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全面推行竞技体育社会化的改革构想

时间:2017-07-21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论文关键词:中国;竞技体育;化;主体;多元管理主体

  论文摘要:从观念更新、体制创新、赛制改革、社会力量培养等方面,对我国竞技体育体制的改革及其全面走向社会化问题进行了前期研究。认为建立和形成以协会管理为主体、多种管理主体并存、业余与职业相衔接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竞技体育体制,是推动我国竞技体育可持续发展的重要理论线索。

  纵观我国竞技体育演进历程,可以说经历了一个“引进、消化、改革、发展”的过程。自1952年我国成立国家体育运动委员会以来的半个多世纪发展过程中,我国在引进苏联高度集中型竞技体育管理体制后,根据自身的国情,进行了系列调整与改革,逐渐形成了较为完备的国家体育管理体系,不同训练层次建有不同训练组织,构成了目标统一、层层衔接、体系完整的竞技体育管理系统,并为我国竞技体育的发展在计划体制条件下发挥了积极的组织保障作用。但是,随着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推进,我国整个社会的经济关系、经济结构、经济运行方式和经济利益等都在发生根本性的变革,从而对竞技体育产生了全方位、多层面的影响,原有的竞技体育“举国体制”赖以生存和发展的计划经济基础逐渐消失,数十年一贯制的政府官办竞技体育的体制与思维方式已难以适应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需要,“逼迫”着竞技体育体制的改革必须从这场深刻的历史变革中去主动地寻找自己的最佳依附方式和稳定的着力点,促使其全面走向社会化。

  本文重点从观念更新、体制创新、赛制改革、社会力量培养等方面,对我国竞技体育体制的改革及其全面走向社会化问题进行探讨和研究。

  1、以更新观念为前提,树立竞技体育管理主体多元化的系统发展观

  任何改革都要以观念的转变为先导。纵观我国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推行的种种体育体制改革所取得的成效与失败的教训,一个十分重要的规律,即凡是成功的改革均是建立在以确立正确的观念和摒弃旧有观念为先导之基础上的改革,如体育产业从无到有的建立与发展、体育的培育与开发、体育功能从单一走向多元等等;举凡初始轰轰烈烈、最后却流于形式的改革,往往与注重表层和形式上的改革而忽视深层次思想观念改革有着密切关系,如政府职能转变的改革、单项协会实体化的改革、竞赛体制的改革等等。不难想见,新世纪中国竞技体育体制的改革如果仍然在旧有观念意识基础上推行新的一轮体制改革,则“改革的命运只能是旧体制的复归和体育事业可持续发展能力的丧失”,尤其在当前我国竞技体育发展处于一种“根本性变革与新渐进式变革”的艰难选择的关键时期,确立正确的观念和彻底转变旧有观念变显得尤为重要。

  从一般意义上讲,观念的变革内涵十分广泛,包括人才观、法治观、科技观、效益观等,但从本课题研究的领域及其任务看,我们认为当前最为重要的则是必须树立以下三种发展观念:

  1.1真正树立“竞技体育走向社会的多元化发展观”

  在过去的数十年间,中国竞技体育体制改革走过了一段曲折的发展历程,由建国初期的“以群众自治、发展群众体育”为价值取向的“体育总会”设置,到“以政府管理为主体、攀登世界竞技高峰”为理念的“体育运动委员会”,乃至今天的“逐步将竞技体育推向社会、形成国家办与社会办相结合格局”为方向的“体育局”等。从形式上看,中国已经认识到改革现行的竞技体育体制的必要性和必然性,明确了中国竞技体育体制必须走向社会化,从而提出“鼓励其他系统、行业等利益集团兴办竞技体育,建立竞技体育队伍管理主体多元化竞争机制”等战略构想。然而,改革方向上的把握并不等于观念认识上的到位,我国竞技体育体制改革的层面依旧停留在形式的变更上,并没有涉及到自身的根本利益—权利与地位,即政府行政管理竞技体育的职能没有变,原计划经济体制下运行机制基本没有变,竞技体育领域中强调单一利益主体的做法基本没有变;竞技体育的社会化以及社会办体育成了行政管理分配办体育,即将办竞技体育的社会责任分配到各个行政部门,按行政隶属关系,共同承担起发展竞技体育的责任和义务,并没有真正改变具体“办竞技体育”的社会角色。因此,要真正实现中国竞技体育社会化目标,就必须首先从观念认识上人手,在全面和深刻剖析我国竞技体育改革过程中的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基础上,展开一场“体制变革”的大讨论,为后续体制改革的实施打下坚实的基础。

浅析全面推行竞技体育社会化的改革构想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