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奔跑中的人性和社会性

时间:2017-07-25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论文关键词:体育社会学;跑步;人性;社会性;《阿甘正传》;《火之战车》

   论文摘要:以美国影片((阿甘正传》和英国影片《火之战车》为例,剖析跑步这项运动在个人与社会的合作与对杭的过程中,如何发挥其积极的作用。跑步不仅可以张扬个性、实现自我,也可以调和自主权益和社会权力以及规范体系之间的矛质。跑步这条“线”不仅匀勒出通过个人奋斗实现自我的图景,也编织出多元社会中和谐之美。通过解读这两部电影文本,分析如何通过跑步这项运动呈现出人性和社会性的统一。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文学、传播学、文化学教授罗伯特·考克儿在其《电影的形式与文化》一书中,这样评价电影的地位:“电影是工业产品的一部分,……但是,与其它工业产品不同,我们通常所认为的电影与艺术的观念更为接近,电影对我们具有情感和精神作用。它们要求我们作出情感的回应,并且用道德观念去思考这个世界,……它们甚至对我们在世界上应该如何为人处世的各种问题提出合乎伦理的解决办法。”由罗伯特·泽梅基斯执导的美国电影《阿甘正传》(1994年)和休·赫德逊执导的英国电影《火之战车》(1981年)分别在1995年和1982年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影片奖。这两部不约而同地运用了跑步这项运动,为影片的主角们提供了解决他们人生旅途中问题的合乎伦理的办法。解读这两部电影文本,通过奔跑中的人性和社会性分析所呈现的个人和社会关系,找出其现实主义的意义。

  1、人性的体现

    人性是人的权利和利益的组合体。在卢梭看来:“人是生而自由的。放弃自己的自由,就是放弃自己做人的资格,就是放弃人类的权利,甚至就是放弃自己的义务,这样一种放弃是不合人性的”。在康德看来:“天赋的权利只有一个,即生来就有的自由权。”在马斯洛看来:“每个人都具有一个在正常条件下会呈现出从低至高的不同水准的需要层次,这个层次依次是生存、安全、爱、自尊、自我实现。当一个层次的需要得到了正常满足之后,更高一级的需要便会支配意识,自我实现的人是真正健康的人,是其人格各个方面得到充分整合的人。”

    在《阿甘正传》中,美国阿拉巴马州绿弓县智商只有75的福雷斯特·甘,自幼为了躲避周围孩子的欺负和作弄,不断地跑。对甘满怀关爱的詹妮所说的“跑,福雷斯特!快跑!”及后来甘去越南参战前詹妮叮嘱的

  “无论你遇到什么麻烦都别逞能,只管跑,好吗?只管跑开。”这使“跑”成了甘求生存的工具。实现自我便是人们的下一个追求,甘也不例外,尽管他并没有刻意去追求。幼时无可奈何的跑使他“跑”进了大学的榄球队,“跑”进了榄球全明星队,受到了肯尼迪总统的接见;在越战中,甘神速奔跑救援战友而成为战斗英雄,受到了约翰逊总统的接见;当甘深爱的詹妮一次悄然离去后,‘甘突然开始奔跑。这次他4次横越美国,引发了一场全国性的跑步运动。跑,是甘不屈不挠、坚毅不拔的奋斗精神的体现,是甘获得成功的秘诀;跑,也是甘寻求解决问题方案的途径。

    在《火之战车》中,傲慢、不服输的剑桥大学凯阿斯学院学生哈罗德·亚伯拉罕在饱受人们对犹太人的歧视后,一心想成为第一个赢得奥运会百米比赛金牌的犹太人,以此来对抗种族歧视,为自己、为同胞争光。跑步是他树立自信、赢得尊严和体现自我价值的“武器”,是对抗充满偏见的社会的“武器”,是获得精神上自由的“武器”。苏格兰高地青年、上帝的宠儿埃里克·利德尔也一心想要夺取奥运会百米金牌,但他是为自己而跑。“我不是在为苏格兰跑。奥运会不是为国争光的地方。国与国之间的争斗够多的了。奥运会是个人的竞赛,目的是看看谁是这个项目的最佳者。我是为我自己而跑,为了证实我是参赛的最出色的一个。”而作为虔诚的基督教徒,他更是“为神而跑”。当得知奥运会百米比赛是在星期日进行时,他毫不犹豫地拒绝出赛,哪怕有英国王子的规劝,哪怕要顶上“不爱国”的帽子,他也要为自己心灵的自由而“拒跑”,因为“神的意志是不能违背的”。

    男主角们通过竞技运动的跑和休闲运动的跑追求自由,使他们间接或直接地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并由此找到了自我满足感和自身价值。

  2、社会性的体现

    社会性是在人的实践活动中,使人自身和一切社会现象所具有的各种关系及其相互作用的统称。同自然性相区别,社会是人和人的活动。人和人的活动的根本特性是有意识、有目的,正是在有目的有意识的活动中,形成了人的物质关系和思想关系及其相互作用,即人的社会性。

    初看这两部电影的人物关系都较简单:甘的母亲甘夫人、女友詹妮、战友巴伯和丹中尉;亚伯拉罕的女友西比尔、剑桥大学的校方、意大利职业教练穆萨比尼;利德尔的姐姐詹妮。主角的意识和目的或隐或现。貌似简单的关系后面却是当时复杂的社会形势。

    《阿甘正传》之所以让人感动,因为它演绎了一代人的成长。甘出生在战后,当时动荡的社会充满了各种冲突:种族间的、政党间的、国家间的。猫王的崛起、黑人入大学、肯尼迪被刺、越南战争等等事件使年轻的美国人对传统的价值观念充满了怀疑,他们对自我、对美国社会都经历了一次次痛苦的转变。出现了拒绝社会传统标准与习俗、消极颓废的嬉皮士。甘是这个时代的见证人,甘也是这个时代典型代表。

    亲情是人来到这个世界上所建立的第一个关系。对孩子倾注爱是父母的天性,而教育子女是每个父母的责任。面对智商稍低和年幼时因为“背部弯得象个政客”而要带腿架的甘,单亲母亲甘夫人不忘树立他的信心:“听见我的话了吗,福雷斯特?你和别人一样,没有差别。”母亲对甘的爱和引导使甘没有抱怨过自己没父亲、自己智商不够高、自己的身体有缺陷,母亲的教育为甘的成功铺垫了基石。友情和爱情是伴随着人一生的精神支柱。童年时的詹妮无私的友谊孕育了甘一生对她执著的爱。詹妮在历经人生坎坷后,在甘的真诚感召下回到了甘身边。与战友巴伯和丹中尉的友情使甘不仅在越战中与他们生死与共,而且战后按照巴伯的遗愿去捕虾,也让丹中尉从捕虾中重拾信心。

浅析奔跑中的人性和社会性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