动员的超越就显得有点荒谬了。因此我们大多数人把这种超越看作是精神上的、意志上的、抽象的、形而上的,我们人为地把运动员割裂成两部分:肉体的一部分、精神的一部分。我们主张的精神上的超越,肉体上的事则另外解决,那就是依赖于现代高科技,强化肉体、改造肉体,使其尽量跟紧精神,不至于掉队,甚至于使用兴奋药。“事实上,为使专门性的竞技表演得到强化,运动科学已经发明了许多新办法,它们把身体当作由多个部件组成的复杂表演机器,每部分可以独立和改变”。也许这就是今天看到竞技体育种种劣迹的根本所在,偷梁换柱、移花接木,将超越的主体置换掉了。

  超越的主体应该是人,具体到操作层面上来说,应该是人的身体,它不但包含人的肉体,而且也应该涵盖人的精神,身体是二者的合二为一。但今天我们已经将超越看成是精神上的事,与肉体无关,但现实中的超越是一个具体的过程,如果没有具体行为表现,我们就很难辨别超越的真伪,同时我们也不能说运动员的任何一种行为都是一种超越行为,只有当运动员所表现出的运动行为体现出超越特征,我们才会说这是一种超越行为。在现实生活中执行这种超越任务的只能是运动员的身体,即使是超越精神也要通过身体来表现。因此我们谈超越时首先要注意到的是超越主体的复杂性,因为运动员的身体是由精神和肉体共同构成的,人为的割裂,结果只能是主体的模糊,超越最终陷人主体不明的困境。

  2超越的方式

  首先,改变运动员所处的外部世界,也就是竞技体育比赛中相关器械与设备。例如,在撑杆跳高运动项目发展过程中,比赛使用的撑杆历经竹杆、金属杆、玻璃钢杆、尼龙杆、碳素纤维杆等改进过程。1963年,玻璃钢撑杆的使用,使当年撑杆跳高的成绩提高幅度超过了过去20年的总和。耐克公司为刘翔设计了一款耐克最轻的钉鞋—“红色魔鞋”。这种钉鞋采用了当今最先进的高科技,鞋帮采用特殊的穿孔设计,足尖处运用了“锁定”系统,弹性的底板上有6个可换位的鞋钉,通红的色彩极其显眼,重量比当年给刘易斯和约翰逊设计的跑鞋还轻。这些外部装备不但有效地帮助运动员取得了优异成绩,从而摘金夺银,而且也实现了人类的超越梦想。于是我们利用高科技改变体育设施等等,高科技也成功地帮助运动员完成了他们身体技能达不到的目标,跨越了一个又一个高峰,今天充分利用高科技去完成超越已经成为一种固定的模式。

谈竞技体育中“超越”的反思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