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理论大课堂教学的优化途径

时间:2017-07-21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论文摘要:目前,高校理论课普遍采用大课堂进行教学。由于班级规模过大,学生人数过多,存在师生互动难以实施、学生参与度低、课堂难度大、多角度综合考核困难、良好的师生关系难于建立等问题,影响了教学的实效性。小组课外学习的教学模式,把课堂和课后有机地结合起来,大班不足小组补,课上不足课下补,是大课堂教学的补充和延伸。它为学生提供了一个自主参与学习、研究性学习、交流合作学习的平台,是优化马克恩主义理论大课堂教学的一种有效教学组织形式

  论文关键词:马克思主义理论课;大课堂教学;小组课外学习

  马克思主义理论课是高校面向全体学生开设的必修课。目前,高校普遍实施大课堂教学模式。所谓大课堂教学,也叫合班教学,又称大班教学,是指将原有两个以上的教学班合成一个大教学班进行课堂教学的模式。这种教学模式实施以来,教学中存在师生互动难以实施、学生参与度低、课堂管理难度大、多角度综合考核困难、良好的师生关系难于建立等问题。笔者作为高校马克思主义理论课教师,为解决这些问题,进行了积极的探索与实践,认为小组课外学习教学模式可作为大课堂教学的补充和延伸,对实现大班不足小组补、课上不足课下补,优化大课堂教学非常有益。

  一、高校马克思主义理论课大课堂教学存在的问题

  (一)教学方法单调,学生参与度低
  课堂是学生学习的场所,也是教师教学的阵地。教学是师生共同组成的双边活动,必然存在着师与生、生与生之间的互动关系。大课堂(我校一般在100—200人)教学,教师面对众多的学生,往往心有余而力不足,感到“带动不起来”,不能有效地组织可以提高学生能力的师生对话、生生对话、课堂讨论、研读等多样化的教学活动,甚至连最常见的课堂提问都难以达到应有的效果。当一个学生回答教师提问时,只有离他(她)近的同学能够听清楚他(她)在说些什么,站在讲台上的教师和离得远的学生根本听不清他(她)说什么。课堂上采用最多的是“教师讲——学生听”的教学模式,教师“一言堂”,一讲到底,偶尔有教师提问,学生也只是被动地回答,不能在参与过程中发挥主动性。这种没有学生自主参与的知识单向传授,很容易引起学生疲劳,影响教学效果。

  (二)课堂管理难度大,影响教学质量
  从教学论的角度看,教师的课堂控制能力是有一定限度的。对于100—200人的大班,学生人数大大超出了教师的课堂控制能力。首先,学生出勤率难以控制。大班不便于固定座位,学生一般由进教室的先后顺序选定自己的黄金座位,100—200人少一二十个也看不出来,学生容易产生“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的,逃课现象屡禁不止。其次,学生的自我约束力降低,课堂纪律松散。大课堂教学,由于学生人数过多,教室过大,而黑板、屏幕不能随之扩大,坐在后边和两侧的学生视觉、听觉受阻,总感觉离教师较远,教师不可能注意到自已,稍有违纪也不易发现。一些学生因教师顾不上而放任自流,上课走神、看课外书、做其他课程作业、玩手机、睡觉、窃窃私语等违纪现象司空见惯,严重影响了教学质量。

  (三)难以实施对学生学习成绩多角度的综合考核
  在高校马克思主义理论课教学中,学习成绩的评定是检查学生学习效果的重要手段和方法。马克思主义理论课的课程考核从“一考定音”向多形式、多角度综合考核转移,特别是注重对学生学习过程(平时成绩,即课堂表现、实践表现、对知识的运用能力等)的考核已成共识。但这种考核方式在大课堂教学下却遭遇了无法落实的困境。此考核方式要求教师在课堂教学中给予学生自主参与的机会和充分表现的空间,并及时对学生的表现给予评价。然而,大课堂教学,人数过多,使每个学生都有足够的参与机会和表现空间几乎不可能,教师对学生学习成绩多形式多角度的评价也就难以实施。

  (四)良好的师生关系难于建立
  100—200人的大班,固定的课桌椅,“秧田式”的座位,教师和学生都有一种如同进了报告厅的感觉,拉大了师生之间的空间、心理距离和情感距离,从而影响了良好师生关系的建立。从教师方面看,我校的马克思主义理论课是学期课,一学期开设一门课,一周一次。一般情况下教师一学期要承担3—4个大班(400—600人)的教学任务。教师教学任务重,一周与学生见一次面,同时面对100—200名学生,一学期下来,除能记住各班班长、学习委员和学习中表现比较突出的学生名字外,大部分学生叫不上名字,影响了教师对学生个体情感及需求的关注。从学生方面看,学生普遍认为,马克思主义理论课与将来的就业、发展关系不大,学习动力不大,不是“我要学”,而是“要我学”。在学习中没有主动与教师交往合作建立联系的欲望,一学期下来,不知道任课教师姓名的现象常见。师生之间缺少心灵的沟通、思想的交流,师生关系处于一种淡漠的状态。

马克思主义理论大课堂教学的优化途径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