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镇基本养老保险面临的突出问题

时间:2017-07-25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论文关键词:城镇基本养老保险 养老债务 工资替代率 退休年龄

    论文摘要:成镇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健康发展的关健问题是有保证系统收支平衡的养老基金,但是在目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中,国家对计划体制下工作过的职工的养老债务,以及高工资替代率、低退休年龄、狭窄的养老保阵面、高额的企业欠级费等等都形成了保险基金的巨大缺口。要维护养老基金的收支平衡,首先要用国有资产补偿养老债务,其次降低工资替代率,逐渐提高退休年龄,保证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成功。

    当前养老保险面临的最大困难就是基金困难,一方面是因养老保险交费比例高而使国有企业负担沉重,另一方面却是养老基金收不抵支。据统计,2000上半年我国养老保险基金全部收人(包括财政补助、不缴欠费、其他收人等)940. 37亿元,比上年同期增收151. 64亿元,增长19.2%;实际支出953. 66亿元,比上年同期增支146. 92亿元增长18.2%;当期收不抵支13. 3亿元。有19个省当期收不抵支,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比上一年末进一步减少。而且随着我国人口的老龄化,这一问题将会更严重。造成这一局面的原因,从表面上看是由养老保险费征收困难;企业欠缴和故意拖欠养老保险费严重;少报工资总额现象比较严重;社会养老保险费征缴覆盖面小,征缴不广泛;老龄化社会对养老金支付形成的挑战;挤占、娜用养老基金现象严重等原因造成的。但究其深层原因,现行养老保险制度本身就有资金缺口。

    一、造成养老基金短缺的制度外原因

    现行养老保险制度的设计缺乏解决养老债务的有效办法。现已退休或即将退休的老职工的绝大多数劳动年龄是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度过的,而在计划经济体制下,我国实行的是高积累、低工资、低消费的政策。所谓低工资,是指工资小于劳动者的必要劳动时间。我们知道,社会主义工资仍然是劳动者在必要劳动时间内创造的包括劳动者自己及其子女的生活费用和劳动者接受教育和训练的费用。在传统经济体制下,按月发到工人手中的工资仅够维持吃、穿、用。工资中本应包括的住房、医疗、养老、子女教育等费用,不是发到工人手中,也不是留在企业以备后用,而是留在国家手中,由国家通过举办公共福利事业和企业的集体福利事业来实施实现,是通过国家收人再分配的方式滞后补偿的。所以,对传统经济体制下工作过的正式职工的养老是国家的责任义务,是劳动者的必要劳动应该得到的补偿。所谓“高积累”是指积累量大于各项必要的扣除后的剩余劳动的余额,国家持续几十年实行高积累(>25%)政策,ui使国有资产增值很快,包括养老在内的必要消费需要的满足严重滞后,也就是说,数千万企业职工在传统经济体制下将自己养老基金存放于国家财政,由国家统收统支,一部分用于其它开资;一部分通过财政进行投资,形成了庞大的国有资产,企业并不存在养老保险积累,因此,就形成了国家对职工的隐性养老债务。而现行养老保险制度缺乏解决养老债务的有效办法。现行制度明确规定,传统体制下工作过的职工的养老金来源都是逐步通过当期的企业“统筹缴费”解决。这就存在两个问题:第一,从精算的角度看,目前在全国范围内,已退休职工的退休金大约占在职职工工资总额的16%一18% ,随着人口老龄化,这种负担比例还会进一步提高,如果通过企业缴费来完成在职职工养老金的积累和老职工的养老这双重任务,即使新制度中的个人缴费已到8%,仅养老保险一项所需的企业缴费占职工工资总额的比重也要达到30%左右,这将超出企业的承受力。第二,从法学角度看,对老职工有养老责任的是国家,作为债权人的老职工应该从国家得到养老金而不是从下一代职工身上。如果让年轻一代职工来担负老职工的养老责任,是债务转嫁。如果历史形成的养老债务不做特殊处理,仅靠“缴费统筹”解决,那么不但企业缴费居高不下,而且还必须娜用“个人账户”中的养老金,结果是不仅实施个人账户制度以前参加工作的职工存在“空账”问题,已经按规定缴费的个人账户也因资金被挪用形成“空账”。历史形成的隐性负债,由空账变成了明确负债。这种空账负债不但更具刚性,而且也没有任何对其他人的债权来保证,因此是非常危险的。如果在政府不能明确偿还养老负债的情况下,扩大覆盖面存在明显的债务转嫁特征,非公有制的企业很难接受。即使强制其接受,势必对其发展产生极大的负面影响。如果养老债务不解决必然出现资金短缺,按照现行的统账结合、部分积累的模式初步测算出的制度转轨中形成的隐含债务总量大概在2万亿左右,如此巨大的资金缺口必将会发生拖欠养老金问题,养老保险制度不可能良性运行。

    二、造成养老保险基金短缺的制度内原因

    1.从工资替代率来看,所谓工资替代率就是退休后第一年的养老金与退休前最后一年的工资的比率。我国工资替代率一直保持在比较高的比例上,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始终保持在80%左右,1991、1992. 1993,1997等年度都在84%左右。有些地区甚至高达100%以上。如此高的替代率已成为养老基金紧缺的一个重要原因。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程度的日趋加深,这样高的替代率很难维持养老保险制度的正常运行。另外,替代率过高还会导致提前退休,从而引起养老金支出增大,进一步造成养老基金短缺。而且退休职工与在职职工工资比例的不适当,会挫伤在职职工的工作积极性,影响社会效率。

    2.退休年龄过低也对养老保险基金造成压力。我国在上世纪50年代建立养老保险制度是,将企业职工的退休年龄规定为:男60岁,女50岁。国家机关和事业单位人员退休年龄为:男60岁,女55岁,这一规定延续几十年基本没有改变过。而与此同时,我国人口的平均寿命由1949年的49岁左右提高到19%年的70岁左右了。即使参加工作年龄不变,养老被动率(即投保退休后领取养老金的年限与在职缴纳养老保险基金年限之比率)也提高了许多,更何况随着人们受教育水平的提高,参加工作的年龄在不断推后,保险制度的被动率提高的幅度更大。当缴费率和养老金支出标准不变的情况下,在职缴费的年限短,退休领取养老金的年限长,养老金计划的收人少、支出多,计划财政收支的状况就糟。相反,如果在职缴费的年限长,退休领取养老金的年限短,养老金划的收人多、支出少,计划财政收支的状况就好。以目前我国男女职工平均55岁退休年龄为例,并假定平衡期间为整个21世纪的一百年,根据部分积累式平衡的计算,如果要保证基本养老金相当于职工平均工资的75%,即替代率为75%,则缴费率高达38%;这是企业难以承受的;如果要保证缴费率低于25%,则基本养老金只相当于职工平均工资的50%,又很难保证退休职工的基本生活需要。如果把提高退休年龄提高到60岁,按75%的平均替代率计算时,则缴费率为26%;如果退休年龄提高到63岁,按75%平均替代率计算的缴费率为20%。可见退休年龄偏低也是当前养老保险基金紧缺的一个重要原因。

城镇基本养老保险面临的突出问题相关推荐