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当前体育社会学研究的问题与成因

时间:2017-07-20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论文关键词:体育学 研究 问题 原因

  论文摘要:本文主要采用文献分析与分析的方法,对当前中国体育社会学研究遇到的关键问题,如研究论域的模糊、研究方法的漂浮、研究主体的窘境进行了梳理,并深入挖掘了产生这些问题的原因。

    《读书》主编黄平先生曾指出:“冷战结束以后,整个社会学进人了一个重新界定自己、重新界定社会生活的阶段,社会学合法性遭到置疑,全球化对当今社会学提出了最大和最重要的挑战”。同母学科社会学一样,体育社会学也遭遇到许多难题,突出表现为学科界限的逐步模糊、研究方法的贫乏以及研究者的主体困境等问题。对这些问题的全面梳理,有助于清醒认识当前阻碍我国体育社会学的若干因素,更好地推动体育社会学研究的深人与发展。

  1模糊的论域

  1. 1在科学与常识间摇摆

    随着体育社会实践活动内容的不断丰富,似乎只要对体育领域的社会现象进行研究就可以冠之为体育社会学研究。许多的学术论文里通常可以看到“新奇”的理论和漫无边际的研究对象,这些论文典型的加工模式是用自己一知半解的母学科和他学科理论来套鲜活的体育现实,这种方法早已经被制度化、专业化了,被包裹得十分精美。就整体的研究内容来看,宏观的对象与庞杂的结构总是相伴相生,最后的结果是陷入大量现象的描述和堆积,而不能切人问题的要害。描述的克星是“批判”,后者恰恰是我们扔掉的体育社会学的精髓。例如:申奥成功以来,对奥运会意义、价值、影响、作用的研究铺天盖地,这些研究中,主观臆断和归因偏差大量存在、解释力极其不足、对后效应的思考也极其匾乏。描述的泛滥使人们找不到体育社会学作为科学的本质,论域的广泛并不一定导致肤浅,但广泛性和描述性常常合二为一,抹杀了“科学”和“常识”的界限。体育社会学缺少经典社会学所表露出来的危机意识背后的批判意识,这种精神不单是马克思和韦伯传统的延续,也是迪尔凯姆一脉发展起来的莫斯的人类学研究,以及结构主义大师列维·斯特劳斯的理论。这使得体育社会学在纵向上摇摆不定,常常滑人零散、琐碎、孤立、突兀的边缘。

  1.2边界的善变与漂移

    体育社会学的边界何在?抑或说体育社会学本来就没有边界?体育社会学的研究领域常被作如下划分:研究体育的社会结构、特点及与社会的相互关系;研究体育社会学的理论和体育社会问题;不同体育形态的研究。如果按照分类的原则,这种对体育社会学研究领域的划分最大的问题是忽略了互斥原则。科克利也用列举的方法来划定体育社会学的边界,这种划分的非穷尽性同样反映了体育社会学的“善变”和“漂移”。假设边界存在,我们好像找不到体育社会学的核心和边缘:逻辑起点何在?理论假设何在?核心议题何在?

    当然,体育社会学边界的模糊受母学科社会学边界模糊性的制约,难怪青井和夫在《社会学原理》开篇文章就是“社会学的暖昧性”。他认为社会学的暖昧性在于其对社会现象研究方法的特殊性。学、学等力图按照社会生活的功能领域来分析社会现实,而社会学力图按照人格体系、社会体系、体系、物财体系这些分析性构成要素加以研究。从这个意义上讲,体育社会学边界模糊性的原因在于:我们真正研究和了解的并不是体育活动本身,而是社会人对体育活动所做的一切,社会学家鲍曼评论“社会学何为”时得出同样的结论。体育社会学领域的“泛文化”现象加剧了体育社会学边界的模糊性,在学科地位受到威胁之后对传统领地的收复使得体育社会学必须面临一个更为宏大的词语—体育文化。一旦研究体育文化内容,则使体育社会学的话语空间无限延伸,造成“混沌”状况更加严重。

  2漂浮的方法

    从分析方法的分类来看,体育社会学常用的研究方法和其他社会科学并无二致:规范研究和实证研究。当前,中国体育社会学研究方法的现状和水平被某些专家称之为“上不着天,下不挨地”,总之,我们面临着理论和实证的双重失位和错位。

  2.1理论建构的断章取义

    在理论建构方面,断章取义的理论照搬和模仿依然存在,即便是有理论预设和逻辑先导,也多以一元论的面目出现,缺少对理论的起源语境和演变的“谱系学”把握。例如:翻开中国体育社会学的“经典教材”,对体育社会学功能主义方式的理解随处可见,功能主义作为理论解释范式并无不妥,但其本身的功利主义倾向可能会抹杀其作为理论公正性的本质,研究者必须慎重处理理论的公正性与自身主体价值观的冲突。然而,这种单一的方法没有因为解释力的不足而退出学科界定的理论框架,反而占据了研究内容分析和界定的主要位置。此外,体育社会学教材同母学科教材的联系还存有模仿与复制的痕迹,体育社会学概念、范畴过强的母学科性依赖性使得体育社会学内生性的理论建构步履维艰。

谈当前体育社会学研究的问题与成因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